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咏梅:联合国给邓朴方人权奖内幕

Share on Google+

邓小平之子邓朴方是六四镇压的积极参与者,联合国竟将人权大奖颁给这名人权屠夫!邓朴方的六四记录如何?这项授奖又是怎样出笼的?

当我听到新闻报导说联合国将五年一度的人权奖颁给邓朴方,而且是华人第一个获得此奖,最初我简直不敢相信。

举世皆知,六四事件是中国这二十年最大的人权血案,中国前独裁者邓小平是罪魁祸首,现在联合国在国际人权日把这个荣耀大奖授予了血洗长安街的屠夫之子,这岂不是要羞辱死于邓小平坦克、机枪、行刑队下的六四受难者,羞辱那位只身挡坦克的孤胆英雄王维林,然后在他们幸存亲友仍未痊愈的伤口上再残忍地洒上一把新盐?

邓朴方参与六四镇压的三项事实

而且这位联合国人权奖新贵,早已有大量事实证明他自己手上也浸染着六四死难者的鲜血。以下是三方面的证据:

首先,一九八九年民主人权运动刚起,邓朴方便站在运动的对立面。当时学生提出的主要口号之一是“反腐败反官倒”。流亡美国的经济学者、《中国的陷阱》的作者何清涟指出,六四学生反官倒的第一目标就是邓朴方的残疾人联合会(简称残联)属下的康华公司,这个“残联”即是邓朴方今天可以拿到人权桂冠的本钱。有关康华贪赃枉法之事实报导已多,此处不再赘述。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邓朴方和他的兄弟姊妹在其父邓小平镇压六四学生运动的决策中起了关键的劝说作用,邓朴方本人也参与了决策。

由于六四学生运动把矛头指向邓朴方和邓小平,因此邓小平一家把学生恨得咬牙切齿,誓不两立。一位认识邓家子女的学者告诉我,邓朴方的妹妹邓林在学生占据天安门广场时对她的友人恨恨地说:我们今儿要是去天安门广场,准得被学生剁成肉丸子来吃了。邓林还说过,我们与学生是“有你无我”。六四开枪前夕,陈毅的女儿上邓家去,邓小平老婆卓琳抱着她痛哭说:哎呀你这个时候还要来看我,我们家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邓家与天安门学生如此不共戴天,作为邓家长子的邓朴方岂能置身在外?

不少有关人士的文章都指出,邓小平能痛下决心镇压学生,邓家子女起了很大作用,是他们劝说老父不要犹豫不要心软。邓朴方更力主镇压。可以说邓小平镇压六四,不只是要保共产党的江山,更是要保包括邓朴方在内他自己的一家人。有一个发生在六四前夕的细节可以说明邓朴方在镇压六四决策中扮演的角色。在邓小平最后下令镇压学运前,曾通过邓朴方的残联向广场的学生传话下最后通牒,说学生只要撤出广场,当局可以不秋后算账,但被学生拒绝,结果遭到镇压。

其三,如果说邓朴方在六四镇压决策中的作用尚不很清楚,则他在六四后积极参与秋后算账的白色恐怖大镇压倒是一清二楚的。

据熟悉邓家的那位学者说,还未到六四开枪镇压,邓朴方已下令他领导的康华公司凡是参加过游行同情学生者一律开除。而六四定案后邓朴方亦在残联展开大清洗。当时北京不少单位迫于形势,虽被迫清洗,但对参加同情学生员工尽量高抬贵手,让其过关。但残联和康华则非常狠绝,被视为同情学生者一律扫地出门。亦有报导说,邓朴方曾坐轮椅去慰问过屠杀学生市民的戒严部队。北京青年作家余杰在邓朴方得奖后披露,邓朴方曾迫害在六四中受伤致残的残疾运动员方政,剥夺他出席世界残疾人运动大会的权利。

邓朴方获奖后,立即以此奖来荣耀他欠有六四人权血债的老父,说此奖让他想起了父亲,记者还说他“虎父无犬子”。确实,为维护共产党一党专政,维护他们邓家至尊特权,两父子都是不惜让人民滴血的。

联合国人权奖的提名和评审

头脑最简单的人都明白,践踏人权的刽子手和为人权奋斗的勇士是水火不相容的,是黑即不会是白,但联合国竟把人权奖颁给人权的刽子手,难道糊涂得连这样简单的是非都搞不明白,联合国瞎了眼睛?这个颠倒黑白的颁奖是如何出笼的?

我查了下联合国的网页,发现这个人权奖有资格提名候选人的只能是联合国成员国,联合国机构和有资格的非政府组织,网页上未说明邓朴方由谁提名,依情理估计,邓的提名者只可能是在联合国占有席位的中国政府或与中国官方友好的什么国家或什么组织。

至于甄选评审则由一个五人的特别委员会负责。此五人是:

本届联合国大会主席朱利安.杭特(加勒比海小国圣路西亚外交部长)、联合国经济和社会委员会主席吉特.罗林索(原危地马拉常驻联合国代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主席哈吉亚女士(前利比亚大使)、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主席Kyung wha-Kang(南韩外交官)、人权委员会下属发扬和保护人权小组召集人伊巴雷克,华沙西女士(摩洛哥人权专家)。

在此名单中除南韩外,其余四人均来自第三世界,除华沙西女士,其余皆是政府官员。

这个名单中哈吉亚女士和华沙西女士专职人权工作,两人在人权奖评选中相信起的作用应该比较大。

但来自人权纪录恶劣的利比亚的哈吉亚女士二○○三年当选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主席一事被视为是该组织的一大丑闻。当时人权组织“记者无疆界协会”曾到场散发传单表示愤怒抗议。

这位人权委员会新主席就职演说初试啼声,即为独裁者卡扎菲统治的祖国利比亚大唱赞歌,甚至说在利比亚这个伊斯兰国家,妇女在日常生活和政府中都充当重要角色。其言论与共产中国的官方代表在国际场合自吹自擂中国人权如何如何好,实有异曲同工之妙。利比亚的政治异议人士指出,这位女士根本就是卡扎菲独裁政府的辩护士。

在这个评选委员会中的唯一的人权专家华沙西女士又如何呢?

一九九七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专家小组曾闹出一宗贿赂大丑闻。当时长期关注波斯湾产油国巴林人权状况的英国专家巴利女士与另外八名专家提案谴责巴林的政府践踏人权及要求联合国人权会议列入议程讨论。但在提案表决前夕,巴利女士爆出惊人消息:巴林政府以十万美元收买某些国家的专家以阻挠提案,但未透露被收买的专家是谁。

在次日的会议上,有三人的发言耐人寻味。喀麦隆专家本是提案人却突然一改初衷,宣布退出联署提案。也参与提案的法国专家提出将动议延期一年。再就是这位华沙西女士,她发言要求撤销此议案。她说,她与巴林政府的代表会唔后,认识到该国人权已有进步,通过提案于巴林人权发展无益。

虽然在巴利女士坚持下,二十六人的专家小组最后通过此动议,但贿赂的丑闻已经污染了人权小组的名声,华沙西女士的操守也蒙上污点。

联合国人权组织公信力存疑

如此的评选委员会,在人权奖评审上公信力何在?人们难免会想到背后是否有私秘外交和利益输送。

实际上联合国专注人权工作的组织“人权委员会”近年来在这方面早已有恶劣前科,丑闻频出,不绝于耳。

二○○一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进行改选,将连续多年提出谴责中国迫害人权提案的美国赶出人权委员会,中国新华社发的电讯稿说是因为第三世界国家不满意美国把人权观念强加于他国。反而人权恶劣的苏丹、喀麦隆、鸟干达等非洲国家挤进这个联合国人权论坛成为新会员,闹出国际大笑话。

次年中国在亚洲组以“高票当选”进入人权委员会。最荒谬的就是二○○三年人权恶劣的利比亚竟然到联合国来主持人权大局。长期从事人权工作的中国作家茉莉女士为哈吉亚主持的这一届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政绩算了一笔账,“居然没有任何国家带头提出谴责中国人权纪录的动议。一项要求俄罗斯制止军警在车臣践踏人权的动议未通过,一项谴责古巴最近压制异议人士的修正案被否决,甚至连欧盟提出的谴责苏丹践踏人权的动议,以及就津巴布韦人权状况举行公开听证的提议,也通通被阻止。”茉莉悲愤地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在精神意义上已经死了。”

美国专栏作家罗塞特女士讥讽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已成为“暴君俱乐部”。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如此名不副符实,最大的问题是体制问题,名曰讲人权,实际只讲国权,以国家为代表,哪管你在国内是如何禁言论、囚异己,屠戮人民。人权委员会五十三个成员国人权状况不敢恭维的占了半数以上,其中不乏极端恶劣的,如古巴、叙利亚、津巴布韦、中国、越南等。甚至像沙特阿拉伯这样完全剥夺国内一半人口(妇女)的人权的中世纪型专制国家,也可以在这个所谓的人权委员会中堂而皇之与他国共商共决国际人权大事。岂非咄咄怪事?

许多发展中国家见钱眼开

而且更恶劣的是,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官方代表,与他们的腐败政府一样见钱眼开,关心利益甚于关心人权,因而才会闹出巴林政府十万美元收买人权专家良心之丑闻。中国政府过去连续十年为阻挠通过美国谴责中国人权的动议,往往花大量人力物力以及财力,在日内瓦游说第三世界国家代表,而且卓有成效,银弹百发百中。

独立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批评联合国颁此奖给邓朴方会误导国际社会,以为中国人权状况已经大为改善。

——转自《开放》

(12/29/2003)

阅读次数:74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