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祖权:曹操刘邦对你说潘金莲(3)宋江登门

Share on Google+

那天几个人聊了很多,喝到很晚。

第二天,陈胜吴广,方腊黄巢一觉都睡到了中午。

醒来后,他们发现刘邦已经人去屋空,不见了踪影,李自成也不知何时离开了。

这场小院酒会,让陈胜和吴广一下子知道了很多东西,在那之后,吴广学着用刘邦留下的电脑下载评书,听三国,听水浒,陈胜也跟着一起听。两个人晚上回来,喝着水,吃着零食,听着水浒,有时听着听着就都睡着了。

这一天,下起了小雨,四个人在院子里搭了个凉棚,准备吃些烧烤。

方腊嘱咐黄巢,拿羊肉出来时,可不要拿错了,这可是给自己吃的。

吴广听见了疑惑地问道:“哎我说腊黄啊,以前我可是在你们的摊子上吃过啊,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肉啊?”

方腊忙说道:“你们那时吃的都是货真价实的羊肉啊,我们是最近才改料的,放心吧,你们吃的都是上好的羊肉。”

陈胜说:“我说刘邦怎么跑了,原来你们俩也唯利是图了,怪不得刘老三跑了呢?”

黄巢说:“我们也是被逼的,大家都用假料,我们也没办法,只能跟着行情走,不然怎么活下去,总不能还像以前一样,还去打打杀杀吧。”方腊接话道:“我觉得,这还不如那打打杀杀的年头呢。”

四个人正说着,忽听外面有人敲门,陈胜让吴广去开门,说他网购了东西,可能是快递来了。

进来的人,不是快递,只见他收起一把小黑伞,来到方腊面前,开口道:“在下宋江,特来拜会。”

方腊笑了笑,说道:“宋大当家的呀,你不是忙着为你那些兄弟跑官去了吗?平日里看你也是忙得紧,从我们哥俩摊子面前路过几次,你看都来不及看一眼,今儿怎么有空来这里啊?”

黄巢赶紧说道:“是不是为了前几次他那个黑兄弟吃肉没给钱的事,是来给钱的吧。”

宋江摇头苦笑,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说的那个人,是水浒里的宋江,我们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我可不是他。”

见大家一脸疑惑,宋江接着说道:“我当年原来是打算投奔方腊大军的,宣和三年五月,我中了张叔夜的埋伏,迫不得已投降。后来听说,方腊大军在宣和三年四月已经惨遭失败,我找了个机会又反了,最后被河东第二将折可存打败。我没有占据过水泊梁山,我也不是水浒里的那个宋江。”

方腊点头,说道:“我那时也听闻过你,以三十六人,纵马河朔,京东等地,无人能敌!宋义士,你是怎么找到我这里呢?”

陈胜这几天正在迷恋水浒故事,觉得这些有趣,就招呼大家坐下慢慢聊。

几个人坐下,宋江喝了几口茶,接着讲道:“这穿越来的人,都能看到先行之人的古今相貌,新旧名字和经历,都在入口墙壁上,不然你们是怎么认出陈胜和吴广的?”

陈胜忙问:“那我们来时怎么看不到别人的?”宋江回道:“你们当然什么也看不到啊,你们是最早过来的,就只能看到你们自己的。”

方腊对陈胜点头道:“没错,我们来时也是先看到了你们的古今状况。”

这时,在一旁跟黄巢,边听边准备吃食的吴广说道:“合着我们是给你们打前站的,那你们来了,怎么也不言语一声啊?”

黄巢说道:“看了你们在街上那打人的架势,我们觉得说不通你们,那刘邦就让我们先给你们些好处,凑到一块看看再说。”

宋江继续道:“来到这的人,都是借用此地相似之人的身体身份,古今记忆合二为一,有的人古今相貌变化不大,有的可能是实在寻不到相似之身了吧,就像那个刘备,今用名叫刘云,来了不久就骗了很多钱,性情倒还是那个性情,可那古今相貌却形同异类,看着怪好笑的,呵呵……那个水浒里的宋江,今用名叫宋泽,领着他们那一帮人,也搞得风生水起,可我跟那个先来宋江的后世身份和后世记忆都是一模一样的,我就只好先躲在暗处观察。那天我看见李自成跟着你们回来,就一路跟来,才知道你们住在这里。后来我见刘邦不辞而别,这也有些日子没见他回来过了,我觉得他可能是不想被人发现,有意躲出去了,所以我就想来问一问各位,刘邦的那间空房能不能与我暂住些时日啊?”

大家相互看了看,都说没问题,陈胜说这院子是城管大队的,你放心住吧。黄巢说,你跟街上那个咋咋呼呼的宋江长得一样,可这脾气性情一点也不像。

这时,酒食都已备好,大家坐在一起,边吃边聊。

宋江说自己来的时候,在入口处徘徊了许久,从那墙壁上看了很多先行之人的古今状况,觉得这后世更加险恶无比,便犹豫着不想进往,到了该他进入的时刻,他就想假意错过,往别处走,哪知时刻一过,就一下子被吸过来了。黄巢说,我们是自己好奇按时主动进入的。

说了很多事情之后,宋江放下酒杯,向陈胜说道:“这些天,我在暗处看到一起过来的很多人,很多事,但有一事不得不相告。”

陈胜问道:“像是与我有关乎?”

宋江道:“正是。你的一个兄弟,被吴广打跑之后,也不敢在这条街上出现了,许是他心生怨恨,找到安全部门把你给举报了,他说你是秦末造反的陈胜,穿越时空更名换姓,借他人之身做了城管。你这兄弟不仅不识字,还没有脑子,当天就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到在里面他又大喊大叫,这几天一直被捆起来打针吃药,看情形,怕是凶多吉少了。”

吴广听罢,骂道:“活该死,这样的叛徒,走到哪里都好不了。我不过是打了他几巴掌,他就跑去出卖陈王,放到当年,我早就砍了他了。”

宋江道:“他肯定是罪有应得,像他这样少脑子的,就是没有这件事,怕也活不长。”

陈胜站了起来,大家看着他慢慢踱了几步,又慢慢坐回了原位。

陈胜对宋江说:“先生可有办法帮他出来吗?”

吴广一听就气恼了:“什么,你还要救他?这家伙是害人害已,罪有应得,他最好死在里面,不然我肯定想办法弄死他。”

陈胜对吴广摆摆手,叹气道:“唉,想当年,我曾经放言,苟富贵勿相忘,后来我自食其言,斩杀旧友,你我自来此地之后,对随行弟兄也是非打即骂。这些日子,听三国水浒故事,看千年恶果循环,皆因世人私欲无边,酿造世代灾难,人人皆怨私欲之祸害,人人皆不愿有损自身之私,要是我们能舍弃些私欲,对弟兄平等相待,就不会有这样的事了。”

陈胜说完,环视大家,众人皆沉默。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740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