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昭惠:群众中的寂寞

Share on Google+

群众中的寂寞

接近午夜了……我从离墨尔本市区不远的Brighton;一位友人家中紧临沙滩的后花园热闹喧譁的party里退了出来……。

离开之前与宾客们一一握手道别,认识的,不认识的……

主人家称赞我打扮得美丽和宜,他们并感激我替他们接待宾客,使今晚的聚会宾主尽欢。

独自驾车沿着St kida beach回家的我,望着黑夜的大海,与逐渐熄掉的船灯……

一阵疲倦袭来,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寂寞……。

这几个小时以来,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

在衣香鬓影的群众间分辨出不同品牌的香水?

搞清楚今年眼影或口红或指甲油流行的新颜色?

某家知名品牌在男性西装外套又作了何种修正?

那些名流又有了那些值得一提的新八卦?

大家七嘴八舌,欲言又止、重点之处总加强语调提醒别人,可别告诉别人是我说哦……。

我忽然想起学生时代念过[齐克果] 的一个概念,叫做[存]而[不在].

这个概念最明显的例子在于个人和群众的关系。

我们平常所思考的问题,是不是受到别人的操纵?

我们的感受是不是受别人影响?我们的行动是不是受别人所左右?

如果答案如此、那我们根本就属于群众的一部份,并没有自我的存在。

我们思考的问题由媒体上看来的,如果报纸登这些消息,我们就想这些问题,如果登另外一些消息,我们就想到别的问题去了。

我们所思考的内容是别人提供的,我们的感慨又往往受人引发,所以我们的思想、感受、行动都受群众所影响。

然而,群众是什么?

群众根本不存在,群众只不过是人云亦云,大家造成一种风气,一种声音,让人觉得好像应该这样去想,这样去做,而这样,正好放弃了个人自己去作选择的机会。

有的人恐怕一生都不知道自己页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大家都是照着外在的因素使自己走到某一条路上去。这样的自我,无异埋没一辈子。

为了舆论的压力,趋势的导向,虚荣心的驱策,使人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无所适从?

不知有自我,不愿有自我,不能有自我。

不敢畅所欲言,只能言不由衷,不敢将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与需求表达出来。这些情况都会带来绝望的寂寞。

多数人都惧怕孤独,然而任何创作,都需要有一种对孤独的体验。

如果我们经常身处在群众中,生活被工作和娱乐占满,知觉被排山倒海而来的资讯洗刷,久而久之我们也就失去自我了。

我们的脑子没有空间去想俗世之外的事物,没有机会去追究生命的意义,活着的目的,我们的感觉变迟顿了,灵魂没有空间飞舞,那是多么可惜的事?

知识的获得,时常使生命充满更多的挑战和忧惧……

英国哲学家密尔(JOHN STUART MILL,1806_1873)曾提出这样这样的问题:

[你愿意做一个痛苦的苏格拉底,还是做一只快乐的猪?]

聪明如你,你的选择又是什么呢?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83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