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军涛:天堂与地狱的十字路口——中共十九大预判

Share on Google+

二O一七年将是中共党史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史上的一个重要年头。这一年,习近平能否掌控中共十九大并通过十九大绝对掌控中共,将决定中国未来发展。在此,笔者要讨论三个问题:习近平通向十九大之路,十九大变数,十九大之後的中共。

习近平的十九大之路

二O一二年底习近平接位中共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以来,他一直在为当一个实际上绝对掌控中共的最高领导而斗争。此前,不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都不是绝对最高领导,都受制於其他派别和中共权力运作的明规定和潜规则。自继位那天起,习近平就有一个很清楚的时间表,要在今年的十九大上完成夺权过程。为此,他在四年间进行了一场非典型政变,将全党全国置於一个非常状态,几乎掌控了全部的党国权力运作机制。今年的十九大,将是最後摘取果实的时刻。回顾习近平通向十九大之路,会对研判十九大有重要意义。

在夺取和建立最高权力方面,今天的人类政治已经有丰富的经验和教训。习近平的十九大之路,不是民主化的道路。许多第三波民主化中的国家的新生民主国家领导人都是领导国家在从威权或极权体制走向民主体制的过程中,获得权力的。他们被人民衷心拥戴,被选票确认为最高领袖。中国东边同文同种台湾和北部相同意识形态的前苏联都是这样完成政治转型的。这样的过程是现代政治文明中最认可的权力道路,是最具坚实的合法性基础的道路。这样的过程也许起自高层核心的发动,但都是由全民在自由讨论和选择中完成的。习近平的道路显然不是。他的道路是专制政体中的道路,是通过宫廷密谋和阴狠权力斗争,清除异己而夺取权力的道路。

专制政体中依靠专制方式夺权,也有不同模式。现代政治中最典型的模式是政变。通过一次军事行动或者宫廷政变行动,突袭抓捕或驱逐主要政敌,宣布掌控所有国家大权,然後系统清理政治反对力量,建立新的统治。习近平的夺权不是这种典型的现代模式,而是采取某种非常规政变模式。他以反腐为名,通过一系列清洗,先後将公安丶军队丶国家安全等专制国家要害部门抓在自己手中,然後建立一系列小组接管国家大政方针的决策权和日常运作的管理权。虽然这不是典型的现代政变夺权方式,但却是中国古代宫廷政治中惯用的方式。在弱主强臣的权力继承关头,有作为的弱主常常以各种方式在强臣间制造矛盾,逐步削弱强势集团,最後清洗掌控大权的所有人事的和制度程序的障碍。

习近平在十九大前的成功,可以集中体现在一点:在十九大的前一年,他已经被确认为中共领导核心。核心与总书记不同;总书记的权力来自权位,如果卸任,就不再有权。但历史上成为核心的中共领导,即使名义上不在位,也是掌控人事和大政方针的一号人物。这意味着,习近平的最高领导不仅可以对所有重要事务一言九鼎,而且他的实际任期,可以超越总书记的任期。

十九大的变数

作为最高领导核心,习近平正在通过两种方式紧锣密鼓并有条不紊地掌握十九大的绝对多数:一是将各省各部门一把手换成对他效忠的人提出所属范围的十九大代表名单,二是通过反腐和查所谓贿选堵死自己人落选的可能。

然而,习近平的十九大不是没有变数。首先,习近平在目前运作中可以稳操胜券的胜利范围还不确定。例如,常委人事安排丶常委人数丶甚至常委制度据说习近平都有不同寻常的想法,但现在他还仅仅是通过外媒放出风声,没有正式展开讨论。目前多数观察家都认为他很难如愿以偿。

习近平的另一个十九大变数还是人事。由於在待位期间必须韬光养晦,他没有安排自己的人事,而胡温後期中共人事选拔已经形成一套完整的潜规则,主要岗位甚至在县处级就被各派系瓜分完毕。他现在重要岗位缺乏合格和可靠的干部填补,只能按照自己的印象大量启用自己其实不了解的人,多数恐怕是「招降纳叛」。这些人也许在十九大前就会被政敌查出历史和现实的问题,这都给人事安排甚至习近平的十九大布局带来变数。就笔者在海外接触到的几个所谓大案,都是正在被习近平的亲信或他暂时重用的人故意或疏忽制造的错案冤案假案。这些案件的荒唐和恶劣甚至超过文革时期的冤假错案!在权争关键时刻,习近平必须要为他的追随者的罪行和错误洗地,被迫背上不该背的包袱,甚至限制未来实施良政的空间。

尽管现在坊间普遍认为习近平的十九大胜利是稳操胜券,悬疑只是斩获多少的问题。但习近平也不是没有大翻车可能,权争到这种恶斗地步,政敌不可能全部就此罢手。虽然习近平可以监控所有高层人事和要害部门关键人事的一举一动,但他远没有掌握党国运行机制。许多在正常情况下应该发出红色警报的事态都在他监控之外,例如,半年内退伍老兵两次大规模进京(而且一次比一次大)就没有被事先发现和制止。其实,说习近平身处险境并不过份,在传统社会,他的合法性不容置疑,天下是最高权力者的私产。除了极个别废君政变外,没有任何事件可以导致最高领导易位。但现代社会没有君权神授的合法性,一些小事都可能酿出合法性危机,导致政治灾难。习近平集权如此周密,几乎将所有大小灾难的责任都要承担下来了。有人开玩笑,如果底层出一个二百五,在习近平监视视野之外又有机会接触要害,做点出格的事儿就会导致政局大翻盘。专制极权到极端的时候的政治翻盘,包括革命,大都是这类小人物的偶然冲动引发的。

十九大之后

按照目前发展格局看,十九大上习近平掌控人事大局後,势必清党整风。就像邓小平八十年代初在高层核心清除凡是派後,要以「四化」标准和对改革开放的态度大规模调整各级领导班子一样。邓小平真正能将改革开放政策变成基本国策是在八十年代中期完成干部队伍改造後。习近平要花三到五年在实施自己的治国方略中,以「不换思想就换人」的原则,考察和整顿干部队伍。

然而,一个新的问题提出来,习近平要的究竟是什麽样的治国方略?笔者认同在中国建立一个更合理和文明的程序规则的普世价值,因此评价政治人物和事件就是一个标准:是否有助於建立宪政民主。其他的左右政策取向争论都交付程序规则中公平表达和竞争决定,但是,在尚未建立宪政民主时,对那些专制统治者,还有一个次要标准,就是是否有助於国家进步和人民幸福。

习近平在政体方面的改进乏善可陈。他的高度集权登峰造极,显然是退步。就他认同毛泽东和传统共产党理念初心看,这不像是某些他的海外说客所说的权宜之计。即使他是权宜之计,但残酷权争让他背上诸多包袱,按照路径相关的实际观察结果,他在种种危机中不由自主地会在专制的泥淖中越陷越深。现代专制统治者,不少都是在独裁方式夺权中,尝到独裁的甜头然後将权宜之计永久化的。

如果习近平要建立的非宪政民主政体,该如何判断和评价他的治国方略。从最初两年的「六十条」改革措施和依法治国的方案看,有一个威权政体中自由化色彩的整体构思。但从他最近两年就具体问题的讲话看,特别是他强力贯彻供给侧加一带一路的作派看,他是一个占有欲和进取心非常强烈的专制独裁者。

不论中共十九大是什麽结果,只要不是宪政民主改革,而是习近平的独角戏,就是中共治国的失败。三十年毛泽东灾难和三十年邓小平改革後,中共还是产生习近平的专制独裁「十九大」,这既是悲剧,也是笑话。

来源:《动向》杂志2007年3月号

阅读次数:20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