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达功:小议国家、民族与汉奸

Share on Google+

“汉奸”这个词,应该是中国人的专利发明,一般理解为身为中国人,却出卖祖国利益,为侵略中国的或危害中国利益的外国利益或外国人利益服务的中华民族的败类。既然是“汉”奸,而不是其他什么“奸”,那么“汉奸”狭义讲可以直接理解为“汉人中的奸细”,“汉奸”这个词应该是中国的汉人创造的,因为历史上的中国民族主要是汉族人组成的。从哪年哪月,或哪个历史朝代开始有了“汉奸”这个词,我无从考证,但我相信一定是汉族人开始频繁地与临近的民族或国家发生战争冲突时出现的。当然“汉奸”从广义讲还不仅仅是“奸细”的意思,“奸细”有点偷偷摸摸的含义,但“汉奸”不完全是偷偷摸摸,它还泛指屈服于侵略中国的外国人,并且帮助外国人打中国人或帮助外国人危害中国和中国人利益的中国人。这些话说起来真绕嘴,给“汉奸”这个概念下简单且准确的定义还是很难。只要说起“汉奸”,所有的中国人都会恨之入骨。一般中国人都会知道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几个汉奸,如宋朝的秦桧,明朝的吴三桂,清朝的李鸿章和民国的汪精卫、溥仪。溥仪是满族人,但实际上几百年的满汉大融合,满族人、汉族人都是中国人,大多数中国人也已经将满族人视为与汉族人一体的中国人。从这个观点上说,溥仪在侵华日军的扶持下作了伪满的皇帝,应该说是汉奸,尽管溥仪不是汉人。但有的“汉奸”似乎也有争议。比如说吴三桂算不算是汉奸?李鸿章算不算是汉奸?

从我们国家的历史来看,中国似乎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地理上,所谓中国的领土区域应该是既确定又不确定的,历史的发展决定中华民族国家的版图,好象数学中的函数关系一样,有常量,也有变量,中国作为基本常量从地理上说,应该是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从地理的变量来说,中国的国界不管从理论上还是从实际上一直是在变化中,尽管这种变化是有极限的,有的年代狭窄,有的年代辽阔。细心人仔细观察一下中国历史地图变化就清楚了。从中国的民族来说,也是有函数关系的,从常量上说,汉族人是一个常量(其实汉族人是一个历史概念,现在的汉族人是几千年各民族融合的结果,本文不详细讨论这个问题,所说的汉族人指的是现代汉族人概念),人数上、文化上可以肯定是基本常量,其他民族应该就是一个变量,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蒙古族人,她既是中国人又不是中国人,换句话说,现在内蒙古的蒙古人是中国人,外蒙古的蒙古人是蒙古国的人,尽管历史上外蒙古也曾是中国版图的一部分,但你同时也得承认历史上的中国在“元朝”也是蒙古的一部分,就好象中国人经常仅仅乐道说匈牙利曾经也是蒙古帝国的一部分一样。

其实,国家和民族是两个概念。国家必须有疆土,绝不存在没有疆土的虚拟国家;民族是由共同地域、共同语言、共同文化和共同经济生活的人类群体,同时在现代社会必须依附于国家,但有的国家是多民族的国家,如中国、印度尼西亚、美国、俄罗斯等国家,也有的国家是单一民族的国家(从整体上讲),如日本、以色列、蒙古、韩国和朝鲜、阿尔巴尼亚等国家;当然许多单个民族没有成为一个国家的主体民族,尽管这个民族也是一个较大的民族,如生活在伊朗、土尔其、伊拉克等国家的库尔德民族、中国藏族、流落在世界各地的吉普塞人等,就是近代史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犹太人也没有犹太人的国家。当然这可以证明,从长远和发展的观点看,有些单一的民族虽然现在没有作为主体的国家,但却有成为主体国家的现实性和可能性,就是说可以或可能成为独立的国家,如巴勒斯坦民族、印尼东帝汶民族、加拿大讲法语的奎北科省人,甚至科索沃等;也有的民族几乎没有可能组建自己单一民族的国家,只能存在于一个国家内,有的是因为人数太少,如生活在北极圈内的爱斯基摩人、中国的克仑春人、傣族人、羌族人等等;也有的民族因为历史或文化原因,也难以组建单一民族的国家,如美国的印地安人、非洲的一些民族。从民族融合的角度看,民族的差异性和民族的宗教性质,使有的民族由于受到其他民族文化影响,逐渐和其他民族融合,以至基本上被同化甚至完全被同化,如中国的许多少数民族,除了一些传统习惯还可以和汉族区别开来,还可以作为民族的一个标志或象征,其他方面简直和汉族人没有区别,尤其是满族人、壮族人最明显;但也有的民族不管经历多少年的流浪,也不管自己的族人如何分散在世界各地,民族始终不会被同化,犹太人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而且最终会复国。

从几千年的人类历史看,有的国家名称和这个国家的民族完全脱离,如古埃及人不是现在的埃及人,古希腊人不是现在的希腊人,从这方面看,地理可以大致说是常量,而在这块土地上的民族却成了变量。随着历史的发展,甚至有的国家肤色都是多种多样,如说到美国人,你首先想到是白种人、黑种人,实际还有黄种人、红种人、混血人种等。

历史上中国的统治者皇帝是被称为“天子”(上天之子)的,他所居住的地方是世界的中心,他所统治的国家是世界上最文明的国家,他的臣民是世界上最开化的人种,加上当时科学发展的有限性(主要指人类对地球认识的局限性),以至他和他所统治下的臣民都以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到底天有多大,地有多大,皇帝和他的臣民都不知道。当年蒙古人统治中国时,按当时蒙古人看来,元朝的版图可以大到现在的俄罗斯和东欧部分。是不是说中国的领土曾经有这么大啊?!现在中国人也不会大言不惭的承认,俄罗斯人和东欧人也从来不承认是中国人打败了他们,但是却毫不含糊地承认是蒙古人打败了他们。明清之争应该不应该算是一个国家内部民族之争?现在满族人是中国人,满族是中国的少数民族(当然是较大的少数民族),少数民族可以不可以统治大中国?中国的历史当然证明了这一点。金庸小说里经常描写汉人与其他少数民族之间的关系,金庸似乎是站在各民族平等的位置上来论述和研究各民族的关系,是不是还有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尽管金庸是汉人,他可没有大汉族主义思想。按照金庸的观点,中国这块土地哪个民族(哪个国家?〈当然是临近的民族和国家〉)来统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广大民众能否从战乱中摆脱出来,休养生息,国泰民安。满清统治者就比明朝末期的统治者要廉洁、开明多了,满族人统治大中国有什么不好呢?这是否可以证明吴三桂就不是汉奸?如果吴三桂不是汉奸,那么中国历史上的汉奸人物就要大打折扣了。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讲,当时的满清算不算一个独立的国家,如果算是一个独立国家,那吴三桂就是板上钉钉的不折不扣的汉奸。虽然历史发展到今天,满汉民族肯定是一个国家内的不同民族,而当年的汉奸问题只能作为一个历史问题而不是现实问题来研究。是从历史角度来断定中国的汉奸概念,还是从发展的角度或现实的角度来给汉奸下定义。如果从国内各民族团结的角度来思考问题,恐怕还得承认许多历史上的汉奸不是汉奸。你想想看,你的历史书中,你的小说中,你的戏剧和其他艺术作品中如果大骂当年的匈奴人、鲜卑人、羌人、羯人、氐人、突厥人、契丹人、吐蕃人、金人、满人等侵略了文明的汉人统治区域,屠杀了汉人中的善男信女,那么现在中国的满族人、回族人、蒙古人、维乌尔族人、西藏人等等民族肯定不敢苟同。吴三桂是不是汉奸,我还是稀里糊涂,现在真的不敢断言。满清帝国制造的“嘉定屠城”、“扬州十日”能否和日本人制造的“南京大屠杀”相提并论?有区别吗?没有区别吗?你会不会说满清人屠杀汉人是一个国家内的民族问题,而日本人在南京的大屠杀是一个国家侵略另一个国家的战争造成的;如果说不是这样,那又是怎样?历史真的捉弄人,研究这样的问题真的让人伤透脑筋。如果帮助满清人屠杀汉人的汉人是汉奸,现在看可能说不通,因为满汉之争如果说是民族之争,就不存在汉奸问题;如果存在汉奸问题那一定是国家与国家之争。那么日本人的南京大屠杀呢?毫无疑问,肯定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制造的大屠杀,汪精卫是不折不扣的大汉奸。但最好不要随便比较和逻辑推理,引申下去理论和历史研究都很麻烦。有时候糊涂一点也好,还是黑格尔那句话说得好,“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

中国历史上的汉奸问题有一点不容忽视:当国家政治、经济、军力强大的时候,可以说几乎不存在汉奸问题。如汉武帝年代、唐太宗年代、康熙年代等,你很难举出大汉奸的例子;而当国家政治、经济、军力疲弱的时候,这时候很容易受到外国的侵略,国家又很难以抵抗外国的侵略,于是汉奸问题就存在了。如南宋王朝的国力很弱,当蒙古人打进来时,就无力反抗,这时出现了秦桧这样的汉奸;明朝时,农民起义领袖李自成打进北京,明朝就要灭亡,这时国力很弱,满清王朝正处于鼎盛时期,在关外觊觎中原,这时当然出现了吴三桂(吴三桂也没有办法,明朝已经没落,李自成进京瞎胡闹,成不了气候,只好引清兵入关);清末大清帝国已失去昔日的辉煌,顶不住洋鬼子的洋枪洋炮,当然就出现了割地、赔款、签定不平等条约的李鸿章。中国历史上只有做臣子的汉奸,绝没有皇帝是汉奸的!这恐怕没有道理吧!如果有道理就是:这国家是皇帝的,皇帝怎么会把自己的东西拱手让给别人呢!按逻辑推理,皇帝既然不可能出卖自己的国家,当然皇帝就不会成为汉奸,而皇帝以外的其他人才有可能成为汉奸。这也属于中华民族的国情。传统观念和中国老百姓所能接受的是反对贪官,反对汉奸,但决不反对皇帝!从来中国人以为国家的衰弱都是奸臣、汉奸造成的,而和统治国家的决策者皇帝没有关系。比如6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造成那场灾难的历史罪人是林彪和四人帮,并且要接受审判;而发动和亲自领导这场革命且使中国经济到了崩溃边缘、成千上万的无辜人民死于迫害和武斗之中的毛泽东只是犯了点错误而已,他仍然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甚至现在许多愚昧的中国百姓把他当作神明供奉。美国的尼克松、克林顿,韩国的全斗焕、卢泰愚存在犯法问题,但中国的皇帝不存在犯法问题(独裁国家的特有现象)。中国的国情西方老百姓很难理解,他们总想实事求是,事实是什么就是什么,不能因为你有功劳或者为国家为人民做过好事有过贡献就可以犯法,可以不受法律制裁和审判。这一套实际上在中国你根本行不通!不必大惊小怪,还是中国的国情所决定的。

“民族英雄”这个概念是怎样的?我发现现在的一些中文词典避开这个词的解释。词典上都不能解释,我当然不敢解释了。但是民族英雄毕竟是一个存在的历史事实。象岳飞、文天祥、林则徐等人你还得算民族英雄,一首《满江红》脍炙人口,令人感慨万千,“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更是显示了伟大的民族气概,谁要否认他们是民族英雄,那他一定有问题。历史已经过去了几百年以至几千年,历史考证是否准确都很难说,一般说来民族英雄都是主张武力抗击入侵者或侵略周边国家,并且为国家和民族利益宁死不屈,现在还看不到主张和谈解决国与国纠纷的民族英雄。我觉着这不是理性的认识,难道用武力解决民族纠纷就算是民族英雄,文人墨客就大书特书,而用谈判去解决民族纠纷就是汉奸,就是投降派,就要遗臭万年?这是狭隘的民族主义的表现。直到现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心理还是如此。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尽管是蒙古人),康乾盛世(尽管是满族人)总是被人们歌功颂德的,因为在他们统治下国力强大,并且体现在用武力征服其他国家和民族,用武力扩大了领土。主张用谈判解决国家之间纠纷的好皇帝在哪里?我们看不到。钓鱼岛毫无疑问是中国的领土,现在却被日本人占据,中国应该怎么办?多少年来中国的香港人、台湾人、澳门人都一直在以各种方式抗议,甚至为此牺牲生命,体现了强烈的民族主义精神。但在中国大陆,只是政府提出了一些抗议,老百姓要抗议,但政府不允许(不允许的原因大概是中国政府害怕这种抗议引来其他方面对政府的不满,从而引起社会动荡和不稳定,也可能是怕日本取消或减少援助)。本来历史上日本一直在欺负和侵略中国,近代中国一直在抗击日本的侵略而从来没有侵略过日本领土,是不是现在中国有比日本强大的军事力量(因为有核威慑力量),中国政府应该出兵夺回钓鱼岛?如果不出兵,只是和谈和偶然口头抗议,还要压制老百姓的抗议,甚至主张搁置领土争议,那中国的领导人算不算是李鸿章?算不算是汉奸?我看这绝不存在汉奸问题!但是如果在过去中国的历史上我就不好说算不算汉奸了。中国目前所歌颂的历史上的民族英雄都是汉族人,这不仅说明中国是汉族人为主的国家,而且也有着大汉族主义的含义。汉族人中有民族英雄,少数民族中的民族英雄是什么概念?少数民族抗击汉族人侵略的民族英雄是谁?可以大书特书吗?(没有读过蒙古共和国的历史教科书,不知道他们如何描写他们历史上的民族英雄。)

李鸿章如果不能算是汉奸,理由只能是国情和历史条件所制约。早已进入资本主义社会的西方国家(包括日本),无论从那方面讲,都比大清帝国强大多了。如何抵御西方人的侵略?不走和谈这条路还能走哪条路?硬拼吗?谈判有时可以避免广大人民生灵涂炭。当年八国联军打进北京,最后还是迫使你清政府屈服(是不是仅仅清政府屈服?)。想让国家的主权和尊严不受侵犯,只能靠国家的实力。象南斯拉夫这样的国家被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狂轰烂炸,而没有还手之力,是因为南斯拉夫国力弱,国力弱在和强国的外交上也总是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条件都是北约开出的,要用武力逼你接受就范,逼你屈服。北约用巡航导弹袭击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令人发指,中国政府表示了激烈的反应,也激起了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慨,就连经常反对中国政府的香港司徒华也上街游行(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尊严问题上只要是中国人都应该一致),台湾有的民众也上街游行表示了中国人应有的严正立场,一定要讨个公道,维护国家的主权与尊严。美国和北约只能正式道歉和尽量满足中国政府的要求。为什么?因为虽然中国没有美国强大,但比南斯拉夫要强大多了,不仅有核威慑力量,而且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尤其在朝鲜半岛和亚洲和平与稳定方面扮有决定性的角色;中国的市场也关乎美国和欧洲的利益。在科索沃问题上,俄罗斯和中国尽管站在南斯拉夫一边,但却无能为力,就是因为国力弱。如果当年的苏联和华沙条约组织存在,恐怕美国和北约不敢如此放肆。和美国为首的北约抗衡,只能走强国的道路和组织另一个有足够力量的军事集团。美国多少年来一直欺负中国,在人权问题上,在核扩散问题上,在台湾和西藏问题上,在加入世贸组织问题上,甚至在所谓间谍案问题上,美国处处在刁难和施压,中国也似乎一直在忍气吞声。为什么?还是国力不够强大。所以李鸿章是不是汉奸就可以理解了。中国虽然在炸大使馆问题上有最强硬的反应,同时也采取了一些重要措施,如推迟中美军界的高层往来,推迟裁军和核扩散问题的磋商,中止人权问题的对话等,并同时一弹发射了两颗卫星,显示中国发射洲际导弹且可以携带多弹头的军事实力。最根本的还是要加速发展本国的经济,加快科学技术的发展,增强综合国力,这样才能维护国家的主权和尊严,否则只能挨打,只能忍气吞声。李鸿章当年搞洋务运动大概也是这个意思。他代表大清帝国与西方列强签定的不平等条约,是谁的过错?是慈禧太后还是李鸿章?李鸿章又不是皇帝,只能是朝廷授权签约,说他是汉奸也太勉强了。英法等帝国主义列强为什么不去打日本?因为日本国力强大,所以就不会被欺辱。“强权政治”、“炮舰政策”、“大国沙文主义”都是为了对付弱小国家和弱小民族的手段。所谓“大小国家一律平等”只是说说而已,而联合国只是强国操纵的工具,美国和北约甚至可以自行其是,根本不用理会联合国。

但是“汉奸”似乎有时候也有一点积极意义,因为大家是不容置疑的是,汉族人同化别的民族的能力是世界上最强的,这主要是汉族文化在当时最进步,而中国的其他少数民族以及中国周边国家的文化当时就不如汉族人,所以汉族人经常以自己的文化自豪,认为自己的国家是世界上的文明之邦,礼仪之邦,汉族人是开化人,而其他少数民族被汉族人称之为“蛮夷”、“野蛮人”、“未开化人”。把西方人称之为“西洋人”,把日本人称之为“东洋人”,为了鄙视他们,还把他们称之为“鬼子”(“西洋鬼子”,“东洋鬼子”,就象美国种族主义者骂黑人为“黑鬼”)。当然,十八世纪到现在世界的进步和发达不在中国,而确实在西方。从地域政治讲,中国周围的国家和民族在十八世纪和十八世纪之前一直是受中国文化影响的,比如日本文化,朝鲜文化、越南文化等,直到现在,也无法摆脱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其实他们也从未想摆脱,为什么非要摆脱呢?好的东西就应该吸收,拿来为我所用,这一点中国的汉族就比不上日本的大和民族,日本人喜欢学习外来的有用的东西,接受外来文化,使得自己能够迅速发展,跟上世界潮流;而历史上的中国人拒绝接受外来文化,清末中国政府就拒绝与西方通商,也拒绝西方的铁路和基督教。日本的明治维新使日本从政治制度上解决了对外开放问题,而中国戊戌变法的流产,表明中国历史文化的根深蒂固和顽固不化的特性。汉族同化别的民族是历史上的事情,而且这种同化往往是被动的,外来民族在统治中原期间主动汉化。如北魏时代,鲜卑人公元439年统一了黄河流域,鲜卑人本来是北方的游牧部落,但却学习汉人的农耕,逐步定居下来。北魏孝文帝不仅迁都洛阳,而且还下令鲜卑贵族采用汉姓,穿汉人服装,学习汉话,提倡同汉人通婚,结果当然汉化了。元朝蒙古人统治中原时间短,只有八十几年,原因是什么?就是不想被汉族人同化,只是想压迫奴役汉人,结果以失败告终。虽说失败了,但却没有被同化,现在还有一个蒙古共和国;而满清就不一样,满清帝国进关在统治中原过程中,仅有一点同化了汉族人,那就是让几万万汉族人忍辱负重都学满族人留起了长辫,而且也可以说算不上同化,因为汉人的辫子只留了不到三百年,到现在不仅汉人的辫子没有了,就连满族人也没有了辫子。这要归功于西方的入侵(政治革命、民主与法制、共和制、科学技术、基督教、枪炮、火车等),如果没有这些入侵,也许现在还是大清帝国,我们都还留着辫子。现在满族人在哪儿?满族文化在哪儿?这是一种经历了几百年过程的彻底同化,亦或叫民族大融合,这种融合总是以汉族为主体,最终的结果是汉族的文化同化了其他民族。汉族人同化别的民族经常是被动的,首先是靠被别的民族欺辱、占领,换句话说是汉奸多,汉奸多国家就会被别的国家和民族去占领,去统治,而这个结果常常使中国的版图扩大,占领民族被同化。汉奸多又是中国特有的文化传统造成的。想想八年抗战,有多少中国人当“伪军”(是不是汉奸)?为什么日本人敢侵略中国?日本人自有日本人的道理:第一,中国国力太弱;第二,中国人不团结(一盘散沙),日本人已经打进来了,国民党和共产党还在打,国民党的口号是“攘外必先安内”,若不是西安事变,还是不能一致对外;第三、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庸之道”、“和为贵”根深蒂固,实际上就是“怕死”,中国的历史已经证明中国人有“忍辱负重”的传统,比较容易统治。“有奶就是娘”,“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有饭吃,中国人是不会反抗的,或者用“小不忍则乱大谋”来自欺欺人。有这样的事实,当年一两个日本兵就可以占领中国的一个村庄,七、八个日本兵就可以占领一座县城,成千上万的中国人都吓的躲了起来,绝对不敢反抗;第四,只要接受中国文化,就可以统治中国,而日本人早就接受中国文化(当然不是全盘接受);最后当然还有当时世界大气候的影响。中国民族尤其是汉族是不同于其他民族,象美国人打到日本本土,是否可以组织一支日本人也就是伪军组成的部队去打日本人(不可思议),如果是那样的话,还用放原子弹吗?希特勒是否可以组织一支俄罗斯人军队来进攻苏联呢?现在的美国和北约是否可以组织一支由塞尔维亚人组成的军队去打南斯拉夫?他们都不能,但日本人在中国就可以,而且当年伪军的数量远远超过侵华日军的数量,如果伪军算汉奸的话,那汉奸在中国也太多了。

中国虽然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但却是一盘散沙,这一点恐怕所有的人都同意。中国人喜欢窝里斗,哪怕不是在中国本土上,只要中国人聚集的地方,中国人之间就要有派别,有团伙,有斗争,主要还是争权夺利。就是外国人打进来了,中国人之间的派别斗争也从不会停止。而中国人之间的派别斗争还要利用外国人,当然这“汉奸”就多了。中国的民族自尊心比起世界上许多民族要差很多,原因我想只有三点:传统文化、没有宗教和中国政府的腐败(关于这方面的观点将在另一篇文章里阐述)。

一九七六年以后的中国已不是一个闭关自守的国家,也不是一个以自然经济为主的国家,而是一个在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等领域逐渐开放并且逐渐实行民主与法制的醒悟中的国家。尽管经济概念已是世界经济的概念,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进程正在加快,但这并没有改变国家与民族的意义,更没有改变宗教的意义。虽然现在是和平年代,但在中国依然存在汉奸问题。举几个例子,我们可以分析这叫不叫汉奸?某些中国人为了个人满足金钱的需要,出卖国家的军事机密和情报,甚至充当外国的间谍,这是不是汉奸?某些掌握一定权力的中国官僚为了个人私欲出高价钱购买西方早已过时了的技术设备,坑害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这算不算是汉奸?有的贪官污吏将国家资产转化为个人所有并且拿到外国去投资,叫不叫汉奸?这些汉奸是小汉奸,出卖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大汉奸有没有?现在我还没有发现。台独分子还不能称之为汉奸,因为严格说他是要分裂国家,而不是出卖国家,但台独分子吕秀莲恐怕就是汉奸了,因为她说应该感谢“马关条约”,这真的是汉奸言论了,如果她再主张台湾加入日本,那就是彻头彻尾的汉奸了。毛泽东也曾经感谢日本侵略中国,但他不是汉奸,因为他想把中国作为世界革命的中心,而他是这个中心的至高无上的领袖,幻想中国通知世界。他感谢日本侵略,只是因为日本侵略给了共产党战胜国民党的机会。

我前面讲过,中国在国力强大的时候,大汉奸就没有。现在中国的国力应该说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最强大的时候,任何世界上其他强大帝国对中国动武都不可思议。

国家、民族和汉奸是一个复杂的大课题,我只是随便谈一下自己的感想,并没有深刻的研究,希望有人提出批评意见。

(原作于1999年6月,2000年4月稍作修改)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62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