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流亡意味着什么?

Share on Google+

所有的人,我指的是中国大陆的人,都比流亡藏人更有出入西藏的权利和自由。想去哪就去哪,想怎么走就怎么走。坐飞机,坐火车,坐汽车,或者自己开车自驾游,或者骑摩托车骑自行车,要不干脆走路。不需要护照。不需要进藏批准函。不需要港台通行证。总之不需要任何手续。有钱就行。我曾在回拉萨的火车上遇见一个西安女子,因为和丈夫怄气,只带一张银行卡就去拉萨旅游了。甚至没钱也行。这个国家笑贫不笑娼,两把菜刀就可以闹革命。

长期在西藏谋生的,好听点的叫“藏漂”,其实都是“包工队”;短期在西藏旅行的,跟旅游团的叫“游客”,自己走的叫“散客”。不想呆西藏了,想去邻近的尼泊尔,可以到紧挨着罗布尔卡的尼泊尔领事馆办签证,轻而易举就能拿到,让别说签证连护照都难办的藏人,虽然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却有寄人篱下的感受。

而流亡在外的藏人们,哪怕年迈的父母在家乡苦苦等候,哪怕妻子和儿女或者丈夫和儿女都在西藏,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终其此生,也没有一次回西藏的机会。必须等待;等待时局有转机的一天,他们才可能回到故乡。许多人就在等待中耗尽了这一世的生命,踏上了通往来世的轮回之路,而来世,他们还会是如此不幸的藏人吗?还不如转世成汉人算了,这样就可以大摇大摆地重返西藏了。曾经一度,似乎转机出现了,北京高抬贵手,允许流亡的藏人回家看看。但也只是很少的人,还得有条件有名额有限制。如今,居住世界许多国家的藏人每去中国使馆办签证,不但要接受个人身世的调查,还要对在藏期间的行为立下保证,即使受够怀疑和折磨,仍有可能无果。今年西藏自治区的春节、藏历新年晚会上,主持人说“向旅居海外的爱国藏胞们拜年”,听上去热情洋溢,事实上虚情假意,因为十多万流亡藏人中,被中共赏赐“爱国藏胞”之称的寥寥无几;即便是这寥寥无几的“爱国藏胞”,也不可能畅通无阻地回到家乡,需要付出良心的代价。

听说过流亡藏人的很多故事,如居住挪威的琼达科伦,1959年与母亲逃离西藏后再没回过故土,即使她花高价准备加入从尼泊尔去西藏的旅游团队,可还是不获批准,不让她跨过边界,与唯一的亲人见最后一面。如居住达兰萨拉的德吉,离开拉萨时是青春少女,从此与“政治犯”的父亲生死两茫茫。即使可以回来,如居住在美国的旺秋,在拉萨和母亲相伴期间,门前停着警车,出门有人监视;如居住在英国的嘉措,原本早就预订的火车票,因为他是来自境外的藏人竟不允许他上火车……有一部纪录片中,一位流亡异乡几十年的老喇嘛,孤独地站在边境线上另一侧的山顶,遥望西藏的广阔山河,忍不住放声痛哭……

流亡意味着什么?流亡意味着没有回家的自由,没有与亲人团聚的自由。流亡意味着你的家乡已经成了别人的乐园,而你却没有和别人同样平等、享受自由的权利!

2008-2-15,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1960年代,为了延续和传承西藏的文化和传统,流亡到印度的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们建立了一所所学校1

1960年代,为了延续和传承西藏的文化和传统,流亡到印度的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们建立了一所所学校2

1960年代,为了延续和传承西藏的文化和传统,流亡到印度的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们建立了一所所学校3

1960年代,为了延续和传承西藏的文化和传统,流亡到印度的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们建立了一所所学校4

1960年代,为了延续和传承西藏的文化和传统,流亡到印度的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们建立了一所所学校5

图为1960年代,为了延续和传承西藏的文化和传统,流亡到印度的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们建立了一所所学校。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8, February 25
原文链接

阅读次数:872
Pin It

关于 “唯色:流亡意味着什么?”的2 条评论

  1. 著重提醒唯色先生:
    共匪一貫方式以調撥民族矛盾,宗教矛盾,乃至地域矛盾,以淪陷區民眾間彼此衝突,維繫“‘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存在,使得共匪偽政府獲得黑社會強力老大地位,故而鑒於此,民主人士必須認清攻擊目標,打擊對象只是共匪,只是馬列主義者,忽略各個民族,信仰,生活地域,生活習慣種種不同,團結所有中國人,打擊黃俄二鬼子。如此不但準確打擊馬列共匪,同時所作所為基礎正是國父中山先生所倡導三民主義中,位在第一的民族主義內涵,故而如此知行合一就是在以三民主義光複大陸,盡一個中國人的本分。
    高原民眾質朴易被欺騙,中原民眾市儈易被左右,倘若唯色先生本就含混,落於共匪圈套而不覺,只要如此錯誤目標被共匪利用,引發一連串問題,各個麻煩,陷於被動。就像是做酥油茶,倘若初始製備材料不細致,此後無論如何用心,都難於彌補。請唯色先生正視思考,加以更正。
    哦,哪些不常常逛筆會的朋友別誤會,不才身北平淪陷區,在五顆星的紅抹布下長大,卻還有能力思考五顆星是什麽,以及為何只是紅抹布的中國人。

  2. 身為二姓家奴的馬列主義者只是黃俄二鬼子,沒有人類靈魂,不屬人類,當然更不是漢人,也不配是漢人。哪有漢人拆孔廟,掘祖墳的道理?比如那個斜眼的馬列主義者,自詡爲孔子多少代孫,但誰知道它是什麽種儿呢?
    有親情才是家,有依戀才是故鄉。由唯物論而拜金論,沒有人情,也就沒有家;山川夷陵,民眾失魂,已然不值得依戀,無需情感寄托,當然也就不在是故鄉。不才腳下土地,不才生長於斯,但自從明瞭是非,探索道義,無所畏懼,坦然站起,智慧的眼睛睜開,人世的情感消退,即便在熙攘午後鬧市,依舊感覺只是在半夜的墳場。
    流亡意味了藏傳佛教在世界上的保留与散佈,意味了西藏地位得以空前提到,意味了流亡者活得世界各國人民的同情与支持。惡魔佔據佛寺,妖孽橫行無忌,無需感嘆世間不公,無需自我沉淪,如此過程正是斬妖除魔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