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掩盖在科技外衣下的野蛮司法

Share on Google+

“克林顿时代对华政策所采取的绥靖态度,即所谓的”建设性交流“(constructive engagement)策略应该结束,布什政府必须正视中美关系这些年来的变化,重新进行检视和调整偏重于经济效益的对华政策,并对中国继续践踏人权的情况作出反应,”这是吴弘达在揭露了中国目前的死刑和死囚器官被掠取的情况之后,向国会人权委员会所提出的建议。

7月10日国会举行的“从不公正的审判和死囚器官的被掠看中国司法”的听证会,有一个很不寻常的开头,放映触目惊心的枪毙场景的录像取代了一般的开场白。一名十八岁的青年和一名老年犯人跪在地上,随着武警的枪声,他们应声倒地,鲜血如注。另一个画面是一组人集体被枪毙,一名法检人员身上带着一根细长的钢棍,用来插入死者开花的脑袋,检验他是否死了。中国司法给人的印象不是官方吹嘘的“文明、科学”,而是赤裸裸的野蛮和粗暴。主持听证会的沃尔夫议员(Frank Wolf)为这两幅场景画龙点睛地加上注解:犯人的器官往往还要被掠夺,他们的家属必须付子弹费。

在这场由国会人权委员会所举行的听证会上,除了《观察》网站发行人吴弘达和异议人士魏京生及国际特赦组织负责人Kumar出庭作证之外,还有美国国务院负责人权的官员苏女士(Susan O’Sullivan)参加。苏女士指出在中国有65种可以被判处死刑的罪名,从被捕、审判到执行之间往往只有非常短的时间。每年至少有千名以上人被处死。活动刑车进行注射死刑的做法,已经在中国实施,国务院对此已经注意到,并进行观察。中国法律规定摘取死囚器官,必须得到当事人或家属同意,但是这种所谓的同意,不可能是真正公平自由的选择。国际和美国都要求中国当局放弃使用死囚器官。作为政府官员,苏女士的发言显示,美国政府充分了解到中国司法制度的不完善和不透明,并且通过许多渠道在进一步观察,并作出相应和适当的压力。她并透露美国将在北京设立卫生参赞(health attache)。

听了苏女士的发言,在座的共和党议员Musgrave女士说,中国去年大约有四千名死刑犯,为了2008年的奥运,当局大抓、快杀,死囚器官流入黑市,这种情况是美国不可以,也不应该容忍的。议员Shays关心中国是否有捐献器官的制度。主席沃尔夫批评美国政府,指出这是一个选择站在受压迫者一边还是站在压迫者一边的问题。他说里根政府时代,美国政府官员访问苏联时,手里总带着一份异议分子的名单,并且到他们家中和各地教会(苏联,特别是东欧各国的教会多多少少还算是共产政权下的一片净土,西方专制政权对于宗教还是怀有敬畏的,这跟毛泽东和他今日的共产道统继承人的无法无天,无祖无宗的做法有很大区别)去拜访。沃尔夫建议,负责人权、劳工的副国务卿克拉纳(L. Craner)–苏女士的上司,访问中国时也该去拜访地下教会。

吴弘达的发言中就中国的死刑执行的具体情况作了描述,他担忧注射式死刑将在一种更缺乏监督的情况下被滥用,以前那种“杀鸡儆猴”,刑场如剧场式的游行示众、血溅五步的做法将被中国政府自己吹嘘为“科学、文明、人道”的刑车刑场所取代。这种注射死刑只需要一辆车,犯人之外的四个人(公、检、法、医)在场,就可以关门作业。在中国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的例子并不缺乏,今后在这种黑箱作业、操作简易的注射刑车上,什么侵犯人权的事情都可能发生。他指出,去年国会有一项决议,禁止参与摘取死囚器官的大夫进入美国,他希望人权委员会能够再度有一些相关的决议。

魏京生在发言中指出自从美国将最惠国待遇跟人权脱钩以来,中国司法更趋于恶化,对法轮功和宗教人士的迫害加强,对媒体和知识分子的控制更为严密,国安的黑手甚至伸向海外,他建议美国应在日内瓦的人权会议上跟国际合作,对中国施压,并对民间的从事法律的人士给予支持。

国际特赦的Kumar先生提出详细的中国人权书面报告,并请委员会对新疆热比亚案和小班禅案给予更多的关注。

人权委员会的Pence跟Musgrave两位共和党议员是较为年轻一代的政治家,他们对出庭作证的吴弘达(19年劳改生涯)和魏京生(18年大牢)二位的勇气表示真诚的敬意,对中国司法的黑暗深感震惊,Pence议员说,他们将努力推动一些决议的方案,设法对这种非人性的制度和它的操作人员进行抵制。

美国国会每天都有很多听证会,但这次听证会给人较为强烈的震动,但愿一石激起千层浪,我们静观后效。

作者为《观察》评论员

《观察》首发

(7/11/2003 )

阅读次数:1,64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