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再答明辉兄

Share on Google+

归来岂料定早已白头,
归来也挥不去淡淡的乡愁。
牧歌似的田园渐行渐远,
何计客程漫漫,生事悠悠。
聚谈与传杯确足慰平生,
浊眼却长恨经书淹留。
斩不断的少年情,江楼意,
叹锦水已沦落于大漠荒丘。
君吟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我唱长亭短亭,春江东流。
故园风情催我们老去,
草堂人日我梦临神州。
此生既定作一棵野草,
岂能不高歌被桎梏的自由!

1999、9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15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