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咏梅:暴君不倒,人民没希望

Share on Google+

国际人道组织国际危机团体(ICG)到伊拉克实地调查,最后公布的结果是,大多数伊拉克人民支持美国以武力推翻萨达姆政权。

春节前我在网上收到朋友传来在网上流传征集签名的反战信。信中说,美国国会已授权总统布殊可对伊拉克采取军事行动,人类现处于危机关头,可能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信上还强调伊斯兰不是敌人。

我非常惊讶,如果签名者以此认知来反战,这封信是否有误导之嫌?前两天与一个朋友交换意见。她说现在表态反战很容易,因为反战“政治正确”,占有道德高地,而在此时要支持一场战争倒需要很大的勇气。

这场战争不是针对伊拉克人民

我现在就斗胆表明我的态度:我支持美国对伊拉克采取军事行动,因为第一,我乐意看到一个像萨达姆.侯赛因这样的独裁者和战争狂人垮台;第二,我认为这是结束伊拉克人民苦难的迫不得已的最后手段,及伊拉克重建的机会;第三,我不认为如许多反战人士所说此战会对伊拉克人民造成大量伤亡。

美国目标很明确:赶萨达姆下台。这场战争许多传媒称之为“打伊拉克”,但实质可以称为“打萨达姆”,连反战的法国总统希拉克在接受时代周刊访问时也承认,只要萨达姆下台,就万事大吉,天下太平。

许多反战人士并非未认识到萨达姆的暴君恶行,但他们反对一切战争,期望以非战争手段迫萨达姆就范。

任何崇高原则如果推到极端就是荒谬。如果一切战争都反,则人类历史上一切正义的革命的战争,包括美国独立战争,反法西斯战争都会失去其正义性。如果只有和平是可行的,则张伯伦出卖捷克与希特勒媾和,汪精卫向日本皇军屈膝投降的和平是否也都有了正当性?

毕竟,我们是生活在具体的而非抽象的世界中,不能完全以一个抽象的原则来规范我们的行为,套用一句大陆话,“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那具体来说,拯救伊拉克人民,除掉萨达姆政权,有军事行动以外的其它选择吗?

萨达姆不会轻易放弃权力

据大陆中国日报网站报导,一月份十余位著名阿拉伯律师和作家发表联合声明,呼吁阿拉伯世界施压力迫使萨达姆下台。声明称,萨达姆三十年的独裁统治对伊拉克和整个阿拉伯世界来讲都是一场噩梦,只有他的下台才是避免战争的唯一办法。但在阿拉伯世界影响颇大的《生活日报》副主编阿卜杜勒瓦哈卜认为,萨达姆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权力,“他会继续赌下去,在无法应对巨大压力的最后一刻,他可能会让儿子接替自己的职位,但这根本就是换汤不换药。”

萨达姆一九七九年上台执政,第二年就发动了长达八年的两伊战争(一九八○——一九八八),此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交战时间仅次于越战,而死伤更比越战惨重的局部战争,双方死亡六十至一百万,伤一百七十万人,经济损失五千亿美元。

但伊拉克休养生息才两年,穷兵赎武的萨达姆又悍然出兵科威特,在国际社会百般劝说不听之下,被美国主导的盟军打败,差点让伊拉克亡国。然后联合国展开长达十年的经济制裁,伊拉克人民饱受痛苦,经济损失超过一千四百亿美元,一百五十多万人因缺医少药和营养不良而丧生。

当初老布殊在波斯湾一役大胜后,为德不卒,没有一鼓作气推翻萨达姆政权,认为萨达姆为自己国家闯下如此弥天大祸,加以联合国制裁,早晚会自行玩完,但结局并非如此。大陆《人民日报》一篇评论文章挖苦地说道,“十年过去了,武器核查有始无终,禁飞区屡被突破,经济制裁逐渐分崩离析,萨达姆仍高坐在台上,对于这一现实,老布殊不止一次说过,没有想到。”

联合国两难而束手无策

在这样的情势下,联合国处于两难境地:继续制裁,延续伊拉克人民的痛苦;结束制裁,将给萨达姆喘息机会以东山再起,石油贸易一旦开禁,萨达姆将用石油财富再次养大他的战争机器(波斯湾战争之前,伊拉克是中东第一军事强国,正规军一百万,坦克五千五百辆,装甲车八千辆、战机五百架,并且拥有大量的苏制导弹和生化武器。)以威胁中东和世界和平。

其实在制裁期间,萨达姆已蠢蠢欲动,一边同联合国周旋,一边仍积极发展制造生化武器,而且以金钱鼓动巴勒斯坦的自杀恐怖行动,挑起以巴冲突。凡在以巴冲突死亡的巴勒斯坦人,萨达姆付给其家属一万美元救济金,而自杀者则加倍到两万美金。尽管伊拉克人民因经济制裁而受苦,萨达姆在世界上制造动乱却不吝大撒金钱。瑞士媒体报导说,萨达姆个人遍及全球的资产高达三百亿美元。

九一一之前,大家会把惨败波斯湾,并受联合国监管的萨达姆视为拔了牙的老虎不足为患,但九一一之后的教训告诉我们,像本拉登和萨达姆这样的恐怖狂人虽是极少数,却完全有可能以恐怖手段制造空前的人道灾难。大陆一位叫“萧瀚”的作者在质疑美国攻伊战争时也承认,“如果放弃战争,万一将来美国再度遭到大规模的恐怖主义袭击,谁来承担后果?——谁也不能无视美国是恐怖主义最大受害国家这一铁板钉钉的事实,而以萨达姆政权在国际上的信用而言,它们实在不配得到信任。”

萨达姆化武杀人的残暴记录

世人,尤其是美国人最担心的是萨达姆使用生化武器进行大规模的杀戳,因为在此之前已有多宗先例。

在两伊战争期间,伊拉克多次向伊朗军队施放芥子毒气,神经性毒气,使伊朗人民死伤惨重。联合国曾予谴责,伊拉克外交部长也直言不讳地承认,“有时候双方在血腥战役中都使用这种武器。”

萨达姆还用生化武器镇压国内少数民族,一九八八年下令军队向一个库尔德族人的村庄施放毒气,全村五千人无一生还。

一九九一年四月联合国检查伊拉克武器库存,共发现一万颗神经毒气弹头,一千吨神经性和芥子毒气,一千五百颗化学武器和炮弹、三十枚化学弹头等。而这只是冰山一角。在波斯湾战争期间逃到西方的萨达姆的前核武器顾问沙里斯塔尼最近接受菲律宾报纸访问时说,伊拉克尚有大量生化武器藏在联合国武检人员查不到的地方。这些生化武器包括肉毒杆菌、黄曲霉毒素、肝癌素、气性坏疽、蓖麻毒素,麦黑穗病菌等。

而且即使在与联合国武检人员捉迷藏期间,伊拉克仍继续研究培养细菌,制造生化武器,一九九五年伊拉克被揭培养的细菌足以杀死全球人口。随后伊拉克也承认不断生产肉毒杆菌和炭疽菌,并在联合国压力下对这批已被发现的生化武器作了销毁。

英美获悉的情报指出,伊拉克可能在全国十四处地方收藏了七种细菌毒气共七万公升,若一旦爆发生化战足以摧毁全人类。

一位变节的伊拉克科学家指出,以萨达姆的疯狂性格,他完全有可能动用生化武器制造一场浩大的人道灾难。

暴君唯一懂得的语言就是武力

九十年代初南斯拉夫解体后,巴尔干半岛相继发生波斯尼亚战争和科索沃战争,种族清洗,生灵涂炭,死亡人数近三十万,造成欧州二战之后最惨重的人道灾难。当时联合国、欧盟和各大国百般调停均无结果,以至束手无策,最后两场战争均靠北约毅然军事干涉才迫使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停止杀戳,巴尔干半岛始得和平。

就像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赖斯女士所言,卡拉季奇(编按:卡拉季奇,波斯尼亚的基族领袖,犯有种族灭绝罪行)、米洛舍维奇、萨达姆这样的独裁者,他们唯一懂得的语言就是武力。一贯玩联合国于股掌之上的萨达姆最近对联合国武检较为合作,众所周知是因为英美大军压境的缘故,但一见全球千万人反战,萨达姆态度又变得嚣张起来。可见这些狂人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家伙。军事干涉伊拉克就像北约军事干涉巴尔干半岛,是一种不得已的外科手术,只有割掉这些好战者的毒瘤,才能止血疗伤。

受萨达姆荼毒最深的实际是伊拉克人民。但萨达姆不除,伊拉克人民还有希望吗?

伊拉克少女娜尼亚的心声

最近在英国的一位十九岁伊拉克少女发电邮劝阻自己的同胞不要参加反战游行。她在信中说,“萨达姆过去三十年杀害了一百多万伊拉克人,难道你愿意让他再杀一百万?”

这位名叫娜尼亚.卡希的伊拉克少女的父母是伊拉克的什叶派回教徒,在萨达姆屠杀什叶派回教徒时逃亡到科威特生下娜尼亚,再辗转流亡到英国。娜尼亚的Email在英国流亡伊拉克人圈中广为流传,最后此信来到英国首相布莱尔手中。娜尼亚在接受传媒访问说,她希望英美两国在推翻萨达姆后支持在伊拉克建立一个民主政府。

多个月前,向来反战且广受国际尊敬的国际人道组织“国际危机团体”鉴于伊拉克之战迫于眉睫,特派人前往伊拉克作了一次秘密调查,使他们非常意外的是,在秘密调查中大多数伊拉克人赞成美国动用武力推翻萨达姆,认为这是伊拉克人民重生的机会。

伊拉克人民这种心情我是深有同感,因为我是过来人。记得文革后期,那时候我和好多同学都觉得精神苦闷,压抑、前途茫茫,相互悄悄私语时,谈到了斯大林死后苏联进入解冻时期,我们也私下期盼有那么一天的到来,但是又不敢相信“万寿无疆”的毛泽东真有一天会寿终正寝,似乎这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神话。很多年后一位同学与我回忆这段日子说了这样一句话:好在那时毛泽东已老了,要是毛泽东发动文革时尚在壮年,我们这一生岂不是就完了!

人民的命运掌握在独裁者手中

在专制极权国家,全体人民的命运掌握在独裁者一个人手中,如果这个独裁者又是斯大林、毛泽东、希特勒、萨达姆这样的暴君,除非这位暴君完蛋,否则人民的苦难不会走到尽头。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稍有理性的德国人都知道这场战争他们已无法打赢,但是独裁者希特勒要战争到底,德国人民只好陪葬。

当时有一批勇敢的德国军人,如施道芬堡伯爵,知道要拯救德国以免于毁减就应除掉希特勒,但很可惜他们的刺杀行动最后失败,希特勒逃脱一劫,战争继续打下去,直到德国的锦绣山河被炸成一片焦土,苏军攻克柏林,希特勒自杀,战争才戛然而止。

萨达姆现年六十六岁,如果没有意外,他尚有一二十年可活,伊拉克人民难道还需要等待几十年吗?听说萨达姆准备传位给儿子,难道伊拉克人民将像北韩人民一样,受了一世暴君的苦,还要准备受二世的苦?

现英美大军压境,美国已表明会放萨达姆一条生路,如果这位中东狂人尚有一点理性和一点人性,在战火燃起来之前赶快逃命吧,如此世界幸甚,伊拉克人民幸甚。但愿如此。

(转自《开放》)(3/10/2003)

阅读次数:81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