王金波:好人没自由,社会治安能好吗?——由警察的谈话想到的

Share on Google+

临沂自古出名人。诸葛亮(沂南人)、王羲之(兰山人)、颜真卿(费县人)、荀子(曾长期住在苍山)、孙膑(曾隐居在莒南)、曾子(平邑人)、蒙恬(蒙阴人)等等,都是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

现在的临沂市辖沂水、沂南、莒南、临沭、郯城、苍山、费县、平邑、蒙阴9县和兰山、罗庄、河东3区,面积17184平方公里,人口994.2万(据临沂市公众信息网数据。实际人口估计早已超1千万),是山东省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城市。因此7年前我刚参加民运时,总觉得临沂这么大的地方只出了我这么一个公开活动的异议人士,颇有些沾沾自喜。然而7年之后,特别是4年大牢坐完之后,我才发现当时的想法是多么可笑。

首先,临沂早就出了一个在海内外民运界堪称重量级的人物——杨建利博士。杨建利先生于1963年7月15日出生于苍山,1982年获聊城师范学院数学系学士学位,1985年获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系统计学硕士学位,1991年获加州大学柏克利分校数学博士学位,2001年获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政治经济学博士学位,曾任哈佛大学研究员、21世纪中国基金会执行主席(创始人)、电子刊物《议报》社长等职。1989年,已赴美留学的杨建利先生毅然回国参加了那场永垂青史的民主运动。因长期被中国政府拒延护照,2002年4月回国考察工人运动时不得不使用别人的护照,却于7天后被中国政府逮捕,并被超期羁押后于2004年5月被以所谓“间谍罪”和“非法入境罪”判刑5年、剥权1年,现在北京市第二监狱服刑。杨建利案件在国际上激起了巨大反响,国际社会一致要求中国政府释放杨建利先生。

另一位大名鼎鼎的吴国光博士,1957年生于罗庄,曾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新闻系,1989年前曾任《人民日报》评论部主任编辑、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研究员。1989年春赴美,为哈佛大学尼曼研究员。“六四”后因公开抗议政府镇压被中共开除党籍,后在普林斯顿大学政治系获博士学位,曾任教于香港中文大学、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

以上两位先生我早就如雷贯耳,但从不知他们是我临沂老乡。入狱前我曾听青岛姜福祯先生说过杨建利先生好像是山东人,但具体哪里他并不知道。直到上个月,我才确切知道杨建利先生是我的临沂老乡。而我听说吴国光先生是临沂人则很具戏剧性——2001年5月我在治安拘留所,一个罗庄人(因何拘留我已记不清)说吴国光先生跟他是一个村的。我当时半信半疑,出狱后才从网上查到果然吴国光先生是临沂人。

如果说以上两位先生年龄大且成名早的话,那么我出狱后则发现了两位近几年名声鹊起的年轻人:

黄金秋先生,网名清水君,笔名黄金、黄野、金秋等,1974年9月3日出生于郯城,曾就读于山东某技校化学分析专业、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第10届作家班,后获全额奖学金就读于马来西亚中央艺术学院新闻传播系,毕业时获聘为新闻系讲师,后获英国林肯大学电脑资讯专业理学士学位。从18岁起就跟文学与媒体结下了不解之缘,成果颇丰。2003年1月通过博讯新闻网宣布筹备中华爱国民主党(爱民党CPDP),6月秘密回国考察,9月被捕,2004年9月被以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2年、剥权4年。

陈光诚先生,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人,1971年11月12日出生,5个月后因高烧未及时救治而致盲,10岁时双眼完全失去光感。19岁上小学一年级,30岁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并获专科文凭。1996年开始残疾人等弱势群体的维权活动,2002年3月成为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杂志封面人物,2003年入选美国“国际访问学者计划”并于夏天应邀赴美考察,今年1月执行由NED支持的山东的项目。几个月前,临沂爆发大规模侵犯公民人身权和财产权的暴力计划生育事件,陈光诚先生和他的朋友对此进行了实地调查并将结果公诸于众,引起当局的恐慌,9月在北京被山东警方绑架,押回老家后至今被非法限制自由。

这两位先生跟我年龄相仿。其中陈光诚先生的事迹我在监狱里曾从《中国青年报》上见过,印象特别深,我很佩服他。

可是,这4位优秀的人士,如今都被限制了自由——杨建利、黄金秋在监狱里,吴国光长期被限制回内地(回国),陈光诚门前有人24小时盯着。

说到这里,我终于可以为14日警察来我家时谈起的一个话题做出解释了——因为今天的感想就是那天的谈话引起来的。

那天我曾说起我4年之后回家发现变化太大,其中之一是狗多得让人受不了。晚上狗撒在街上,有一次我被狗差点咬了,以后晚上再也不敢出门。我很纳闷为什么老百姓养这么多的狗,一了解才知道是因为现在贼太多,不养狗的人家丢东西简直是家常便饭。就是说,4年过去之后治安状况越来越糟糕。我对警察说,如果你们不再老是纠缠我们这些异议人士,把精力多放在你们该管的事情上,社会治安会这么糟糕吗?——对我的这个提问,两个警察一阵短暂的沉默。

据一位住在欧美国家的朋友亲口跟我讲,他那儿几乎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尽管这在国内完全是天方夜谈,但我宁愿相信他的话,因为我从未听说过那个国家会有人因持有与政府不同的政治见解而失去自由。也就是说,警察不会把精力花在杨建利、吴国光、黄金秋、陈光诚这些人身上,而是花在如何抓小偷上。

人们宁愿自己养狗防贼,是因为人们处于一种“原子化的个人”的状态,人人自危,既不相信别人,也不相信政府。而如果政府有效地担负起守夜人(或者如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自称的是“看门狗”)的角色,那么人们就会相信并依赖政府,不必用狗来代替警察防贼了。

到了杨建利、吴国光、黄金秋、陈光诚几位先生都能够在沂山蒙水间呼吸着自由的空气的时候,社会治安一定会好很多,狗也会少很多。

2005年10月18日,山东莒南

《议报》第223期,2005年11月7日

阅读次数:1,67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