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咏梅:土耳其成了全球最大记者监狱

Share on Google+

荷兰阻止土耳其政府两位部长入境为土耳其将举行的修宪公投宣传造势,引发两国外交关系紧张对峙。德国等欧盟国家支持荷兰的立场,欧洲议会一位副主席还提议,欧盟各国不能为土耳其官员的修宪造势开绿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瓦暴跳如雷,大骂荷兰和德国土匪法西斯。

欧盟国家为何对同是北约盟国的土耳其如此不客气,甚至不惜外交决裂?我不由得想起我去年9月底,在西班牙参加国际笔会年会时所获知的土耳其国内政治形势。

其实欧盟各国对土耳其在埃尔多瓦治下的人权状况恶化早已深恶痛绝,挞伐声不断。这次土耳其修宪更被西方国家视为埃尔多瓦走向独裁,土耳其民主政制的大逆转。本来相较欧盟各国,土耳其人权标准一直不能达标,发奥斯曼帝国复兴春秋大梦的埃尔多瓦执政後,大力推销伊斯兰化,践踏人权,已与欧盟国家渐行渐远,埃尔多瓦还一度威胁要退出北约。去年7月15日该国未遂政变後,土耳其人权状况更是急速恶化。埃尔多瓦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以此为藉口大肆清洗异己,镇压反对派和少数民族,大抓大捕,至今已有4万人被投进监狱。

在西班牙的国际笔会年会上,鉴於土耳其言论自由形势极度严峻,年会用了整整半天来讨论土耳其问题,呼吁全球作家声援土耳其的记者和作家们。

以往关押记者作家最多的是中国,被称为全球最大的记者监狱,但现在这个全球最大记者监狱的恶名已让位给土耳其,中国只能排第二了。

德国记者在柏林示威要求土耳其政府释放今年2月入狱的德国《世界报》记者Deniz Yuel

德国记者在柏林示威,要求土耳其政府释放今年2月入狱的德国《世界报》记者Deniz Yuel. 他拥有德国和土耳其双重国籍,被控间谍罪。美联社

在715未遂政变後,土耳其迄今已有170多家媒体(包括推特)被封,162名记者和作家因为发表异见或批评政府被捕,有的仅因为发表了十几条推文,即被诬告煽动恐怖言论或参与政变罪。在狱中的作家受到虐待和死亡威胁。现在三个月戒严的大逮捕高潮虽过,但埃尔多瓦政府仍在继续抓人。最新个案有今年二月入狱的德国《世界报》记者Deniz Yuel,他拥有德国和土耳其双重国籍,被控间谍罪。另一宗是土耳其女艺术家兼传媒人Zehra Dogan在三月被判刑3年9个月加22天,她的罪行是发表了一幅被战争破坏的库尔德城市的图画。到今年1月底,在狱中的土耳其作家已高达191人。

在土耳其享有很高声誉的资深传媒人康顿达尔沉痛地说,土耳其进入了言论自由最黑暗的日子。康顿达尔曾被埃尔多瓦以叛国罪投入监狱丶甚至在出庭受审时候险遭公开暗杀,在去年未遂政变後被迫流亡德国。

对土耳其人权及言论自由丶新闻自由出现的危机,香港媒体甚少留意,但国际社会已相当关注。今年1月27日,由国际笔会发动全球上千作家(多数是国际笔会会员,并有数十位着名作家)发表联合声明,要求土耳其政府释放所有因言论获罪的作家和记者。声明对身处危难中的土耳其作家说:你们并不孤独,我们和你们站在一起。有三位诺贝和文学奖获得者——奥地利的耶利内克丶南非的JM科茨和秘鲁的马里奥略萨参与了联署,中国著名艺术家艾未未也是签署者之一。

PEN-土耳其

全球多位著名作家发表联会声明,为土耳其狱中的记者和作家打气:你们并不孤独。网络照片

当然土耳其与中国不同的是,总统埃尔多瓦还无法像极权中国的习总那样一手遮天,土耳其的自由主义作家丶学者和记者仍然有一些反抗的空间,他们面对埃尔多瓦的暴政没有退缩,展现了知识分子的勇气和良心。去年12月10日土耳其笔会丶土耳其记者协会和记者工会丶国际出版协会丶记者无疆界等组织发动支持者,在关押了大量政治犯的土耳其最大的Sliviri监狱外静坐示威,国际笔会特别派多位代表参加声援。

在9月的国际笔会年会上,见到家居伊斯坦堡,回国後可能遭到清算的土耳其作家丶土耳其笔会秘书长居内尔塞安仍然勇敢发言,大声为国内受难的同胞发声,不由令人肃然起敬。回国後他至今仍然无所畏惧地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谴责独裁者埃尔多瓦学历造假(在学历造假方面,埃尔多瓦和中国的独裁者习总倒是很相似的)。

应该注意到,土耳其铁腕强人埃尔多瓦虽然受到该国知识精英群体的集体反抗,但他却是直接民选出来的总统,受到基层民众的支持。土耳其社会的撕裂,伊斯兰主义的抬头,民主制度的倒退,精英和民众的分歧,恐怕不是一国孤立现象,而是目前全球威权主义丶激进民族主义回潮这个大背景的其中一幕。菲律宾的杜特尔特丶美国的特朗普丶欧盟国家的极右翼领袖的得势都可以作如是看。

很少人留意到,走过布拉格之春、天鹅绒民主革命的捷克,现在也选出了一个类强人总统泽曼(Milos Zeman)。此人亲俄,不讳言说他欣赏普京的强人风格。他甚至还亲中共,不但邀请习近平访问捷克,还是唯一出席前年中共大阅兵的欧洲领袖。他也是美国大选尘埃落定之前唯一公开而且毫无保留支持特朗普的欧洲国家领导人。虽然捷克精英阶层和知识分子很讨厌他,说他背叛了已故前总统哈维尔的自由主义传统,但他却很得捷克下层民众的欢心。

民主国家这一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回潮的势头如何走向,值得关注。

来源:众新闻

阅读次数:11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