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家贞:独立中文笔会(墨尔本)2006年活动回顾

Share on Google+

两千零五年十一月,余杰和蔡咏梅来墨尔本参加国际笔会亚太分会会议,余杰在华人社区作了“唤醒西方,认识真实的中国”的演讲,一百多人出席,反应很好。

余杰和蔡咏梅与墨市写作人会面时,介绍了国际笔会和独立中文笔会的宗旨和具体运作情况,鼓励大家参加,引起在坐一些人的关注与兴趣。

两千零六年一月,墨市有五人正式成为独立中文笔会的会员,相继又有三人加入。

这一年里,我们做了如下几件事:

(一)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从二月十二日至十九日在墨尔本逗留一周。

他们先后拜会了墨尔本销量最大的日报Herald Sun 的专栏作家、著名评论员安德鲁(Andrew Boat )和此间杂志“社会行动”(Social Action )主编杰拉尔德(Gerald Mercer )。此外,他们还与国际社会人权协会澳洲分会会长约翰(John Launder)和国际笔会原妇女协会副会长朱迪施(Judith Rodriguez)以及墨尔本笔会年轻作家Melissa Miller等人见面交谈。

在与上述西人接触时,余杰谈话的主要内容集中在揭露中共当局“和平崛起”的谎言上,王怡则重点介绍了近年来中国新兴的民间维权运动。

二月十七号,余杰、王怡在莫纳什大学(Monash University)亚洲语言研究系办公室发表演讲。主持人黄乐嫣博士,翻译是单春明和一位澳洲汉学家,听众多为该校教授,也有数个学生,近三十人。

余杰讲题是“写作是一种保卫记忆的努力”,他强调……我们能够通过我们的写作来捍卫我们的记忆与历史,捍卫我们的自由与尊严。王怡的题目是“地方主义与宪政转型”。他强调在宪政转型中,地方主义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二月十九日,独立中文笔会(墨尔本)为余杰、王怡在墨市博士山老人会举行了一场演讲会,近一百二十位来宾到场,主持人阿森。

余杰的讲题是“拆除中国的靖国神社——毛泽东纪念堂”。

余杰在对毛泽东作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和鞭辟入里的分析后说:“只有到了我们拆除北京的‘靖国神社’——毛泽东纪念堂——的那一天,只有到了我们从天安门城楼和人民币上去掉毛泽东的头像的那一天,只有到了我们从每一个国民的心中根除毛泽东崇拜的那一天,我们这个国族才得以恢复基本的尊严与自信,才有资格去谴责那个位于东京的靖国神社。”

王怡的讲题是“孙中山与近代中国民主转型”。他认为孙文是革命的先行者,也是“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一个主义”的现代党治国家的始作俑者……“二次革命”是孙文一生的转折点,如果说此前的孙文还具备了一定的建构美丽新世界的乌托邦和为人称道的救国救民、天下为公的高尚情怀的话,那么此后的孙文在现实政治和专制土壤中渐渐蜕变,最终也走向极权主义和个人独裁的道路。

两人演讲精彩,听众反应热烈。尽管王怡对孙文的负面评价,引起不少听众的强烈不满,但大家一致认为,余杰、王怡二人生活在共产专制的中国,仍以大无畏的人格勇气,作独立深入的学术研究,揭露共产党的倒行逆施,令人钦佩。

自此,澳洲华人注意到独立中文笔会的存在。

(二)六月十一日星期天,独立中文笔会(墨尔本)举办“文革四十周年讨论会”,提醒大家“关注历史就是关注我们自己”。

我们的广告词是:发生在中国大陆的“文革”整整四十周年了(1966——2006),结束也正好三十年。中国的“文革”和德国的“纳粹”曾被学者认为是二十世纪人类最值得研究的文化现象。鉴于此,独立中文笔会(墨尔本),将举办一场“文革”四十周年的大型讨论会,主持人老戴维,会上将放映大陆新闻工作者拍摄的纪实影片《寻找林昭的灵魂》。然后由笔会成员傅红主讲,“抢救被遗忘的历史”,最后自由讨论。特别欢迎从历史根源,民族特性及人类关照等文化现象上对“文革”进行理性探讨。诚邀一切关注“文革”,关注历史,关注中国和关注人类命运的人士参加。

会议召开前三天,租方出于某种原因,单方面突然取消我们租用的场地,又在预定的开会时间出乎意料地允许我们使用,放映设备没到位,会议程序打乱,讨论会推迟举行,自由提问被迫取消,影片只能在一间窄小的房间里放映,不少人挤着站着看完这一个半小时的影片。令人遗憾的是,不少人由于收到我们的电话通知未曾出席,也有好些来宾已经赶到会场,被我们劝回,错过这次讨论会。

尽管如此,六十多名与会者——其中远道而来年纪已经不轻的占了相当比例,他们完全体谅主办单位的苦衷,会场静穆秩序井然,对会议宣讲的内容和放映的影片,反应强烈深受感动。

在受到阻扰和破坏的情况下,独立中文笔会举办的这次活动,普遍认为是成功而有意义。

(三)独立中文笔会(墨尔本)和台湾福陞文教基金会联合举办了从十一月十七日到二十一日为期四天的“龙应台墨尔本文化之旅”的大型活动。

这次活动的倡议和穿针引线人是余杰和王怡,他们二月份来墨尔本时提出了有关建议,立即得到会员们一致的响应。接着,他俩与龙应台联系,得到她的初步认可,整个活动有了进行的可能。

为了配合龙应台十一月十九日在墨尔本市中心标志性建筑━━艺术中心二楼的会议大厅举行的“华文世界的理解和误解”演讲会,笔会在协办媒体墨尔本日报、澳华导报和悉尼的澳洲日报上开辟专栏,自十月二十一日起,每周两次,每次两大版同时在墨尔本和悉尼两大城市报道龙应台即将来访并作演讲的消息,前后共出十期“龙应台专辑”。第一辑用大标题刊出龙应台的文章《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观连宋访大陆有感》,笔会成员阿木以《你可能不知道的龙应台》为题,全面配合介绍龙应台其人其文。接下来的九辑刊出龙应台各种风格的文章,同时发表了笔会刘晓波、余杰和王怡以及墨尔本成员齐家贞、简昭惠、阿森、老戴维,和悉尼施国英的相关文章。此外,澳洲华文作者张鹤慈、一如、阿标等也发表了他们的新作。

墨尔本多家报纸也报导了相关的消息和文章,其中,“大洋时报”发表两期社论以示欢迎,对龙应台的到访及演讲做了扎实的铺垫,在华文社区提前刮起了“龙旋风”。

演讲会如期举行。

龙应台独立的政治立场和学贯中西的素养,博得两岸三地各阶层华人的关注与好感,三百六十个座位几乎坐满。演讲会由简昭惠主持。

没有讲稿,只有提纲,龙应台作了一个多小时的精彩演讲。

演讲结束,便是近两小时的现场问答,由阿木主持。

整个演讲内容和对提问的回答,龙应台贯彻始终的是她的“宽容的公平正义的,以人为核心的这个价值”,是她所坚持的最高原则。

龙应台的讲话不断被听众热烈的掌声打断。还有人排队提问,听众也兴犹未尽,但会场租用时间已到,演讲在独立笔会献花和听众再次的热烈掌声中结束。

为这次会议准备的80本龙应台的书全部售出。

在墨期间,龙应台与全体笔会会员见面交谈,还参观游览了墨尔本市政府大厅、墨尔本皇家植物园、墨尔本自然动物园和丹地龙郊区酿酒厂等地。

笔会老戴维说,在邀请龙应台演讲的单位中,我们的级别是最低的,她果真来了,这是我们的荣幸;龙应台说,幸好,我来了这里,不然,我不会结识这么多澳洲朋友。

在龙应台离开澳洲之后,老戴维、一如等人在华文报上继续发表了几篇文章作为本活动的尾声,阿木写了“龙应台墨尔本文化之旅印象记”对龙应台的来访作了总结性的描述。该文在开放杂志首发,并陆续在独立笔会网站及墨尔本其它报上发表。

除了以上的三次大活动外,笔会还搞过两个小型活动:

(1)四月八号,对美国电影“断背山”的讨论,由简昭惠主持。来宾二十五人左右,与会者一半以上是台湾人。会上发言踊跃,多数人赞同对同性恋理解、宽容;有人认为该电影故事其实是泛指所有人,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断背山”;也有人认为这种事情不值得探讨……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也是笔会的一种尝试。

(2)八月九日,笔会举行了一次“台湾的民主进程”讨论会,由台湾福陞文教基金会负责人黄重生主讲。参加者近三十人,来自不同方面,或持有不同政治见解,但对台湾是中国的民主表率毫无异议,大家认真听讲也热烈提问。对政治很有兴趣但并非其专业的黄先生,从台湾的近代史讲起,到日本统治时期台湾人民无奈的殖民感,到被祖国母亲强暴、母亲比敌人可怕的国民党统治时期,到今日民主台湾的蓬勃生机,以及乱象之下的平静理智。

黄先生的演讲和对提问的回答,收到出乎意料的好评。

笔会以后还将举行类似的小型讨论会。

墨尔本2007,1,15 .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99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