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宜三:法制与人性缺一不可——序叶孝刚老师《右派和干警的故事》

Share on Google+

反右

反右(网络图片)

这是浙江省一九五七年受难者叶孝刚老师的新著,叶老师已经八十九岁了,是杭州大学的退休老师。我经常拜读他的大作,可谓神交已久。叶老师嘱我作序,当然乐于从命。

叶老师一九五二年大学毕业,在一九五五年的肃反运动中,因为否认自己是三青团员,被无辜逮捕关押审查一年,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分子、开除公职送去劳动教养二十三年,一九八零年被纠错改正后,只工作九年就退休了;接著是马拉松式的申诉、维权,追讨二十三年被剥夺的工资。(其实,还应该追讨精神损失费、名誉受损费、断子绝孙补偿费……)一辈子“有效工作”不到十四年,他的知识、才华就这样被糟蹋了!

人生几何?一个专业人士,一个决心把知识、学问贡献给国家的知识分子,得此下场,怎不令人痛心疾首!

叶老师还算幸运,能走出劳改营而且活到现在;而他的许多难友却永远葬身于荒山大漠,死在监狱甚至刑场上了。

仅北京大学,在七百一十六个右派分子(有的说八百多,另外据一九七九年《人民日报》上的一篇文章︰北大划了七百一十五名右派分子,还有八百四十二人受到各种处分。——王友琴《六十三名受难者和北京大学文革》)中,就有七个被枪毙,他们是林昭、任大熊、黄宗奇、顾文选、沉元、张锡锟、吴思慧。(王友琴:《第七个死刑的北大学生右派吴思慧》)他们都是天才、明星!

其他被杀害、被打死、被斗死、被病死、被饿死、被自杀的……不知其数;由于极度的饥饿、恶劣的气候和环境,服超体能、超时间、超强度的苦役,在被非法地送去“劳动教养”、“劳动改造”的囚徒中,发生过大面积的死亡。

一九五七年的反右运动,是中国历史上受害人数最多(包括中共党员、各级中共干部在内)、株连最广(几千万人)、历时最长(一九五七年开姶,一九七八年告一段落,至今还没有妥善解决)、手段最毒(阴谋阳谋,反复下套,引蛇岀洞,聚而歼之)、危害最深(中国成谎话连篇的社会,整个民族至今不敢讲真话)的、胜过秦始皇焚书坑儒千万倍的冤假错案、文字狱。所以必须很好研究。

反右运动的教训千条万条,第一条应该是尊重法律,所有个人、政党、政府部门都不能超越法律,都只能在宪法的笼子裡活动。六十多年来的事实是:权力只是暂时的,今天你可以用特权剥夺别人的自由,那麽明天也会有另外一个人用特权来打倒你。

反右运动撕毁了一九五四年通过的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一九四九年的《共同纲领》、破坏法制,自毁诚信、言而无信、公然撒谎,毁灭了青年、毁灭了文化、毁灭了教育、毁灭了大学,引发了后来的大飢荒和文化大革命,文盲误国、科技落后;以致六十多年出不了大师,十四亿人口大国没有一个物理、化学、医学、经济学方面的诺贝尔奖得主。贪官污吏倒是出了一大堆!

(段子一:胡锦涛总书记在坏人的层层包围中,艰苦战斗十年。段子二:八年抗战才“牺牲”两个将军,习主席反腐两年,就有一百多个将军中箭落马。)

叶孝刚老师的《右派和干警的故事》,写的意味深长。

刚刚好,香港法院最近判处前行政长官曾荫权和七个打人的警察罪名成立,引起有心人士的广泛讨论。“民主小贩”杨恒均先生说,“警察打人的地方,永远不会有安全!”“警察打人,则说明这国家(地区)是二流、三流的。什么地方需要警察可以随意打人甚至杀人才能维护警察的士气?什么地方需要警察动不动用打人来维系和谐稳定?那是警察国家,不是法治国家。”(《香港警察打人四问》)

警察可以随便打人、杀人,好像很威风,很牛屄;实际是连警察自己的安全也没有保障。共和国第一任公安部长、自诩“毛主席大警卫员”的罗瑞卿被跳楼自杀(未遂);第三任公安部长李震被上弔于公安部地下室;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正在服刑;重庆市公安局长文强被处决、其后任王立军被追杀以致要躲到美帝国的领事馆才得保命;如广东省的陈绍基、朱明国等被双规被判刑的公安厅长、公安局长、政法委书记举不胜举……

杨佳于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衝进上海公安局闸北分局,导致六名警员死亡、四名警员和一名保安人员受伤。

我希望警察和所有有权的人,都不要迷信权力,不要迷信枪杆子;只有维护和尊重法律的权威,才能让你和你的子子孙孙永远有安全感!

我们常常痛骂“法西斯”,可是“法西斯”的教官古斯塔夫•洛德尔上尉却对他第一次执行跳伞任务的学生说:“荣誉高于一切。如果我看到或者听说你朝着一个跳伞的人开火,我就亲手毙了你。遵守战争的规则是为了你自己,而不是你的敌人。这种遵守能够保持你的人性。”(微信号:wnel1001)这就是人性,人性是有底线的。

而反右运动对百万计的中共党员和干部、各民主党派成员、青年学生、各阶层爱国人士使用阴谋诡计,“诱敌深入、聚而歼之”,这是没有底线的。把百万计的右派分子送到各劳改农场、农村、工厂做苦役,不给工资或者只给十八元、二十元生活费,把他们家属扫地出门,甚至随意折磨、杀害,就是没有底线。

六十年过去,还耍赖说“反右有必要,只是扩大化了”,不给彻底平反,“只给工龄,不给工资”,这是没有底线,甚至不要脸。

右派问题被“纠正”,已经三十多年了,还不肯发还右派分子二十多年的工资和精神损失费,有的地方还在打压右派老先生的维权、索赔活动,这就是没有底线。

叶孝刚老师的《右派和干警的故事》,就是对人性张扬和讴歌,他写了在阶级斗争最严酷的年月,仍然透著人性光芒的、有同情心的干警隋金华;也写了当地干警在习近平主席“从严治党”方针感召下,逐步回归人性,文明执法的情节,他们与右派分子之间不再是敌对的、人为的专政与被专政的关系,而是可以互相沟通、互相理解、互相尊重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自延安整风以来,人性被批得臭不可闻,这不但害苦了中国老百姓,也使所谓无产阶级革命家,包括毛泽东、江青在内都大吃苦头。

我们呼唤人性的归来!呼唤“法理否定反右,遵宪维权索赔”的胜利!祝愿倖存的一九五七年受难者健康长寿!

2017年3月1日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14/2017

阅读次数:2,07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