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祖权:曹操刘邦对你说潘金莲(7)两个潘金莲

Share on Google+

餐后,他们边聊边回到客厅坐下,武植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起身来到酒柜,倒了两杯红酒,他给自己的杯子里只倒了一点点。

武植:来,夫人,哦,不不,小莲啊,你尝尝这个,看看比得上你的“玛格丽特”不?潘金莲接过酒杯,闻了一下,问武植这是什么牌子的酒?

武植:这个,是别人送给武市长的,叫什么~康帝,对叫康帝。

潘金莲:康帝,RomaneeConti[罗曼尼-康帝]?真的假的?你把酒拿给我看看。

武植:有什么问题么?难道是假的么?武植走回去取来递给潘金莲。

武植:你看看,这上面的外文,我也不认识,你能看懂这上面说的什么吗?

潘金莲:还真是LaRomaneeConti~~我的妈呀,这可是勃艮第的梦幻之酒啊!这是真的吗?~你这瓶竟然是2006年份的,~啊呀~市长舅舅,我来考考你,你知道这样的酒多少钱一瓶吗?

武植:不知道,能有多少钱?难不成要一万块钱一瓶啊?

潘金莲:一万块钱一口。

武植:真的么?这一瓶酒要十几万?

潘金莲:不止!~

武植:这~那柜子里还有~还有~十几瓶。

潘金莲:啊~你带我去看看。

两人来到酒柜,武植打开酒柜,架子上码满了RomaneeConti!潘金莲随手拿出了一瓶,竟是2001年份的,再看还有2002年份,1998年份,1995年份,1992年份!

潘金莲告诉我武植,这种酒在全世界每款只有几千瓶,如果这些酒都是真的,这个酒柜价值200万以上,甚至更多。武植也是吃惊不小,但还有些将信将疑。

回到沙发上,潘金莲小心翼翼拿起酒杯准备品尝,武植也拿起杯子想找找感觉,武植举杯刚要喝,听到潘金莲说市长舅舅,你不能直接喝,你要先这样~,潘金莲拿起酒杯兜圈逆时针转向,让酒香散发出来,说这个叫[酒香孔雀开屏],然后她又低头将鼻子放进杯内去嗅,然后喝了一小口,在口腔内细嚼,等口腔内的温度加速酒香后,再慢慢咽下,笑着对武植说道:“这酒可比玛格丽特爽多了,你一定要照着我的步骤喝,不然就太辜负这么好的酒了。”

武植照着潘金莲的样子比划了一遍,喝了一小口。

潘金莲:感觉怎么样啊?

武植:感觉时间都慢了。

咽下这口酒,武植百感交集,回想这一天揪心的经历,早上自己成了副市长,不得不去做这个后世贪官,夫人潘氏回到了年轻美貌的岁月,是一名刚从电影学院毕业的学生,然而夫人却与他在酒吧相逢,看样子那地方女学生也没少去。此时,饭后的困倦和酒精的作用平静了一天的惊恐,却让武植的心里感到了一阵阵悲伤。

武植哪里知道,眼前这位潘金莲已经来了几个月,她选择的是,不再去想前世那些不堪回首的经历,要做一个主宰自己命运的潘金莲。

潘金莲刚到这里时,古今经历各主一半,现在她基本不去想前世的那些事情,她更喜欢做后世的这个女孩,她非常喜欢享受这种无比的自由。

那个刘老三刘邦来这之后,选择的是断开后世一切关联,刘邦也很快就做到了。武植想断开武市长的经历,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潘金莲:舅舅,舅舅,市长舅舅!你想什么呢?只喝了一口酒,眼睛都直了,呵呵,你以后不许一口闷啊,这种酒是一定要慢慢品味的。

武植:~~呃~,我平时很少喝酒~,喝一点就上头。

潘金莲:那这酒是谁送的,这么不了解市长大人的喜好?

武植:是刘秘书送的,~~他是很了解武市长的。

潘金莲:那这就有意思了,我肯定这个酒柜只是敲门砖头,后面还有更大的惊喜呀,这是要放长线钓大鱼了,敲门砖都下这么大血本,市长舅舅,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今天刚来的这位大郎哥哥呢?呵呵~~。

武植:我明天问问刘秘书,顺便~让他~帮我办理病假~还有出国~~。

潘金莲:没那么容易吧,喝了康帝,注定要在市长的位置上替人出手,加倍偿还,怕你是走不了的。

武植:是有一定困难,我一到这就很心急,想断开武市长的一切,或是一走了之,可这副市长的身份不是说断就能断的,确实没那么容易,市长要退休了,都说武副市长是不二人选,~~另外内部有规定,出国要先上报,一律严格审批~~唉~~。

潘金莲:那当然,你现在是市长,还可以安全潜伏,你要是一走了之,就不再跟大家一样潜伏了,就立刻暴露了。要是暴露了还没跑出去,那就更惨,连我也会跟着你受罪的。

武植: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连累夫人~啊~连累你啊!

潘金莲:真到了那个时候,你说了就不算了。

武植:那该如何是好呢~。

潘金莲:这就不知道了~,只好走一天看一天了~。

接着,两个人一时都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潘金莲又喝过一口RomaneeConti,她放下酒杯,缓抬起头,将浓密长长的黑发披散在灰白相间的欧式沙发靠背,一双清澈的黑眸,静静地看着客厅中央那个闪耀着奇幻光芒的巨大水晶灯,她伸出雪白的手臂,随后起身,修长的美腿从武植面前晃过,她走到那盆巨大的郁金香旁边,纤长的手指轻轻在叶子上划过。

眼前的这一切,一直让她恍惚在梦境之中。

是这个叫武市长的高大男子,一下子把她带到了梦寐以求的地方。

她扭头把视线投向武植,静静地看着他,此时,武植也在望着潘金莲。

潘金莲的目光,似乎唤醒了武植对初识潘家小姐的那些美好记忆,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使他不得放下手中的酒杯,目光迷离,盯着眼前这个迷人的小莲。深红色郁金香旁边亭亭玉立的潘金莲,在朦胧的光线笼罩下,犹如一个巨大的磁场,潘金莲那让人销魂的脸庞,饱满娇嫩半张红唇。

在美艳潘金莲幽深目光注视之下,武植突然站了起来,向深红色的郁金香走来。

潘金莲:~哎,舅舅,你这可没喝几口酒啊,我可什么也没想起来,你不要过来啊,你不能这样啊~~。

武植:我~我~看走了神,~我想起了当年,在你家后花园私会的情景,那时你不仅常常赠予我银两,还几次舍弃富贵之家的礼聘,后来你又助我得中进士,如今,你又在这后世陪我提心吊胆~~。

这时,沙发上的手机响了,潘金莲接通电话,通话的声音很大,武植都能听得很清楚。

电话:(丫头啊,你进的那个剧组开拍了吧,一集到底多少钱啊?,还有你要争取演唱片头曲啊,片头不行,片尾曲也要争取,我姑娘唱的多好啊,一定能行的!~~还有,你进剧组的事,我跟牌友们可都说了啊,你一定要努力啊~另外~~)

潘金莲:妈,妈,这些话你都说过一遍了,我都答应你了,只要我一拿到工钱马上都交给你,我一分钱都不私留,求求你,不要再天天打电话了,我正在拍戏呢~你就不能~~。

电话:(~不是~,妈就是想反复提醒下你,你这孩子吧,小时候就没上进心,要不是花钱把你送进电影学院,你现在就跟刘婶的姑娘一样,捧个破手机卖面膜呢,以前我见你跟她一起玩就心烦,我跟你说,你现在尽量不要老跟她联系,你老跟她发什么微信啊,你把照片发到她手机里干嘛~~,你要把精力用在跟身边那些大明星多接近,多交流,你别总是~~)

潘金莲:好了好了,你别说了,我都听你的,我正在转场拍下一条,收工了我就打给你,我知道错了~~我向你检讨,还有,明天我就把拿到的第一笔钱汇给你老人家~~。

电话:(你已经拿到钱了,这么快,太好了,给了多少啊?,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呀,我要不打电话说你,你是不是就不告诉我啊~~)

潘金莲:我还没有拿到呢,明天才能拿到,现在还不知道多少,明天我保证一分不少都交给你。

电话:(~好,我等着,不管拿到多少也不许私留啊,你用钱告诉妈,我再打给你。好了,你忙正事吧,我啥也不说了,我挂了,就等明天了~嘿嘿嘿~~)

潘金莲:妈,明天你一定要先等我电话啊,你不要再打电话催我啊,挂了啊。

电话:(好,~嘿嘿~,挂吧。)

放下电话,潘金莲马上变得不快乐了。武植问她,这就是你那个新身份的母亲?潘金莲点点头,靠坐在沙发上,一脸茫然。武植又问了她进剧组的情况,潘金莲告诉武植,这个剧组是别人介绍的,自己跟拍一集是3000元,收入的40%要给介绍人,剧组现在还没有开机,听说是资金没到位。要等拍完之后才能拿到工钱,到时候估计自己能拿到四万左右,不够半瓶RomaneeConti酒钱。武植听到这些之后,用手指着玄关处,告诉潘金莲那里的钱她随便用,最好尽快能都用掉!~~。

潘金莲:我明天有一笔收入到账,是朋友介绍在海南接拍的广告收入,正好五万,我可不想用你的钱。

武植:小莲啊,你听我说,我们昨天还是恩爱夫妻,今天我们都一下子变成了这样!你听我的,你把那些钱都用掉,但你不要去拍戏,我明天就把这套房产办理到你的名下,你就在这里静静休养,哪都不要去,好慢慢恢你以前的记忆。

潘金莲:那可不行,我那个妈妈,她还等着看我拍的电视剧呢,到时候她要是看不到,会杀了我的!

武植:不行,这个后世是个什么样子的,现在你我都很清楚,我现在成了这个样子,没有办法了,但我不能让你再落到这样的环境里。

潘金莲:哎呀,没事的,你放心吧,现在不同了,我有了一个当市长的舅舅了。

听到这里,武植突然站起身来,瞪着潘金莲大声说道不行!绝对不行!你不能进入后世经历,你这样的打算最好放弃,否则——。武植涨红了脸,没再说下去。潘金莲意识到这个武大郎急了,这个武大郎可不是那个矮小懦弱的武大郎,这个武大郎的手段,怕是那武松和西门庆加到一块,也不是这个武大郎的对手。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1,30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