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昭惠:国境外的长廊

Share on Google+

国境外的长廊

W. 请容许我用沾着马赛克的笔记下那个黄昏你在我记忆中留下的天空。

你说:“国境外的长廊,我已走到最后的那扇窗。你的家和我理想的国都逐渐退后,退到这个世界的边缘”。

我在你的背后流下眼泪。

在白鸽飞不进的广场,你退下。铁栅栏前你是未塑成的石膏,以同志们送你的罪行揉捏你自己。然后潜入深渊,虽然那些抹不去的影子每一夜都会齐集呼叫你,但你没有吐出一个泡沫。在沈静的痛苦中你化为一块顽石。

用一只手扛下刑责,一只手掩护自己脆弱的翅膀。从此你带上面具,并负岌成为你不想成为的人。

几年后,你流亡异乡,每每在流览那些关于你的传说时哑然失笑。

英雄必须是个懂得在空中画饼的师傅,人们都说成功者所有罪恶都成必要手段。

失败者任何善行都愚蠢可笑无可参照。

执政前必须写好历史课本的序言和註解。

在你出生的地方你再也没有声音。必须用另一种语言,你才享有发言权。

在国境外的长廊游走,你一次又一次地奔走各厅。化装舞会中带着纸笔麦克风和摄影机的人,背包里常也有手枪和绳索。那群穿制服的外国人多年后向你告白,展示他们多年来所收集你不经意留下的只言片语,你望着那些陈年的档案,胆颤心惊。你带着荒谬的神情对我说:“我真的忘记自己曾经如此英明”。

经过这么多年,你早已分不清那些面孔是你的朋友或敌人。你并不觉暗无天日的牢狱是种折磨,最痛苦的是你每每在最美最欢乐的时刻显得惶然而不知所措。或者你最愿意服膺的理性转头摔你一巴掌然后嘲笑你懦弱无能。

你每每遇见昔日友伴,收集伤口,制作记录、拍成影集照片到处展览,把监狱当稿纸的格子爬上爬下,文字里的沧桑格外触动人心。即使是在艳丽的阳光下你仍经常闻到紧闭在黑暗中的病腥,一种沈积的汗垢和乾掉的血迹所发出的气味。

它牵动你最细微的神经,在你学习适应一种平常幸福的时刻出其不意,阴魂不散。你的背囊装满流氓们强硬塞入的暴行,你说:“再没有糖果没有乾粮,没有神话没有诗好再喂养你们。”

你曾花一些时间和我讨论苏格拉底的功与过。讨论那些为功成名就的强者所着述的虚假故事和箴言。然后你说:“与其相信理性,请倾听我失败后的深切反省……”。

我问你未来。你说:“试试在河流的转折点投一颗石头吧!”

在冷茫茫的暮色里你赶着飞向另一处,告别时你认真对我说:“我正在找一个我想和他下棋的人”。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1,08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