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西藏牧民贫困,是因为还过着游牧生活吗?

Share on Google+

网上有篇报道,说的是为给当地牧民的孩子修建小学,康地石渠的两位活佛到北京化缘,在一些爱心人士的帮助下,举行了一场募捐活动。

资助贫困孩子接受教育,是值得赞叹的高尚行为。不过报道中的观点值得商榷,如记者认为当地藏区是“生命禁区”,因为海拔高,气候恶劣,不宜于人类生活。来自石渠的活佛则把当地贫困的根源归结于“藏民还过着原始的游牧生活”,说“要通过让这一代孩子接受知识和教育,放弃原始的游牧生活和不重视知识的观念,学习到离开草原生存的本领。草原上的孩子,有了知识,可以出去打工,去干什么都可以,他们的下一代也就不再需要在恶劣的环境中求生存了。”

为此,我在我的博客上转载了这篇报道,引发精彩讨论,下面摘录几段。

针对藏地是“生命禁区”的说法,网友Changtangherder说:“这是典型的汉人价值观和视野下的西藏牧区。倘若真是这样,这个地方该早就没有人类居住。事实恰恰相反,不光是此地,西藏羌塘高原海拔5000米以上,藏族牧民的生命已经延续了至少几个千年,这说明他们的生存和生活方式是可持续的,虽然他们可能不像经常把‘可持续发展’挂在嘴边的知识分子和官员们那样懂得何为可持续发展,但他们的实践证明了他们是最懂得可持续发展的。”

当然藏地民众的生活确实贫困,但是否必须放弃传统的游牧生活,网友Changtangherder说:“现在中国政府在西藏牧区推行的发展政策和实践,比如草场承包责任制、定居工程、退牧还草等等,可能会使几代牧民比较乐观地讲比如一两百年内,过上主流群体比如汉族认为的‘幸福’生活。但之后,藏族牧民的传统生活方式和外部生存环境——草原可能就会彻底毁灭了。难道我们想用未来几千年的生活作为两百年的‘幸福’生活的代价吗?况且这个‘幸福’生活不是藏族牧民最初所追求的。其实,藏族牧民非常清楚这一点。他们的逻辑是:人靠畜,畜靠草。没有了草原,也就没有了人们生活的源泉。而西藏高原的海拔高度决定了‘逐水草而居’是最为可行的生活和生存方式。”

也有人批评到内地化缘的活佛:“一所村小学重建需要多少钱?需要奔跑中国各地两年多吗?最不能理解的是,难道这个活佛居然希望把藏人的后代变成汉人,或者说希望把自由生活的牧民变成汉人所谓的牧民工吗?难道上学的目的,就是离开广阔的草原去汉地打工?”

事实上,“要放弃贫穷,就要主张自治权;要重视知识,就要尊重西藏文化,拒绝文化殖民才是出路。建学校是好,但是他们的理由找错了。如果石渠能够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自治县,那么就不会是现状,那么西藏也一样。”讨论中的这个总结令我尤其认可。显然,西藏牧民需要改变的不是传统生活方式,而是没有自由和管理自己权利的现状。

2008-1-27,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西藏阿里一带

西藏牧民02

西藏牧民03

图为西藏阿里一带(唯色拍摄)。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8, February 20
原文链接

阅读次数:769
Pin It

关于 “唯色:西藏牧民贫困,是因为还过着游牧生活吗?”的一条评论:

  1. 对于唯色女士,我不是特别熟悉,但读过她先生王力雄的书,王先生是我少有的敬佩的作家之一,所以此回复并不是一个反驳唯色女士的回帖,对于西藏经济问题,我觉得,西藏绝大部分地区的富裕与否,与自治什么的好像能粘得上边的东西不多,那个地方能生存不等于能富庶,地理、地质条件决定了它的物产没那么丰富,就算丰富,那样的地理环境,开采的成本已经不具价值。在我不够丰富的西藏历史知识里,似乎西藏从没有富裕过,西藏的传统文化里,没有脱离过对奴隶的残酷统治,这一点,不是达赖喇嘛或者达赖尊者一个人的民主思想可以转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