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智官:小曼德拉的父亲——记良心犯张海涛

Share on Google+

张海涛因言获罪

“罪犯”张海涛,“罪名”(一):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在互联网发表“反动”微信六十九条、推特二百零五条,定罪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十万元;“罪名”(二):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情报罪,“罪证”是拍摄乌鲁木齐街头巡警维稳照片并配上解说发往海外中文媒体,定罪有期徒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二万元;数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十九年。

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的政治雾霾日甚一日,出现了一连串文革后少见的恐怖场景:二零一三和一四年整肃微博和微信,一批网络大V被封号及至被抓;二零一五发动“七0九”大逮捕,迄今有三百多位维权律师和相关人士及维权人士先后被拘和受刑,在此过程中,中共不惜动用绑架失踪、逼当事人上电视认罪、关押律师孩子作人质等各种黑社会流氓手段。

作为毛时代的过来人,我压抑着满腔义愤,冷眼注视习近平如何做毛二世梦。然而,看到良心犯张海涛被重判的消息,我还是震惊了,出离愤怒了。一个公民行使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利,发表了批评政府的二百多条所谓“反动”微信和推特,就被认定“颠覆国家政权”重判十五年,用计算器一点,张海涛要为每条微信或推特付出坐二十天牢的代价,再加“为境外提供情报罪”的五年刑。张海涛的辩护律师激愤地说,“说句话这么有威力,比原子弹还有威力?说几句话就能把这个政权颠覆了,这样的政权不要也罢。”

张海涛说了什么让开创“盛世”的政权如此惧怕,必欲置他于死地?且看乌鲁木齐市人民检察院对他的公诉。

检察院指控的张海涛“罪行”

张海涛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被刑警队逮捕,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一日在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张海涛:从二零一零年三月至二零一五年三月,订阅境外网站的新闻邮件,接受境外媒体采访,造谣歪曲维稳形势,诋毁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并罗列了他发表的大量“反动”言论——

“在中共的一党独裁体制下,各级政府的权力不是来自公民的选票,而是自上(而下)逐级授权。社会上每笔血债,习特勒都是幕后黑手,而这个恶贯满盈的家伙,正在忽悠你!”

“百分之九十九的中国人都不知道,什么是法西斯主义,法西斯主义强调国家优先,以爱国主义和集体主义压制个人主义。”

“某老师说了很经典的话‘在当下中国,反对他们是做人的底线,埋葬他们是做人的起点;唾弃他们才谈得上尊严;鄙夷他们才对得起双眼……’”

“我给土共当局扣个帽子叫‘人独’,(就是)拒绝以人权为核心的普世价值,独立于正常人类社会,还自我表扬为‘特色’,‘人独’是一切‘独’、恐怖、暴力的沃土。”

“所谓民族问题、宗教问题,根源是人权问题。新疆问题、内地问题,首先得解决共产党的问题。”

“共产党扮演救世主给维人‘脱贫’是无耻的说法。……维人与汉人互相杀戮,得益最大的是共产党,因为可以‘以夷制夷’,巩固自己的统治。”

“少数民族的三条路,甘心接受共匪奴役、灭共匪、独立。其实它(也)是所有中国人的三条路。……一个人反抗共匪奴役,追求自由,很多人支持,为什么一个民族这样做就被许多人反对呢?”

上述胆大妄为的言论猛烈抨击了共产党和习近平,犀利淋漓地驳斥了中共标榜的“核心价值”,尤其在敏感的民族问题上,中共最怕汉人和维人共鸣,张海涛却向世人提供新疆的真相,如不从重惩罚,如何以儆效尤?更让官方不能容忍是,他们用酷刑及威吓判重刑等手段逼迫不少被拘异议人士“认罪”,但在张海涛身上完全无效。

张海涛被乌鲁木齐市国保支队(国内安全保卫支队)关押后,拒绝在拘留书上签字,拒绝回答侵犯个人隐私及与案件无关的问题,以沉默表达抗议。因此遭受刑警的野蛮拷问:连续二十天不让睡觉,有专人盯着不让闭眼,一旦睡着了,就用打火机在他脑袋前、后、左、右点着烧;不给食物和水;把他拉到没有监控的地方用手铐反吊;拿空心胶管狠殴他的头部和四肢……但张海涛没有被打垮,他宁折不弯坚守信念,由此招致重刑。

写上诉声讨中共

一审判决后,狱警加重酷刑体罚张海涛。他被戴上了脚镣,在监舍里不让活动,只能坐在看守指定的一块瓷砖大的地方,还必须固定姿势,一旦起立或蹲下,紧急铃就响起。夏天想洗澡要打报告,经常得不到批准,平时吃一个馍馍,想吃两个都要打报告。二零一六年九月后整整三个月,他十几天闹一次腹痛,管教说是吃多了,要下地活动,不让上床休息。他从监舍被带去会见室见律师时,在大厅要把衣服全部脱光,来回的途中被戴上黑头套……

尽管遭受非人的折磨,张海涛仍然毫不屈服,一审判决后他提出上诉。在上诉书中,他不是违心地“认罪”,而是反驳法庭审判所依据的“罪证”,痛斥判决书上的荒谬不实之词,把上诉书写成声讨中共的檄文——

“反对是和平表达,颠覆是暴力改变,把反对等同于颠覆,是颠倒黑白。”

“你们把反对党等同于颠覆国家是党国主义。”

“党是社会团体,无论执政与否均无特权。反对党是公民的权利,禁止反对是法西斯性质的党。”

穆斯林恐怖分子枪杀辱骂、调侃穆罕穆德的《查理周刊》编辑,“检方以我辱骂、诽谤党来定罪,你们的逻辑和恐怖分子有何区别?”

“对事物事件表面现象与本质的认识问题,存在不一致是基本常识,不能强迫我接受事物事件都是表里如一的单方面宣传。……我认为中共本质上不伟大,不光荣、不正确,这也算是造谣吗?中共自身也从几十年的伟光正的宣传中,改口称犯过严重的历史错误,这是造谣歪曲吗!……我读小学(上)第一课“毛主席万岁”这是不是造谣?”

新疆每次发生暴力事件,官方总是迅速定性为恐怖袭击,并宣称案犯长期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我长期生活在新疆,去过新疆多个地方,这里的教育、宣传媒体、网络并没有控制在极端组织手中,当事人是如何长期受其思想影响的?我质疑官媒的一家之言缺乏具体描述就是造谣吗?”

“互联网没有国界,我上网关注的是网站本身,没有必要关注服务器在什么地方,网站管理者在什么地方。把我在(海外网站)上面的发言称之为勾结反动敌对势力,是政客对公民的污蔑,不应该出现在法庭。”

被你们称为敌台的美国之音等外国传媒的记者站在北京挂牌,他们关注中国公共事件,可以详细报道中国的热点新闻。“我不希望隔三岔五的在敏感中度日。”因此关注维稳警情社情,“把公共场合的维稳情况的经历见闻评论发在网上,就成了‘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情报’的罪证!是洋人们享有法外治权,还是国人不配享有法治下的自由人权!”

“你们把这片土地上洋人都享有的基本自由从国人身上剥夺是卖国主义;把批评党和国家政策视为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以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为由,剥夺公民自由,是典型的法西斯主义,你们是国家的耻辱,时代的逆流。”

“公民谈论一下在公共场合的见闻也违法,是赤裸裸的文字狱。”

张海涛最后重申,“我不能一生只接受一种主张观点,任何人不能剥夺我接触其他主张观点的自由。”“通往朝鲜的道路(是)沉默造就,我用键盘和鼠标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我无愧于这个时代。”“对自由的追求中,有挫折,但绝不会失败。”

做曼德拉那样的人

张海涛的上诉掷地有声,一个不向强权低下高贵头颅的人,一个铁骨铮铮大写的人跃然纸上,读之令人怦然心动。

张海涛原是一个无藉藉名的普通工人,是极权政府的专政机器把他铸造成抗暴英雄。他一九七一年出生在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一九九五年因所在国有企业关闭被迫下岗,自此去新疆靠零售电信产品谋生。二零零九年,他在老家度假时被新疆警方以涉嫌“诈骗罪”无辜刑拘,关押近二个月后又被无罪、无说法地释放。他从自己合法权益受侵害的事实,看清了中国严重司法不公的现状,开始参与推进中国人权和自由民主的活动。他担任权利运动网站的义工;热心协助访民维权;参与废除“劳动教养法规”的签名活动;因发声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而遭警方拘禁讯问;近年因关注新疆的民族问题,接受“世维会”的采访而遭警察监控,直到进习近平治下的大牢。

张海涛的坚强意志不是一天造就的,这些年来,他最尊崇的人物是林昭,是昂山素季,尤其是曼德拉。曼德拉曾说“勇敢的人不是不感到恐惧的人,而是战胜恐惧的人。”“荣耀属于那些在黑暗与恐怖中依然不背弃真相的人。”张海涛在狱中给妻子李爱杰的信中说“他们对我的恐吓威胁,我不是没有害怕过,但我最终还是决定,不在黑暗中奴役中沉默,不要像猪一样活着。”他用自己的行动继承曼德拉的抗争精神。张海涛入狱后给刚出生(至今没见过面)的儿子取了个“小曼德拉”的小名,以此决绝地立志,坐一个曼德拉那样的人,尽管他的“罪行”跟曼德拉无法同日而语。

一九四八年,南非胜选的国民党白人政权推行种族隔离政策,从一九五零年起,曼德拉作为反对党“非洲人国民大会”的领导,开始参与组织罢工和示威抗议,一九五六年被以“严重叛国罪”拘捕,经过长达六年的审讯后法官判他无罪。一九六二年,“非国大”被宣布为非法组织,曼德拉放弃非暴力立场,创建军事组织“民族之矛”并任总司令,准备武装推翻政府。他们采取炸毁军事设施,破坏发电站、电话线路和运输系统等一系列行动。一九六二年,曼德拉被警方抓获并被判刑五年。次年,警方在武装组织的文件中搜出图谋暴力颠覆政府的内容,法官先以证据不足不予立案,直到检方出示大量人证物证、曼德拉本人也承认犯案后才定谳判他终身监禁。

如由庭审曼德拉法官来判张海涛,他完全可以无罪释放。但中共不是有底线的南非白人政权,中国法官只是中共的附庸传声筒,所以,二审结果不出张海涛所料,“像我这样的政治犯是不可能改判的”。二零一六年十一月,新疆高级人民法院宣告“维持原判”。最无人性的是没收张海涛十二万元人民币,理由是他是海外网站博讯的记者,尽管张海涛再三澄清:他给博讯投稿后,系统自动默认他为记者,他没收过网站一分钱稿费。张海涛的妻子已没工作,刚出生的儿子需要吃牛奶,十二万元是他们的活命钱。中共不仅把张海涛推进死路,还要断他妻儿的生路,世界已进入二十一世纪文明时代,中共却继续野蛮地迫害良心犯,犯下又一桩反人类罪。

中华民族压不跨的脊梁

张海涛被押送到沙雅监狱服刑,这里因关押过高智晟而为人熟知,如今,他踏着高智晟的足迹开始漫长的牢狱生活。监狱地处新疆西部边陲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气候恶劣交通不便,妻子李爱杰从乌鲁木齐去探监要坐十六小时的班车,她向监狱官提出让张海涛转到乌鲁木齐监狱,但得到的回答是:“他们无权改变上级的决定。”

监狱官道出了实情,张海涛是中共最高当局钦定的重刑囚犯,犹如毛时代的林昭、华时代的王申酉、邓时代魏京生、江胡时代的高智晟等人,他将作为习近平时代的民主斗士载入中共暴政史。

张海涛为自己被中共重判得“闻名”而自豪,坦然接受命运的挑战,并以曼德拉的话激励自己,“自由之路从不平坦,我们中的许多人都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穿过死神笼罩的山谷,才能抵达愿望的顶峰。”他在给妻子的信中乐观地表示,为了像人一样活着,为争取自由民主,他能够经受牢狱的磨难,甘愿像曼德拉那样不惧把牢底坐穿。他坚信,“长夜漫漫,天总会亮,随时会亮。”

张海涛——小曼德拉的父亲,你是为中国人争自由民主的硬汉;是中华民族压不跨的脊梁,因为有你这样的勇士前赴后继地奋战,中国人的浩然正气才得以延续,中国的希望才没有被中共泯灭。未来是属于你的,即便你不幸把牢底坐穿,还有小曼德拉,如果他像老曼德拉那样活到九十五岁,中共早就灰飞烟灭了,何况“天随时会亮”,到那时,今天在法庭上审判你的,定会作为罪人在被告席上接受历史审判,最后的胜利必定属于你!

附注:广州人权律师陈进学和刘正清,不远万里往返广州新疆免费为张海涛辩护,令人敬佩。

写于2017年2月11日 (1990年的今天曼德拉结束二十七年的牢狱生活出狱)

来源:《争鸣》2017年第3期

阅读次数:3,20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