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仁华: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6日 星期二

Share on Google+

凌晨1时10分,提出要在天安门广场自焚抗议的北师大学生柴玲等人,已被一些学生劝阻,取消自焚抗议计划。

上午8时30分至9时30分,学生绝食团在天安门广场东侧的中国历史博物馆前举行第二次新闻发布会。首先向记者介绍了绝食请愿团总指挥柴玲及王丹、马少方、李录(南京大学学生)等成员。接着,柴玲发表了讲话。

从上午9时到下午6时,北京一些机关、科研、新闻、文艺、医务、企业系统的人员自发组成声援队伍来到天安门广场,总计达30多万人次。横幅主要有“政府:你打算让学生饿多久?”、“孩子们没有错”、“拖延真诚对话,就是残害学生”等。主要口号有“不能坐视学生饿死”、“惜我学生,悲我政府”、“声援学生有理,抗议政府无情,学生有好歹,人民不答应”、“广场无水无食,学生危在旦夕”、“与大学生们共存亡”等。

据北京市急救中心医生介绍,“绝食学生最大的问题是脱水,其次是腹泻,因为不少学生喝了冷水或不洁水。”截止今天下午6时,天安门广场绝食学生已有617人被送至医院和急救中心抢救,留院治疗247人。北高联同意:17日凌晨1时起,北京市红十字会全部接管对绝食学生的监护、抢救和治疗工作。

上午,邓小平会晤戈尔巴乔夫。傍晚,赵紫阳会晤戈尔巴乔夫。赵紫阳说:“经过中苏双方的共同努力,今天上午实现了你同邓小平同志的高级会晤。从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邓小平同志一直是国内外公认的我们党的领袖。”“在前年召开的党的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根据邓小平同志本人的意愿,他从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常委的岗位上退下来了。但是,全党同志都认为,从党的事业出发,我们党仍然需要邓小平同志,需要他的智慧和经验,这对我们党是至关重要的。十三届一中全会郑重做出决定,在最重要的问题上,仍然需要邓掌舵。十三大以来,我们在处理最重大的问题时,总是向邓汇报,向他请教;邓也总是全力支持我们的工作,支持我们集体做出的决策。我这是第一次公开透露我们党的这个决定。”

赵紫阳的这段谈话当晚在中央电视台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节目中播出后,在社会各界尤其是中共高层引起轩然大波,并成为下一步局势骤变的一个重要原因。社会各界因此知道了邓小平垂帘听政真相,李鹏则借机挑拨说赵紫阳出卖邓小平。

当晚,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和中共元老杨尚昆、薄一波召开了中央政治局常委紧急会议。会议气氛一开始就显得紧张。会议决定:一、鉴于目前局势非常紧急,于5月17日向小平同志进行全面汇报,听取小平同志和其他老同志的意见。二、同意由赵紫阳同志代表政治局常委向天安门广场的绝食学生发表书面讲话,会后马上播发。当晚的常委会议,没有一人对赵紫阳与戈尔巴乔夫会晤时公开提及重大问题由邓小平拍板决定的问题进行质疑。

20时,北大部分教师在校图书馆前集会。下午成立的“北大教师后援团”负责人张炳九、袁红冰等宣读了《北大教师就目前局势告全国同胞书》和朱德熙等十位教授签名的《紧急呼吁书》,要求当局“肯定这次学潮是爱国的、民主的行动,不是动乱”。

在北大三角地召开“中国知识界新闻发布会”。郑义宣读了有巴金、艾青逾千名知识分子联署的《五.一六声明》:“面对当前的学生运动,党和政府的某些领导人是不够明智的”,“将极可能把一个很有希望的中国引向真正动乱的深渊”。

“首都工人自治联合会”(简称“工自联”)宣布在天安门广场成立,总部设在天安门东观礼台。北大法律系宪法学博士生李进进任法律顾问,为主起草了章程等文件,被北高联除名的政法大学学生周勇军化名“顽铁”,参与工自联活动。

中午,《人民日报》数十名记者举着“旗帜鲜明地反对四二六社论”横幅,呼喊“为人民日报雪耻”口号,绕广场游行两圈,受到热烈欢迎。下午2时,《经济日报》、《体育报》和《光明日报》记者的游行队伍先后进入广场声援绝食学生。

新华社声援团在下午3时许进入广场,横幅上写着“新华社五月十六日电:今日无新闻”。新华社《瞭望》周刊游行队伍打的横幅是“解除报禁讲真话”,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则举着“救救孩子”和“本台消息:学生们已经饿了三天,五月十三——?”横幅。

中午11时许,11名中央戏剧学院已绝食三天的学生开始顶着烈日在人民大会堂北门外绝水,情况危殆。数辆救护车停在旁边应付意外,医生每隔一段时间便以听诊器探视,到下午三时一刻,其中一名学生被发觉休克,送医院抢救。

下午,政法大学已经绝食三天的五男一女学生到新华门前绝水,决心以死抗争。我和刘苏里紧急从广场赶去,哭求学生放弃绝水,不果。医生说这六名学生身体状况极差,其中那位女生有肝炎,绝水有生命危险。

下午5时25分,阎明复应王丹等人请求乘一辆面包车从中共中央统战部前往广场,这位平易近人、深得人心的中共要员在数百名统战部工作人员的送别掌声中上车,他的司机和十几名工作人员争相挤上车与阎明复同往。

王丹等人力促天安门广场上的数万名学生安静。阎明复用颤抖的声音对广场学生发表讲话,他说完全理解和同情学生,不想要求学生们做什么。强调已将学生们的要求告知中共最高层,并恳求同学们结束绝食,给中共最高领导层时间和机会,给改革派时间和机会。

阎明复的声泪俱下的讲话博得数次热烈、长时间的掌声。他表示愿意作为人质与学生们一起在广场上静坐,并请求学生们保持理智,尽快结束绝食。王丹声泪俱下地赞扬阎明复的为人,并恳求同学们同意阎明复的请求,吾尔开希也哀求学生们结束绝食。

阎明复与赵紫阳一样,愿意承认学生运动是爱国民主运动,但由于邓小平、李鹏等人的反对,他在讲话中无法回应这个问题。在阎明复离开广场后,广场绝食团学生代表召开紧急会议,由于多数学生反对,结果仍然拒绝阎明复的要求,决定坚持绝食。

李鹏《六四日记》称:晚上10时召开常委会,讨论全国已十分紧张的局势。常委会开得十分激烈。临散会时,赵紫阳有提出一个问题,要大家思考。他问大家挽回局势的出路何在?他说,惟一出路在于承认“四•二六”社论是错误的。他说:完全可以找到既可以保护小平同志,又可以平息学生情绪的办法。比如说,社论不是小平同志的原意,是中央误解了小平同志的意思。还可以说,社论是我在平壤批发的,由我承担一切责任。这样,就可以让小平同志下了台阶,这样,中央就可以与学生达成协议,争取学生停止绝食。

当天,北京以外地区上街游行声援北京绝食学生的人数达十余万,波及20多个城市,近百所高校。

南京。5时,南京大学30多名学生抢占了校广播站;7时,播出罢课宣言,随后学校切断广播电源线。该校部分学生组成纠察队,阻止师生上课。12时50分,南京大学1000多名学生走出校门,向鼓楼广场方向游行。

成都。中午,成都科技大学等校3、4千名学生上街游行,声援北京学生,抗议凌晨警察打人。当天凌晨2时,警察驱逐在省政府前静坐的200多名学生时,有十多名学生受伤。

新乡。10时,河南师范大学中文系86级90多名学生罢课。12时30分,该校上千名学生上街游行,并到新乡市政府递交请愿书,提出要省委、省政府发电声援北京绝食学生,改组《河南日报》等八条要求,限17日17时前答复。

郑州。十余所高校的9000多名学生陆续上街游行,并在省委、省政府门前静坐示威,要求与省领导对话。

太原。山西财经学院60多名学生自中午开始到省政府门前绝食请愿,声援北京绝食学生。

武汉。中南财经大学、湖北医学院、湖北省教育学院等校1000余名学生游行到省政府门前,与15日在那里静坐的学生汇合。15时许,华中师大等校2000多名学生加入静坐队伍。15时30分,华中师大学生廖宝斌、武汉大学学生刘向阳(均为86年学潮的骨干)等向省政府递交请愿书,要求16时前与省政府对话,否则上长江大桥静坐。16时45分,刘向阳等人派人将静坐学生带往长江大桥。18时30分,2000多名学生在武昌桥头静坐,长江大桥公路交通全部中断。21时许,湖北大学、华中理工大学等校2000多名学生游行到武昌桥头。

青岛。13时,青岛海洋大学2000多名学生上街游行。21时,青岛建工学院300余名学生游行。

长春。15时30分,吉林大学、吉林工业大学等校3700余名学生上街游行,70多名学生带着募捐款乘火车赴京。

沈阳。下午,20所高校25000多名学生游行到省政府广场。游行活动持续到17日凌晨4时多。

杭州。浙江大学2000多名研究生上街游行,呼喊“无能者下台”、“声援北京绝食学生”等口号。

兰州。13时,兰州大学1500多名学生游行到东方红广场。呼喊“不惜生命,声援北京学生绝食”等口号。

天津。下午,南开大学、天津大学、天津师范大学等校学生陆续到天津东站广场静坐、发表演讲、呼喊口号,晚饭后人数达到400多。这天,截至19时,天津高校1500多名学生乘火车抵达北京。

广州。晚上,华南师范大学、华南理工学院、暨南大学等校2000多名学生游行声援北京学生。

海南。晚上,海南师范学院1200多名学生再次上街游行。23时30分后,海南医学院、教育学院、电视大学等校学生也陆续汇集到省政府大门前。

哈尔滨。哈尔滨工业大学、黑龙江大学、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等12所高校的近万名学生上街游行。其中哈工大等校的游行经过哈尔滨市公安局批准。

呼和浩特。内蒙古大学“爱国运动学生组委会”在校内公布其纲领。纲领包括纲领、任务、章程等。纲领称:声援北京的绝食斗争,严格与北京学生运动保持步调一致,与呼市各大、中专院校保持一致。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90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