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祖权:曹操刘邦对你说潘金莲(4)两个潘金莲

Share on Google+

陈胜和吴广等人,他们是最早被时空引到穿越入口的,他们看着墙壁上自己要去的年代,古今姓名,身份和相貌,经历等等,都不是太懂,但其中一个比别人多读过几天书的弟兄,指着[城管]二字说,我们陈王到了那个地方,定是那一城之总管,所以谓之城管。

等到大家穿越过来之后,有了今世的记忆,才知道陈胜吴广穿越进入的身份,是一个在街上巡逻的城管。

有几个弟兄所获取的身份有房有车,还有二奶,加上陈胜吴广经常对他们非打即骂,就纷纷远离,不再相见了。

最后只剩下一个叫土鸡的弟兄,这个土鸡获取了个一无所有的身份,被吴广打跑之后怀恨在心,铤而走险举报陈胜,结果落入精神病院,被当做妄想狂躁暴力重症处置。

正当他痛不欲生之际,陈胜等人费尽周折将他接出,安置到小院里调养,吴广也没有处罚和责打于他。

陈胜对他说,养好了身体,若想离开就送他些钱财,若要留下就相依为命,令他由万分惊恐,到深夜懊悔。

这日一早,从城管大队辞了职的陈胜吴广,相约土鸡和宋江,理发洗澡买衣服去了。

方腊在院子里一边刷着微博,一边对黄巢说,不知道刘邦是不是在天津,天津滨海新区发生爆炸事故,刘邦说他的后世身份在滨海新区有很多房产。黄巢说,刘邦得了个有钱的身份,他好像说过,他在滨海新区有十几套房,这刘邦走了也不留个微信,事故太大了,真叫人担心。

正说着,大门一响,刘邦提着两个箱子,顶门而入。

刘邦:昨晚我刚离开天津时,就听见巨响,刚知道是滨海新区出了大事故。

方腊:我的天,你的人没事就好,我们正说着你呢。

刘邦:后世风险,无处不在,比起楚汉相争,这后世凶险,真叫人毛骨悚然啊。

黄巢:就是嘛,我们每天辛苦不说,前世的记忆总让我们觉得,在这里活着提心吊胆的。

刘邦:我也是每天莫名其妙惶恐,回天津后,我清理完后世资产和家事,我一心就想找个地方躲避躲避。

刘邦一边说,一边把带进来的两个箱子推给方腊和黄巢,刘邦说这两个箱子里面都是现金。

原来他回到天津,就把滨海新区的房产都卖掉了,他结束了他这个后世身份的一切经营与关联,付了钱离了婚,给足了家属费用,父母子女与前妻都愿意移民,已经离开了天津。

刘邦说这些钱是带给院里兄弟们的,开个小店,衣食无忧即可,刘邦还嘱咐方腊黄巢,千万别像宋江那样,别把生意做大了。

刘邦:开车回来时,看见陈胜他们了,感觉这俩人好像有些不一样了呢?土鸡我认识,那个戴口罩的是谁呀?

方腊:陈胜他们变化不小,不再满街打人了,工作也辞了。

接着方腊就把宋江来访讲了一下,土鸡告密的事,也告诉了刘邦。

刘邦:他俩辞的正是时候,我还打算送他们一箱钱,劝他们离开那个缺德行当呢,这下好了,我就不等他们回来了,我马上就走,这次我准备到处走走,看能不能找个适合的地方安身,找到的话就回来通知大家,愿意去的就一起去。

黄巢:真有这样的地方,找到了也不用跑回来,你发个微信就行了,这次你走之前先把微信加上吧,快,把手机拿出来,加上微信,有事互通消息,也省得我们担心。

刘邦:那好吧,这个事故也真把我吓坏了,我们加上微信,我的号码是[1368129****],你们可要记好了,绝不能让那个土鸡知道我的电话,还有知道我是谁啊!等陈胜宋江他们回来,你们单独商议开个店,跟陈胜打好招呼,就让土鸡看店吧,不要跟你们住在一起,切记啊!我走了,你们把箱子收好,这日子,太险恶了。

说完,刘邦与方腊黄巢挥手作别,扭头出门离开,——刘邦会去哪里?他会做些什么?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他又会遇见谁呢?这些在《反古》第十节。

这一日,武植和夫人潘氏被时空引至穿越入口,在入口墙壁上看到了很多先行之人的古今事态,夫妻二人感慨万千。

当武植夫妇看到后世之人将他们从明朝反穿到宋朝,一个成了卖炊饼的武大郎,一个成了偷情的潘金莲,无比惊恐与气愤。

当看到自己与夫人即将在一个时辰之后进入这样的后世,自己的身份继续为官,而夫人将与自己失散,便不再往下看了,拉起夫人转身就走。

潘氏:大郎且慢,待我看清那些编造。

武植:都是污言秽语,可恶之极,我乃明朝官员,恪守清正廉明,夫人本是千金闺秀,竟被如此侮辱,一生名节无端被毁,此等后世下流不堪,天理无存,实不能顾。

武植拉起夫人走向一旁,气得满脸铁青,他自己不想再看,也不愿让夫人再看,潘氏也又气又恼,见夫君如此情景,便扶他走到不远处的大树底下歇息。

武植坐到树下,气得两手发抖,想起当年,自己贫困,没考中进士之前,知州家小姐的潘金莲悄悄接济自己,对自己一心一意,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想不通,端庄良善的夫人竟被后人如此污蔑。

歇息了许久,武植夫妇商定,后世险恶,不能前往,单单所知后世夫妻分散这一条,就决不能进往此地。武植站起来,拉着夫人的手,准备远离此处。

那武植夫妇刚走了一段路,突然身后风起,一股强大的吸力将他们吸进入口,夫妇大惊,相互紧紧抱住,武植在风中大喊,夫人千万不要松手啊——原来时辰已到,冥冥之中天意安排,容不得谁不去。

武植早上醒来,一下子坐了起来,发现自已在床上,身边不见了夫人!

武植抬头看见墙上的结婚照,他的后世记忆让他知道,这是自己的家,自己的太太正在国外旅游,自己今天上午要去开会,武植知道已经来到后世了,获取了一个副市长的身份和记忆,而且真的与夫人分散了,他气愤至极,抓起茶杯砸向了墙壁!

破碎声音很大,如约提前等待在客厅的刘秘书,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快步推门走进卧室,——武市长,怎么了?

武植:刘秘书,你到了,没事,我做了个噩梦,稍等我一会啊,马上我们就走。

刘秘:好的,武市长,时间还早,您还能再睡半小时,会议资料都准备好了,我在外面等您。

刘秘书扫了一眼破碎的茶杯,退出了武市长的卧室,带上了房门,对着从厨房赶过来的保姆摆了摆手,说道:“不小心打碎了一个茶杯,等我们走后再收拾下吧。”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71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