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仁华: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8日 星期二

Share on Google+

零时,北大逾千名学生走出校园游行,3时行至钓鱼台宾馆时人数增至3千。有外国记者和外国使馆人员随行观察。1时30分到达中国人民大学停留了一会,近千名人民大学学生加入,沿途又有清华等校学生加入,汇聚了近一万人,不过大部分学生稍后在途中陆续散去。

北大游行队伍前列打着长10米、宽4米的白绸布横幅,上书“中国魂”、“永远怀念耀邦同志”,落款是“北京大学部分师生暨校友”。学生一路高喊“民主万岁”、“自由万岁”、“打倒官僚”等口号,齐唱《国际歌》。10多名学生高擎用笤帚蘸煤油制作的火把。

凌晨4时30分许,北大等校队伍进入天安门广场,集结在纪念碑下,将“中国魂”横幅搭在纪念碑上。一名学生爬上纪念碑浮雕高喊:“我们这次行动完全是自发的,和学生会没有任何关系。我们现在已选出了学生代表,准备和政府进行交涉。”

清晨,在人民大会堂前静坐的数百名北大学生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以上的领导出面接见,提出7条要求:一、重新评价胡耀邦的是非功过,肯定其民主、自由、宽松、和谐的观点;二、彻底否定清除精神污染和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对蒙受不白之冤的知识分子给予平反;三、国家领导人及其家属年薪及一切形式的收入向人民公开,反对贪官污吏;四、允许民间办报,解除报禁,实行言论自由;五、增加教育经费,提高知识分子待遇;六、取消北京市政府制订的关于游行示威的十条规定;七、要求政府领导人就政府失误向全国人民做出公开检讨,并通过民主形式对部分领导实行改选。这七条要求经过在场学生的讨论,北大宪法学博士生、研究生会主席李进进等起了作用。

7时30分,王丹见静坐学生越来越少,就给北大物理系副教授、方励之妻子李淑娴打电话。李淑娴随后在北大三角地贴出大字报《天安门前传来的电话》,希望学生前去声援。这是事后被中共认定为学运黑手的方励之夫妇与学运发生关系的唯一一件事。

8时,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局局长郑幼枚等邀请郭海峰、王丹等学生代表进入人民大会堂,接受了《请愿书》。郭海峰、王丹等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领导人出来对话,郑幼枚说领导人出面要有一定程式。学生代表对这次对话不能令人满意。

下午5时30分,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刘延东和全国人大代表陶西平、宋世雄会见了静坐学生的代表郭海峰等人,郭海峰等递交了《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请愿书》(主要内容即7条要求)。

零时30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千余名学生出校门游行,一路上高喊“民主万岁”、“自由万岁”、“团结起来,振兴中华”等口号,到达北师大时大喊“北师大学生下来”,响应者不多。凌晨2时30分被赶来的北航校领导和教师劝阻返校。

下午2时,中央民族学院、北京经济学院等校逾千名学生举着旗帜,抬着花圈游行到天安门广场,加入人民大会堂前北大学生的静坐行列。中央民族学院游行队伍打出“公开评价耀邦功过”、“公开耀邦辞职真相”横幅。

下午6时55分,人大、北大、北京理工大学三千多名学生从人大校门出发,打着“继承耀邦遗志,推进民主进程”横幅,拿着花圈,向天安门广场进发,大部分学生骑自行车。晚8时,骑自行车的学生队伍到达广场,步行的学生陆续抵达。

21时,人大、北大、中国政法大学等校逾千名学生游行到天安门广场,与在人民大会堂前静坐的北大学生汇合。到了晚9时,广场已聚集一、二万人,在人民大会堂外静坐的学生已汇集到纪念碑前,纪念碑前挤满了人。

晚22时50分,两千余名学生和围观群众从天安门广场转往新华门,高声呼叫,要求与国务院总理李鹏对话。并以北大学生提出的7条要求作为请愿内容。有记者在现场目击,因并无使用暴力,无人受伤。

晚上,国务院总理李鹏前往胡耀邦家中慰问。胡耀邦亲属表示,希望丧事从简,追悼会的规模并不重要。他们再次向李鹏转达了胡耀邦在世时的一点希望,胡耀邦说:希望中央对我的工作做出结论,当然,如果不做我也不勉强。

下午,两名南京大学、河海大学学生到江苏省公安厅申请集会,他俩说,南京大学、南京师范大学、河海大学、东南大学、南京建工学院、南京化工学院、南京艺术学院和南京机械工业专科学校将有一万多学生4月19日下午1时在鼓楼广场举行悼念胡耀邦活动。

从凌晨开始,陕西省西安市部分高校学生将悼念活动由校园推向社会。零时40分,西安交通大学和陕西机械学院二千多名学生游行到新城广场。1时30分,学生们进入位于新城广场北部的陕西省政府大楼呼呼口号。从3时20分开始,学生们分批返回学校。

中午12时30分许,西北大学、陕西师范大学等校约一千多学生来到新城广场集会。在广场中心升国旗的旗杆上献了一个花圈,并将花圈升至半空中。13时30分左右,西安市南郊的西北政法学院的四百名学生走出校门,到西安烈士陵园举行悼念活动。

国务院国务委员、北京市市长陈希同早上签发了北京市政府给国务院的报告,报告称:北京高校学生悼念胡耀邦活动从4月17日开始出现升温趋势。据市委教育工作部今早的统计,北京已有26所高校的学生自发举行各种形式的悼念活动。校内张贴的悼词挽联大小字报共计七百多份。

国家教委副主任何东昌签发国家教委向部分省市教育部门和委属高校发出的《通知》,《通知》指出:在进行悼念胡耀邦活动时出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情况和苗头。少数人由于对当前一些问题不满意,想借机发挥。也有校内个别别有用心的人想借此把矛头指向党和政府。

截止4月18日,有关部门提供给中共中央领导人参考的海外十几篇主要评论中,只有美联社的一篇报导提及了上海学生的悼念活动,其它的报导仍然局限在北京。

英国《泰晤士报》社论说:中国领导人不能不感受到学生们悼念被罢免总书记职务的胡耀邦一事的象征意义。本周的口号要求民主和法治、谴责专制和腐败,再一次针对活着的领导人而不是已逝者,再次出现了悲哀混合着不满情绪的混乱。

美联社报导:“今天,学生们的游行逐渐变得越来越带政治性,要求政府对他们提出的七条要求做出答复。学生代表李进进说:官僚们会尝到人民的力量。他说,学生们想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负责人谈谈要求,而且不会要求立即作出答复,可他们不敢出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1,43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