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祖权:曹操刘邦对你说潘金莲(8)两个潘金莲

Share on Google+

潘金莲:大郎,你怎能如此待我,当年你一心要考取功名之时,我是如何资助于你?

武植:小莲~你~你想起来了?

潘金莲:我在酒吧就想起些许了,不过我只记得在闺中待嫁之时光景,只记得你年轻时的相貌,自然不能轻易与你相认。

武植:太好了,夫人想起来就好,夫人可还记得那时~~

潘金莲:大郎~你先听我说!~~我自从跟随夫君,何事不以夫君为上?服侍夫君可曾有过差错?

武植:未曾,夫人请说~

潘金莲:那时我恪守妇道,所谓三从四德,七出三不出,事事依礼行事。如今这后世人间,女子也可以随心所欲,抛头露面,如何教我不新奇向往?亲身一试!

武植:你可知后世功名与旧时不同,为名为利无所不用其极端,夫人心地良善,哪里能驾驭此地乱象?实不能以身试之啊。

潘金莲:大郎,你说的也是实情,在酒吧之时我也正在犹豫,也想断了这后世一切经历,只是我那后世单亲母亲,辛苦将我养大,就盼着我能出人头地,我也不忍心让她一生所盼就此落空。加之你又突然以今日显赫身份出现,所以我才想,当年我曾助你功成名就,如今你或可助我一试。~哎呀~这样说着听着都别扭,来到这里就用这里的话说,~大郎,你想啊,你现在是市长,只要说你是我舅舅,还有谁敢欺负我?再说了,你这市长也是做一天看一天,前途未卜,你要是真为我安好打算,就应该让我有自己独立的依靠。

武植:夫人说的~也有些道理~

潘金莲:还有,我可以先住在这里,但你要是真为我好,就不能把这套房产落到我的名下,这毕竟是武市长的房产,本身就不是安全财产。

武植:这~~这倒也是~~

潘金莲:明白了吧,这些道理,都是我这个新身份记忆里面的信息,所以,你不但不能阻止我拍戏,反而要帮助我,这样也就没人敢欺负我了。

武植无言以对,只好同意潘金莲的进入后世体验的打算。

武植:好吧,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我尽后世所得之力助你,报答夫人前世对我的情意。唉,这后世,真叫人无可奈何,先是将你我夫妻编造成《水浒》《金瓶梅》里面的模样,如今又让我成了贪官,你也要进入轮回,这~这~还不如卖炊饼呢。

潘金莲:大郎,你我都经历过时空生死,这些命运安排还是看淡一些吧,现在想来,那个潘金莲也是可怜之人。

武植:夫人,此话怎讲,你不气恼那些编造吗?记得当时,你也是气得不行,我也是怕你难以承受,没让你再往下看。

潘金莲:现在古今记忆都在一处,很多事也都了然于心了。就拿你我前世生死来说,经过那离世之际感受到的解脱,不正是一生束缚的因果么。

武植:那时我也是忽然觉得一身轻松,万念成空,一片宁静。想不到还能时空轮回,与夫人再度相聚,更想不到竟然还能穿越到此地。

潘金莲:这人的精神和肉体本来就是自由的,时空之中,生了再灭,灭了再生,都是世俗的明规暗矩,将人无形牢牢控制,才有一生身心疲惫。所以这世上也有那意志弱小的人,选择自杀解脱。而一天天活下去的人,有的在临终前顿悟了这尘世的身心痛苦,也耗尽了自己一生的时光。但这人生经历,最奇诡的就是,很多人明明自己身心交困,却时刻盯着他人举动,见不得别人多一点自由,就如同我这个~~与我同名的那些后世编造,凡是被人发现出轨的普通女人,就说成是跟书里一样放荡的潘金莲,而像武则天那样的女人,却成了很多人心中的自由女神。当然,也有很多女子,她们手段高,运气也好,人生身心皆自由,却不被世俗打扰,做了自己人生的自由女神。我今生就要做自己的自由女神,大郎,怎么,吓到你了么?我这后世身份,和古今记忆合二为一的感悟,已经不是你我旧时想法,和那前世夫妻情份就能够左右的,就像你今天一下子就成了无法自拔的市长,你也左右不了你的现在。

这一夜,两人同床共枕~~此处删减1500字,有兴趣的朋友,可参见原版《聊斋》和《金瓶梅》相似部分。

话说那武植原配夫人潘氏,在穿越一片蓝光之中,突然停住,刚刚死死抱住的夫君也不知去向。

潘氏就这样停在了一片蓝光的时空隧道之中,不能动,不能喊,渐渐昏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听见那蓝光之外有说话的声音,惊醒了潘氏。

声音甲:怎么突然停住了?

声音乙:要先送武植过去,让他跟那个矮小的武大郎对换一下,让卖炊饼的做官去,让做官的卖炊饼去,好让他们夫妻双双失散。

声音甲:那这两个一模一样的潘金莲会不会见面?

声音乙:只要这两个潘金莲一见面,就把那真武植跟假潘金莲转换时空,留下真潘氏跟另一个假武植在一个空间,继续夫妻失散的宿命。

声音甲:为什么非要这样安排呢?

声音乙:因为~~先把这个潘氏送过去再说~~走起~~

潘氏来到这里之后,也是一阵阵惊恐。

后世的记忆,让她知道自己现在是一名从电影学院刚刚毕业的学生,对这些新的记忆和经历,她想都没想就决意断掉,不想有一丝一毫的关联。

潘氏一心只想找到他的武植,他的大郎。

潘氏买了个口罩,现在城市里戴口罩已成新常态,潘氏是不想让任何熟悉她后世身份的人认出来。

潘氏在街上找了一天,心急如焚,一天也没吃过东西,到了晚上,正好路过一家小店,门口写着包子外卖,她就想进去买上两个包子,带在身上继续寻找。

潘氏:麻烦给我两个包子,带走。

武大郎:你~金莲,你~,你来了!

潘氏:你~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武大郎:金莲,你就算带上口罩,我还能认出你的眼睛,听出你的声音呢~~金莲~~你来一定是有什么事了,是不是缺钱了?我还有些,给你拿去~~

西门庆:大郎哥,你这可不对啊,我们可是说好的,不再理她这无情无意的人。

武大郎:庆弟弟啊,说归说,恨归恨,金莲这个样子找来,肯定是遇到难处了~

潘氏:~~你~~你是大郎?

西门庆:嘿~你还跟我们玩失忆是吧,大郎都不认识了,嘿~别说你又穿越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就记得来要钱~~

武大郎:庆弟弟,别说了,你没看金莲都快站不住了吗,金莲~来~你别着急,遇上什么事了~坐下慢慢说~庆弟,你倒杯水吧,金莲看样子好像是病了。

潘氏:我~我~我~

西门庆:

嘿~嘿~你可真会装啊,刚说你病了,你这就晕了哎,呵呵~~

武大郎:庆弟,庆弟,不要闹了,金莲真的病了,肯定也是遇到难处了~快~先帮我扶她进去歇息~看这情况~不行就打120送医院让大夫瞧瞧吧。

西门庆:可别,跑一趟医院可要不少钱呢,还是先把她抬到后面去吧~来吧~~。

武大郎:金莲,金莲,你没事吧,不行咱们就去医院看看大夫吧~金莲~你醒醒啊~

潘氏:我~我~没事~让我歇一会~就好~

武大郎:好~你先歇息下,我这就关店,等你歇过来再去医院看看~

西门庆:大郎哥,要送医院你自己送啊,我可不管~关了店~我就去洗脚按摩了,我上午就跟你说过,我晚上约了那个3号姑娘呢。

武大郎:庆弟弟,你哪天去耍我也没拦着你啊,这每天挣的钱都平分给你,只是你都花在那些地方了,也不知你有没有个积攒?

西门庆:大郎哥,你就放心吧,我花在她们身上的钱,都能赚回来~不会亏的~我走了~

潘氏明白了,眼前的矮个子就是后世被丑化的武大郎,自己的丈夫肯定被变成了这个武大郎,而那个武大郎变成了自己丈夫去做官了,这就是后世安排的夫妻失散,活生生的失散。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679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