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万宝:对民运自身问题的思考

Share on Google+

记得1997年7月20日,在与北京异议人士徐文立先生会面时,他问我:你对民运的发展有什么想法?我说:我的想法是民运目前应该解决与自身有关的三个问题,一要建立起呼吁机制,其功能有两点:(一)国内民运人士的声音能得到传播。(二)营救落难人士的声音应在国际社会上成为永不消失的电波。二是民运人士走向联合共进的问题,其内容是结束以散兵游勇来争取人权的方式,走向联合共进的道路。三是建立一个能够提供民运运作所需的最基本的基金机制──即基金会问题。

按这上面的思路回顾这几年民运自身发展的状况来看,第一个问题基本上得到了解决,尽管这一问题是依靠海外的民运力量得以解决的,虽说国内也曾在这方面做过努力并发挥出了一定的作用,但国内民运人士的声音基本上是靠海外的中国人权民主运动信息中心、中国人权等人权民运团体的帮助下得以在国际社会上传播及反馈回国内并产生出一定的作用。呼吁机制的建立和存在,不仅确实有效的成了传递国内民运人士声音的高速信息网络,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改善或缓解了国内民运人士的生存状态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从这一点来评价海外民运工作状况,可以说是功不可没。

第二走向联合共进的问题,随着民运的沉寂在97年春被打破之后,中国各地相继出现了民运人士以独立或联署上书的繁荣景象。民运人士通过这一独特的形式,彼此间增加了了解和信任,在此基础上国内的民运人士开始向着合作的道路上迈进,先是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及规模联暑上书表达政治上的诉求,随后通过发起公民运动、成立人权团体以及中国民主党的创建,这一切蔚为壮观的发展,显示出了中国的民运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即民运结束了以散兵游勇争取人权的方式,开始走向联合促进中国民主进程的道路上来了。在这一走向联合共进过程的前期,全国各地的民运人士基本上是持理性、谨慎的态度和循循渐进的方式进行运作。但到了后期,走向联合共进的问题,并没有按着设想的方向得以解决,尽管这与当局的残酷镇压有关系,但民运自身的内与外的运作方面,不能不说存在着受人以柄的问题,而这一点从某种角度而言,对民运的走向联合共进的过程中似乎是起到了负面的影响。尽管这种现象已成为过去,但为了民运健康、良性的发展下去,作为民运人士对此不能不进行深刻的反思,汲取过去的教训。

第三基金问题,尽管这几年国内的一些民运人士曾在这方面做过努力,但结果事与愿违,不但没有解决了民运工作所需的最基本的资金问题,就连自身都陷入了难以自拔的处境。好在民运人士是在为信仰而奋斗,尽管生存状态、民运工作环境虽恶劣到难以难以附加的地步,但仍无怨无悔的为民运工作,甚至千方百计的勒紧家里的裤腰带来缓解民运日常工作所需的最基本的资金,并且在力所不及的情况下筹集杯水车薪来帮助落难者家属。但长期下去,民运人士能坚持多久,也许为民运工作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安福兴先生能回答这一问题,生者只能是尽心尽力而已。

从第二、三问题来看中国民运的目前状况,显然这两方面是阻碍民运健康、良性发展的绊脚石,但有时我们却无不悲哀的看到或听到促使民运绊脚石增大加重的却是民运人士自身造成的,如何克服这一祸起萧墙或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问题,显然是解决第二、三问题的关键所在。而解决这一根本问题,就是民运自身的净化是否能够得到解决问题,但我想如果每一个民运人士彼此之间能做到多一点信任,少一点疑惧;多一点理解,少一点猜忌;多一点讨论,少一点攻讦;多一点支持,少一点拆台的话,这无疑将会解决民运自身存在的问题起到积极的促进的作用。

尽管中国的民运工作目前遇到一些困难和挫折,但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中国的未来将不顺应历史的潮流,走向民主宪政的道路。

(2000年9月于吉林省长春市家中)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794
Pin It

关于 “冷万宝:对民运自身问题的思考”的25 条评论

  1. 別誤會,不才所推崇的方式方法,是使得共匪爲司法,偽政法虛置,狗屁“法”律現原型,和氣些表述是做架空“政法委”,霸道些表達是唾棄偽政權,罷免希姆萊,絞死希姆萊……与狗屁司法根本不在同一個層面上。
    刨墻基,掏狗洞的本事只有製定狗屁“‘警察’‘法’”,“保護‘國旗’‘國歌’‘法’”……“法學”“專家”,“教授”,“泰斗”們站直了,才有的專業本領,不才可不會。(一半兒玩笑,真要是拿出勇氣,站直了,學以致用,一同顛覆共匪偽政權,推翻共匪偽政府,不才當然必須尊重同道中人,決不敢有絲毫冒犯,否則就是不尊重自己了。)

  2. 別擔心,即便不才不在了,共匪當然也就更不能“法”辦了,只要民眾照著去做,當然也就不能“法”辦,無風險,很安全。

  3. 共犯狗屁司法條文,是你們參與製定的;共犯狗屁司法教學材料,是你們參與編纂的;共犯希姆萊主席下轄的偽司法,爲政法狗腿子攷核條目,是你們提交的……不怕遭雷劈,你們仰着頭,大聲說——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大集中營不是我們建立的。

  4. 伐檀

    坎坎伐檀兮,寘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漣猗。
    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廛兮?
    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貆兮?
    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坎坎伐輻兮,寘之河之側兮,河水清且直猗。
    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億兮?
    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特兮?
    彼君子兮,不素食兮!

    坎坎伐輪兮,寘之河之漘兮,河水清且淪猗。
    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囷兮?
    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鶉兮?
    彼君子兮,不素飧兮!

  5. 反正狂放小子已經得罪人了,無所謂多得罪幾個。請問共匪“培養”的法學泰斗們,沒有民眾授權,沒有民主前提,以槍桿子,刀把子,暴力恐嚇存在條文能算是法律嗎?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是不是國家?禁止民眾選擇的非法偽政府是不是政府?……你們不知道,不清楚,不敢說?民脂民膏供養,受民眾尊重,平日一個個人五人六的,也都跟個人似的。你媽的,建監獄圍墻的時候,你們一個搖尾巴,唯恐不能戕害所有民眾,壓製任何拒絕屈服的人類;一隻一隻老狗繁育一群群小狗,給希姆萊主席提供偽司法,爲政法呲牙咧嘴的狗腿子。拆圍墻,你們卻把腦袋縮王八殼里了——“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操你媽的,承擔社會責任与義務,爭取固有自由与權利,你們他媽的連個販夫走卒的匹夫都不如。共匪防火墻設計者,那個方什麽玩意兒的畜生,當眾翻牆,你們這些跪在地上,搖著尾巴,訓小狗,縮在烏龜王八殼里的“法學”泰斗,“法學”“教授”,學無所成,沒有站起來拆牆的勇氣,沒有唾棄共匪偽政權的勇氣,悄悄告知民眾如何墻基底下刨狗洞的本事總有吧?一個個空耗民脂民膏的下賤狗奴才,只是拉屎,不擦屁股,放了火掉頭就跑,毫無人類責任心,一群該死的老王八蛋,少裝作同情民眾苦難模樣,你們不配。罵你們,你們不該被罵嗎?你們不是与共匪一起奴役壓迫民眾的共犯嗎?該死!
    別覺得不才無聊,得罪人的事情不才並不願意做,能不說不才當然不說,能點一下就明白,不才當然不願挑明了說,更不願指著鼻子罵。不才甲冑有缺陷,否則不才早就站到一線,保護同道中人,与共匪走狗面對面較量了。有缺陷,不才命係於人,不能保證會如何,但是即便結果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但不才非但沒有退卻,反而要盡量表達清楚,以期死而無憾。

  6. 思考全面,眼光放遠,不難發覺時機尚未成熟時期,無論自由民主人士,民權人士,民運人士,維權人士做什麼,怎麼做,並不能起到改變的決定性作用,以唯心論哲學而言這樣的狀態就是“不能着力處,就是命。”所以,提高自我,覺悟民眾同時,首要前提條件是保持自我存在,盡量減低風險,如同一個士兵步入戰場是為了殺敵,而不是傻乎乎,站在高處迎接子彈,送人頭去了。改變民眾命運,提高民眾認知,以至於整體覺悟民眾,神仙佛陀尚且難為,更不是幾個血氣方剛,滿腔熱情的年輕人印製T恤衫,帶了記號筆給人冥幣畫衛生鬍,乃至幾個有房子,沒有業主委員會的朋友拆了錶具所能改變的,所以動心忍性,以至於泰山崩於前,而不為所動,如此就是內心修為了。
    這位印製T恤衫小盆友,應該不會被綁票後忘記說“一切只是開始”是美國大片《生化危機》中臺詞,但依舊喪失15天人身自由,只能說明這個小盆友早就被共匪偽警察盯上了。認清形式,我們与奧斯維辛集中營中的猶太人一樣,被剝奪了一切的自由与權利,隨時面臨恐嚇,綁票,迫害与殺戮,但是保持不屈的意志,自由的靈魂,就是勝利者,就能迎來共匪法西斯滅亡的一天。
    智慧抗爭不但需要勇氣,更需要謀略,保證自己安全前提下,迫使共匪陷於二難境地,得不償失,處處被動,喪失民心,將人民對立面的反動,醜陋,邪惡的真實嘴臉展示世人面前,就是勝利。共匪看到如此必然結果,當然也就會放棄介入,達到如此效果,就是選擇正確,並且成功的政治行動。(運用變化很多,不才就不逐次明說了,有興趣的朋友自己思考。只要考慮全面了,設想了盡可能多的可能,從而正視以規避,做到多重自我保護,估算具備60%以上的勝算在做決定予以實施,那麽自己則會表現得更為堅定自信,以至於未曾真實較量,對手已然動搖。哦,這樣的對手是有智慧的對手,倘若對手是頭豬,是條狗,沒有邏輯思考智慧,那就保持沉默,輕鬆對待。)

  7. 以無相干者名義貨到付款方式消費可以,冒用他人賬戶轉賬支付屬違“法”,有風險。多去思考,盡量選擇風險低,無風險,卻又投入產出高收益,覺悟更多人的方式方法。給人冥幣毛賊畫衛生鬍,再消費,屬於無風險政治行為,適於所有人。
    真要是有麻煩了,別傻乎乎充硬漢。不才條件特殊,推給不才,不才承認閃電,教唆,讓偽警察腦袋大去。最多是對參與者恐嚇一下,有驚無險,放人。對不才這個閃電,墊付,教唆於一身的“壞分子”不能“法”辦,怎麽“法”辦被教唆的朋友与小盆友呢?

  8. 任何時候,与共匪偽警察接觸表現自然,平靜,溫和,無害小清新,無辜小白狀態就差不多了。是內心要堅強,無所畏懼,只要是思考分析之後的選擇,有所後備,數重後備,並非貿然而動,對自己有信心,本來又不是大事,沒有明確組織,沒有直率政治表達,當然也就有驚無險。經歷過一兩次問訊,也就如同受過戰火洗禮的老戰士了。平時多加小心,遵守所有的共匪頒佈狗屁“法”律“法”規,做一個有道德的好人,不給共匪任何陷害的機會。對於來歷不明的“朋友”,首先定義爲共匪特務,而後長期加以觀察,謹慎細微處加以區別。前面說了讓偽警察變成違禁信息散佈人,當然於此類似,讓共匪特務變成閃電最“罪犯”,也不是不可能出現的奇跡。只是普通朋友沒有第一層護甲,尚在狗屁司法框架內,所以遠離潛在風險是第一要務,不要犯險,做毫無必要的事情。

  9. 這個“朋友”如果是剋扣員工工資獎金的老闆,比較合適。悶聲發大財,与政治無關,這下有關係了。

  10. 讓不知情者,用不相干者身份證申請賬戶,隔一段時間以後,再讓另外不知情者用這個賬戶轉賬支付。這個過程是違“法”的,所以操作者必須小心謹慎,以至於用一次就作廢。
    ————————————————————
    這個方法不要用,有風險,而且普通參與者不具備反偵查能力,無從擺脫共匪偽警察刑偵。還是購買者,收件人,使用總是覺得自己与政治無關的“朋友”比較好,讓偽警察們排查去。有趣的是,只要每一個被訊問者佯作不知,偽警察就得問訊一次,解釋一遍“一切只是開始”是什麽意思,為何要違禁,偽警察們當然成了違禁信息散佈人了。解釋三遍,偽警察自己就把問訊筆錄扔一邊,馬馬虎虎,走個過場,迴去交差,自己都會覺得自己是在辦蠢事。

  11. 著重說明:讓不知情者,用不相干者身份證申請賬戶,隔一段時間以後,再讓另外不知情者用這個賬戶轉賬支付。這個過程是違“法”的,所以操作者必須小心謹慎,以至於用一次就作廢。所有參與者都沒有刑事案前科,偽警察很難甄別。如果支付過程在海外,由郭本人完成,那共匪就更沒法查,不能“法”辦了。
    偽警察投入人力無力,耗費時間精力,兩三個月排查,只是為了排查誰印製的墻外都知道的一句話,吃飽了撐的嗎?

  12. 哦,還可以給偽警察們製造更多阻礙,就當自己是在販毒好了。讓不知情者,用不相干者身份證申請賬戶,隔一段時間以後,再讓另外不知情者用這個賬戶轉賬支付;印製T恤衫到達後,毫不知情,對政治無興趣的“朋友”自會處置,要麽自己穿上,要麽送人,要麽販售,与自己毫無關係,但已然政治目的無風險地達到了。
    不才是多優秀的“教唆犯”呀,哈哈哈。

  13. 每天都是最后一天,這就是戰爭中勇士的心理狀態。《勇敢者的遊戲》看過吧,影片結尾時候,主角面對槍口,沒有恐懼,因為他已經從男孩成長爲男人。明瞭道義所在,站在道義上,竭盡所能,仰俯無愧,沒有遺憾。結果不重要,重要的是過程,以至於戰死而屍身不倒,消失而方向已明。成就自我的同時,成就他人;自己覺悟的同時,覺悟民眾。從士兵到將軍,從勇士到將帥,不才在与不在,毫無不同。民權運動,覺悟民眾,原本就不需要領袖,不需要核心,只要達到民眾普遍覺悟,甚至不需要中堅力量。對於初期參與者而言,這樣很痛苦,但是很酷,承擔如此痛苦,成就人生意義很值得,小盆友們努力吧。

  14. 如果是不才去做,那麽不才則會刪節一兩個字,而且以毫不知情,對政治無興趣的“朋友”爲接收者。
    首先認定有風險,正視風險存在。刪節一兩個字,不影響政治表達,但卻輕鬆繞過限定,偽警察怎麽證明這就是墻外郭的言語?不能證明,憑什麼綁票?以不感興趣,不知情“朋友”接受,用以分散風險,別說不才很壞,如此方式也是覺悟民眾,達到民運目的。最麻煩的,是這個“朋友”大喊冤枉,行“政”投訴,讓偽警察被迫必須慢慢挨個排查找到下單人,無異於偽警察在挨個排查時,說明共匪偽政府就是反言論自由,阻礙信息流通的犯罪團伙,偽警察們就是反動派豢養奴役壓迫民眾的走狗,而且即便如此愚蠢,還未必找得到誰下得單據。如此麻煩,如此自打臉的倒行逆施,全然得不償失,偽警察還做嗎?不做了,繼續下單印製,達到全勝。
    細節很重要,大師与工匠的區別就是細節。方向正確,選擇正確,小朋友好樣的。再要如此,換個地方,換個人,這個小盆友別做了,保證自己安全。認清楚抗爭形勢,此時的民權運動,就是冰面下的較量,這是沒有硝煙的戰爭。

  15. 補充:
    第一種,比如給毛賊畫了衛生鬍,再行消費,不違反共匪任何狗屁“法”律“法”規,沒有實質煽動顛覆證據,只要共匪綁票,“審判”,關“押”,就是純粹的政治案件,所能起到的只能是宣傳作用;
    第二種,比如沒有業委會,卻又強迫繳納物業費,限購水電,以至於拆除錶具,只要共匪綁票,“審判”,關“押”,就是彰顯與民為敵,反動本質,依舊是政治案件。
    第三種,比如印製T恤衫,依舊是政治案件。即便被綁票,彰顯的是共匪反言論自由,屏蔽信息的反動本質。雖然留下實質證據,而且偽警察綁票並未導致共匪偽政權、偽政府、偽司法涉及實質政治案件,但必須爲如此行為喝彩,這十五天自由付出得很值,好樣的。之所以不才認為落下一級,是因為共匪偽司法不能介入,共匪偽警察尚敢介入,未曾達到“未戰先勝”,“不戰而屈人之兵”。如果是不才去做,那麽不才之會刪節一兩個字,而且以毫不知情,對政治無興趣的“朋友”爲接收者。當然最好是對政治感興趣,而且如同不才一樣,身在狗屁司法框架外的特殊朋友,一旦偽警察膽敢介入,膽敢拒絕裝瞎,膽敢給共匪偽政權做條忠心耿耿瘋狗,妄圖奴役壓迫民眾,以狗屁“司法”程序去吧,越捅事儿越大,由偽行政,到偽司法,大到它們吃不了,兜著走。

  16. 馬克思不是中國人,列寧不是中國人,馬列主義不是中華文化;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以馬列主義爲政治基礎的社會主義“‘新’‘國家’”。
    那麽,“‘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嗎,配是中國嗎?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爲中國,爲祖國,還能是中國人,配是中國人嗎?
    与黃俄二鬼子的共匪五毛對攻,可以加上——甘為馬列二姓家奴,丟自己的人就是了,連您祖宗是誰都忘記了,您怎麽好意思張揚呢?
    (罵人是最高層次的文學表達,如此言辭沒有任何污言穢語,悄悄解釋,那可難聽了。)

  17. 道德,智慧,勇氣,是對自己的培養;分析,推理,結論是以自己爲砝碼對於身外的稱量結果,也就是說,當自己有所提高,卻又身在獸群中,那麽獸群必然相應發生改變。
    對於普通民眾而言,接受自由生活狀態是個長遠過程,懂得自身自由与權利卻只需片刻而已。新生活運動是蔣公介石先生秉持國父中山先生三民主義而推導,所要達到的目的就是幫助民眾以自由民主方式生活。當下,言論自由比較滿清而不如,幫助民眾覺悟,明確民眾固有自由与權利,尚且被黃俄二鬼子“閃電”“電復”“繞鑾”,如何新生活運動?即,罪惡第一因不鏟除,無從幫助民眾獲得自由生活。如同病竈不摘除,無從病患痊癒。經濟下行,一路臭帶魚處處受制,治理環境治理得漫天霧霾,反腐敗反出親密戰友,黑社會老大,臭流氓頭目,匪酋習賊近平,妄圖嚎叫社會主義特色“法治”,重打鼓,另開張,又要欺騙民眾了。主權在民。先有民主,後有法治;不民主,無法治。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沒有三權分立,禁止民眾選擇的非法偽政府,法?“法”你奶奶個纂!
    “挽弓當挽強,用箭當用長;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看懂了嗎?不才一直都在說,只是希望朋友們能看懂。從而,意在敵先,智在敵上,無需真正硬碰硬較量,勝負早就明確。只是對手是下三濫的共匪嘛,不是敵人,唯物論者連人不是,只是一堆沒有人類靈魂的蛋白質,所以下棋掀棋盤,打架依勢眾,講道理靠綁票,暗殺,騷擾,恐嚇,收買,拉皮條……它們就是這樣的玩意兒。

  18. 不可預知,不知結果,敢碰嗎?對賭?不才擺上牌桌的賭注是一直掛在褲帶上,自己的腦袋。所以不才很確定,對手不會跟,只能認輸收牌。
    哦,順便提醒對手,不才無不良嗜好,從不賭錢,但必要時卻會賭腦袋,而且對手膽敢應賭,卻又輸了,收取賭桌上這樣的賭注,不才半點都不會猶豫。

  19. 目標:使得民眾明確自己的本應具有的自由与權利,懂得主權在民現代政治原則,認清“‘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是名實不符,沒有民眾授權,根本不是中國,以奴役壓迫民眾而存在,就應該被顛覆的非法偽政權;懂得共產黨“政府”只是禁止民眾選擇,不是執法機構,就應該被推翻的非法偽政府。沒有民眾授權,非法偽政權訂立的“法律”不是法律,非法偽政府訂立的條文只是狗屁,民眾沒有執行的義務,卻又唾棄,蔑視,嘲弄的權利。
    方式方法:最上,將抗爭融入生活,以合“法”方式達到非“法”目的,屬於所有行為,合於共匪狗屁“法”律“法”規,但卻滲透其空隙,以達到違“法”效果;其次,將抗爭融入生活,以違“法”乃至犯罪,將共匪偽政權,偽政府陷於二難境地:違“法”犯罪及其輕微,立案不合常規,狗屁“行政”“司法”干涉,非但已然是政治迫害,而且公然與民為敵,暴露法西斯犯罪團伙本質,得不償失。不加干涉,契卡主義後遺症,充分暴露。偽政權,偽政府,偽司法頒佈執行的什麽“民法”,“刑法”所有“法律”都是狗屁,成笑料了。再次,雖然也是將抗爭融入生活,卻又明確政治表達,似無而有,共匪偽政府只能行“政”“拘留”,無從狗屁“司法”“審判”。再下,有勇無謀,已然不足道了。
    思考偽政權,希姆萊主席下轄的偽政府,偽司法狗腿子們与大街上,未曾覺悟的豬豬狗狗本質沒有區別,都是多一事,不若少一事。過一天,算一天。混飯吃,沒有責任心,沒有長遠目標,那麽作為民權人士,民運人士,維權人士……只要以長遠智慧對抗短視無知,以數套後備預案對抗生硬執行命令,結果會如何呢?對手要麽別碰,要麽就是給自己找麻煩,產生其不可預知的結果。達到如此狀態,“非暴力,不合作”基本目標達成,既,安全存在,持續抗爭。方式方法是並不固定,只要理解掌握方向原則,最平常的生活,即使抬手投足,一言一行,也是一條活動着的標語。
    竭不才所能,方式方法,思考方向予以告知,希望對朋友們有所裨益。

  20. 民運,首要是民眾覺悟,使得猶如燒紅的鋼鐵,使得任何不尊重民眾權利,妄圖奴役壓迫人民的團伙及其罪犯們敢伸左手,燒掉左手;敢伸右手,燒掉右手;兩手一起伸,兩個爪子一起燒掉……既然是燒紅鐵塊兒,用鍊鐵高爐加溫,用電磁爐加熱,用煤球爐加熱,乃至粗陋地用防火磚壘砌爐子,通入燃氣加熱,有區別嗎?既然只要能達到鐵塊兒受熱就是成功,那麽民運初期需要上街,遊行,聯合,聯名簽署……種種固定形式嗎?
    現在只是初期,民運人士尚未覺悟,更是未曾達到民眾普遍覺悟。

  21. 選擇以合“法”方式達到非“法”目的,屬於所有行為,合於共匪狗屁“法”律“法”規,但卻滲透其空隙,以達到違“法”效果。
    更正筆誤

  22. 不才身上有套護甲,無懼“閃電最”,否則不才成男子版林昭了,共匪“後三十年”,就是“前三十年”一樣的法西斯暴政展示在民眾前,這是最外層保護,有缺陷所以不才保持孤獨,現在狀態尚處民眾認知提高,也無需實質聯合,即便不才被暗殺都無所謂,對於民權運動無影響;
    不才選擇以合“法”方式達到非“法”目的,盡可能所有行為,合於共匪狗屁“法”律“法”規,但卻滲透空隙,達到違“法”效果。比如給人冥幣畫衛生鬍,再予以消費。順便講述一下,什麽是貨幣,什麽是法定貨幣,什麽是主權,什麽是主權信用背書的法定貨幣,以及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沒有主權,沒有主權信用,不存在主權信用背書的法定貨幣,既,人冥幣不是貨幣,只是有價印刷品。不違反任何狗屁法律,甚至塗污的人冥幣無障礙進入電子存儲器,不違反共匪人冥銀行狗屁龜腚。
    輕微犯罪對抗知“法”違“法”。沒有業委會,沒有物業合同,依據“物業法(還是物權法,記不得了)”“合同法”也就不存在物業公司,物業費;依據“消費者保護法”,物業公司因不才不交本就不存在的物業費,限購水電,不才拆除錶具,即便輕微犯罪卻迫使偽警察不能介入,偽司法不能“法”辦,否則偽政府的偽警察只能行“政”罰款,拒繳罰款只能行“政”拘留,,保護違“法”物業,公然與民為敵;偽司法同樣。在此過程里,使得民眾懂得沒有業主授權選擇的“物業公司”,不是物業公司,不存在物業費;物業公司就相當於政府機構,物業費就相當於稅收,業主就相當於民眾……足夠了。這是以合“法”合理,未戰先勝,第二層保護。
    實在不幸,被共匪當作眼中釘,肉中刺,那坦然面對就是了,如此不驚不怖的平靜心態就是第三層保護。
    細說起來恐怕還不止三層保護,不才應該起碼有五層,就不細說了。
    照着做吧,幾乎沒有風險,不才是那塊兒破窗的石頭。真若是出現情況,能力不足者,認知不清,說不明白,裝裝傻推給不才就是了,不才承擔教唆之責。民眾普遍差了三重,讓不才能怎麽做呢?聯合?在信息時代,根本不需要串聯。如此表達,不才已然是在承擔風險,甚至可以算作是在抗爭狀態下的輕蔑挑釁,但不才不在乎。只希望朋友們,小朋友們學習,思考,謹慎實踐以領悟,掌握,靈活運用,從而使得更多人,以更多的方式方法參與抗爭,直至推翻共匪偽政府,顛覆共匪偽政權。劉曉波先生離去尚且無礙民主進程,不才靜靜離去當然更是無所謂,能夠為國為民而死,是不才的榮耀,庶幾無愧列祖列宗,無愧天地鬼神,無愧父母養育之恩。
    哦,補充一下:不才是中國人,國是中華民國,是不才以及全體華人的祖國。

  23. 聯合有必要,但前提是後進認知提高,而非先進覺悟退卻。聯合更因近於認知方向趨近,結束共匪暴政目標清晰,形式上更是虛化的聯合,而非實質形式的聯合,如此以保證彼此安全。倘若僅僅為了聯合而聯合,為了壯大聲勢,大家一起跪下去,如此聯合毫無意義。既,依舊是覺悟爲第一。自己本就是民眾中的一員,自己覺悟提高本就是民眾覺悟提高表現。既,提高自我認知,就是提高民眾認知;自己站起,就是民眾站起,自己抗爭就是民眾抗爭。如此理解民運才能有所成功。
    哦,著重提醒,確保自己安全的前提條件下,有勇有謀的智慧抗爭。先學習吧,別冒失而動,民運人士普遍差了三重——思考認知,覺悟站起,智慧抗爭。
    不才並沒有惡意,只是有些着急。雖然很清楚“非暴力,不合作”,本就是弱勢下的對抗,得以保持存在,拒絕屈服,已然就是勝利,但不才依舊有些着急。擔心朋友們,尤其年輕的朋友們与共匪周旋能力不足,非但不能覺悟民眾,反而落於陷阱而不覺,以至於損失民主力量,打擊民主士氣。
    衝鋒陷陣,慷慨赴死,是好士兵;有勇有謀,從容就義,才是好將帥。如果只有士兵的能力,非要把自己當將帥,能力不足,做不到剛柔併濟,甚至沒有後備預案,認知不清,做不到知己,更做不到知彼,卻又貿然而動……還沒做呢,已經失敗了。“千軍易得,一將難求”,如此抗爭就是在殘酷篩選,不學習,沒參照,不會思考選擇,形成一套,甚至書套完整方案,腦袋一熱,自以為是就去了……可歎。

  24. 要使得民眾普遍覺悟,首先是自己覺悟,問問自己害怕被共匪閃電最,墊付最嗎?害怕,那麽如何自由思想,自由表達?無所畏懼,以閃電,墊付爲榮耀,卻又智慧繞過共匪狗屁“司法”,保障自己安全前提下,比賽式思考認知提高,競賽式表達覺悟民眾,如此才是大體步入正軌。
    不才真的很懶,總不能揪著脖子,一個一個說吧?冷万宝先生思考是否正確且不言,但起碼是在思考,如果能思考,無所謂是否起作用,不才就是一個個揪著脖子說,也值得。滿大街連生育決策權都被剝奪,活得跟豬一樣,卻又烤大腰子,生二孩,毫無思考能力的行屍走肉,不才說什麽,跟兩條腿的豬說什麽?
    有勞哪些貼主貼的朋友,別只是用口,不知用耳,把網站當作馬桶,拉完屎,屁股都不擦,提著褲子就滾蛋了。負責任,但凡不才在論壇上寫了主貼,寫了跟帖,不才一天看好幾回,如此才能起到思想對撞的固有作用。以至於与五毛對攻,只要帖子不刪除,邏輯已然清晰,是非已然明確,思想無從阻遏。

  25. 民運,首要是民眾覺悟,使得猶如燒紅的鋼鐵,使得任何不尊重民眾權利,妄圖奴役壓迫人民的團伙及其罪犯們敢伸左手,燒掉左手;敢伸右手,燒掉右手;兩手一起伸,兩個爪子一起燒掉……但覺悟民眾,覺悟什麽呢?“国内民运人士的声音能得到传播”?什麽是“國”,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是不是國家?服從非法偽政權,用著簡體字,依舊存在於20年前,與世代脫節的如此民運人士,現代政治概念尚且稀裡糊塗,自己尚且未曾覺悟如何覺悟民眾?拒絕使用簡體字也是一種唾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的政治表達方式,不才一直如此,乃至郵局銀行被迫填寫共匪“公安局”要求單據,都是以民國年號,蔑視共匪偽政府。
    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不是國家,禁止民眾選擇的非法偽政府不是政府,沒有民主選舉基礎的所謂“執政黨”只是犯罪團伙,不是政治黨派……沒有三權分立,不是執法機構的非法偽政府無權向民眾收取稅收,所得收入只是搶劫民眾的贓款……現代政治概念很多。
    革命:被迫以暴力方式爭取固有權利与自由;解放:使被壓迫,被奴役民眾重新獲得固有權利与自由。反動派:違背自由民主方向,踐踏民眾自由,阻礙民主法治進程……反動力量。
    隨手發出,自己像塊兒沙子里的磁鐵吸附鐵屑一樣去學習,不是不才幾句話能說明白的。經濟後盾不重要,國際認可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全體民眾任職提高,普遍覺悟。
    “藥不瞑眩,厥疾弗瘳。”不才言辭言辭很重,希望對民運,民運人士有所裨益,以至於日后民運事業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