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毒打与修行——纪念达赖喇嘛获得诺贝尔和平奖17周年

Share on Google+

一位曾在自己的家园,被当作“分裂分子”关押多年的西藏僧人,出狱后逃到了流亡藏人的中心——达兰萨拉。他告诉达赖喇嘛,他在狱中最可怕的经历不是被毒打,而是在遭到毒打时差点失去对凶狠狱警的怜悯!我在初看到这句话时受到极大震撼,彷佛看见僧人袈裟里掩护着佛教的慈悲心。我也知道这是真正的修行者的境界,因为他把毒打视为一种修行,而寻常人只会把毒打当作毒打,触及皮肉的疼痛只能触及灵魂深处。于是我观照自身,彷佛看见我的心啊由于五毒的污染,会毫不犹豫地以毒攻毒:——你打我,我就恨你。

我由衷地钦佩这位修行中的僧人,外来的暴力似乎不足为惧,反而成为他实践菩提之道的考验和验证。有那么一瞬间,我脑海里掠过一个念头,似乎是为了成就佛业,了不起的僧人甘愿受虐,当然我旋即多少惭愧地唾弃了这个念头。有谁愿意那外来的暴力不但毒打自己,还毒打身边的亲人、所有的族人呢?一人犹可堪忍,似乎死不足惜;一人亦可借此一臂之力,从另一个方向反弹到功德圆满的彼岸,但事实却并非一个人的问题,关乎他,关乎你,也关乎我啊。

既然关乎芸芸众生,我就只能把毒打看作是毒打了;而在遭到毒打之后,虽然不可能像那些挨打的动物反咬一口,但怀恨在心却应该是真真切切的反应。这么说,并非暗示芸芸众生的低级,但我相信这才是普遍的人性,毕竟普遍的人性终生伴随着五毒。也因此,我很难把外来的暴力化作提升精神的兴奋剂。甚而至于,从某个角度,我反对把外来的暴力看成是提升精神的兴奋剂!

毒打就是毒打。不然的话,别人就会以为,你西藏当年迫切地需要“解放”,一如今天迫切地需要“发展”。似乎惟其如此,才反而向世界证明了西藏的苦难,更向世界证明了西藏无与伦比的忍耐。有时候,是的,似乎这人世间的游戏规则竟然是:非暴力不但需要暴力来考验,非暴力也需要暴力来验证,——这是一块硬币的两面?是一面铜镜的两面?还是一个西藏人的两面?那么,你打我吧,我任你毒打,在毒打中出于对你的怜悯,忍啊忍的我获得了超人的资格,谢谢你,谢谢喊着给西藏带来了幸福的你!——哦,贡觉松(向佛法僧三宝发誓)!我已经无话可说了。

2006年12月10日,北京

达赖喇嘛

图为从网上下载的我最喜爱的嘉瓦仁波切的照片。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January 27
原文链接

阅读次数:75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