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林:《软埋》是一部彻头彻尾的反党小说

Share on Google+

《软埋》这部小说以恢复历史真相、牢记历史记忆的名义,对我国土地革命史上的“土改运动”进行了肆意地歪写,恶毒地攻击。作者毫不掩饰地为覆灭的地主阶级鸣冤叫屈,把土改运动描写成残无人道的“灭门运动”。作者精心选择了《软埋》这一晦涩难懂的词语作为书名,并在此书的后记中,清楚地表达了此书名的真正含义,即“我们不要软埋”,不能忘记“土改”中及建国以来地主分子及子女的“悲残遭遇”,发出了向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民众反攻倒算的呐喊。对此,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觉和思考,不能不对《软埋》进行彻底的批判。

“土改运动”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进行土地革命的伟大斗争。这场运动体现了共产党是真正维护占人口总数90%以上的劳苦大众的利益的政党,是实现“耕者有其田”基本目标的必然一步,是亿万农民推翻封建地主阶级统治、翻身求解放的革命斗争。正是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的成功,翻身做主人的农民大众才自觉地保卫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踊跃参军支前,成为拥护共产党、夺取全中国胜利解放的主力军;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为我国的解放事业奠定了最坚实的基础。“土改运动”的历史功绩是无论如何都抹煞不掉的。

。“土改运动”中,共产党吸取了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及抗日战争中的经验教训,制定了一系列具体的政策并组织了坚强有力的“土改工作队”、“土改工作团”,实现了运动中的坚强领导和组织有序。对运动中发生的问题则及时作出总结纠正,保证了运动的健康发展。运动中除对罪大恶极、民愤极大的地主恶霸进行审判处理外,对大多数地主则是分其房地浮财,而对其本人也分给土地以使其自食其力。这是运动的主流。对于这么广泛深刻的剥夺地主阶级财产权力的革命,出现一些过激的行为是难以完全避免的。而各级土改工作队也认真贯彻执行了党的土改政策,并对运动中出现的问题作了及时的“纠编”工作。同时还应看到,在这种一个阶级直接剥夺另一个阶级的斗争中,不甘心失败的地主阶级进行疯狂的抵制、报复、垂死挣扎也是会必然发生的。所以对暴风骤雨般的土改斗争如何评价,确有一个阶级立场问题。一切有良知的人肯定站在广大的农民群众一边,为土改的胜利鼓与呼。而站在被剥夺的地主一边,则必然对土改运动极端仇视和不满。《软埋》的作者正是通过对四户地主被灭门的悲情描写,掩盖了两个阶级殊死搏斗的真象,将“土改运动”描绘成残无人道的消灭肉身斗争。在《软埋》一书中,我们看不到土地重新分配的合理性和必然性,看不到广大农民翻身的欢欣鼓舞,看不到地主分子对农民的残酷剥削和压迫,只能看到对土改中的地主的冤情和地主的“悲壮”抗争(一家人自已挖坑“软埋”)。尽管作者费尽笔墨地将其描绘成“好地主”。

作者在书中设计了一个失去记忆的丁子桃(即过去的胡黛云),然后不惜笔墨地叙述她的头脑中浮现出她和家人被打入十八层地狱,而她从地狱深处一层一层走上来,在每一层都看到的令人惊悚的悲剧,一直走出地狱,回到阳间(地主大院)。作者通过这样虚构悬疑的情节描写,并不是揭示地主阶级的罪恶和被打倒的历史必然性,而是竭力通过描述地主在土改中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的惨状、证明地主的冤情及无奈,意图搏得读者对地主的同情和对土改的仇恨。由此可见作者的地主阶级立场何等的鲜明和坚定。

书名“软埋”的内涵是什么呢?书中首先安排了地主陆子樵为了对抗土改而采取全家服毒自杀,只让其儿媳胡黛云(丁子桃)携子对死者“软埋”后潜逃的故事情节。这是对“软埋”的字面意义上的交待。作者虚构这种罕见的故事情节,是想引起读者对地主陆子樵冷血行为的仇恨还是对土改运动的仇恨?不说自明,相信读者全都心中有数。然后书中描写了第二种意义的“软埋”。一种人如吴家名,他出身于家人被土改中杀光的地主家庭,机缘巧合下加入了解放军成为军医,他选择了有意识的封存往事,隐瞒家庭出身的“软埋”(丁子桃是因为失忆,无意识地“软埋”)。另一种人是如吴青林(丁子桃与吴家名之子),他是在改革开放中通过做房地产暴富的人,当他通过种种途经了解到其父母丁子桃当年的家人在土改中遭遇的“真相”后,选择了退缩,不再去追寻历史往事。当然书中还构造了一个与吴青林一起追寻历史往事的司机龙忠勇,他表示还要契而不舍的追寻“历史真相”,不要“软埋”。作者说:“一个活着的人,忘却过去,忘却自己,无论是有意识地封存往事,还是下意识地拒绝记忆,也是软埋。只是软埋他们的不是泥土,而是时间。时间的软埋,或许就是生生世世,永无人知。屏蔽历史事件,就是软埋自己的方式”。这就是作者对“软埋”一词的诠释。而作者在后记中大声疾呼的是“我们不要软埋”。作者在这里鼓吹的不要“忘记过去”,与我们平时说得“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具有截然不同的含义。作者主张的是不要忘记地主在土改中的“苦难”,她要曾被人民民主专政过的人员的子女亲属不要忘记其上一辈被专政的历史。书中写道,丁子桃看到儿子购置的豪华别墅时说:“这不是像地主家了吗?你不怕分浮财?”。作者选用丁子桃这么一句话是颇具深意的。即指明了土改中分地主的浮财之“不合理”,又向在当下通过种种巧取豪夺暴富起来的人们提出警示和煽动。作者在书中吹响了集结号,要集结一切对无产阶级专政不满的人群,翻中国革命历史的案,向人民大众反攻倒算。

象《软埋》这种政治立场十分鲜明的反党小说,令人惊奇的是竟获得了众多的荣誉光环,得到了体制内的大力支持和扶助,作者又荣任省作协主席。据腾讯某总自鸣得意地吹嘘:“《软埋》一书是他一手捧热的。这部小说,是2016年湖北省委宣传部重点扶持的三部大书之一。《软埋》出版之后,《人民文学》特事特办,先以期刊发布,再出单行本,专业评论界都跟上,各种文学奖都给她。各大门户网站、财经网媒同时跟进,像财新网什么的,都是很积极跟进的,系统地炒热了小说,最后成为一个重大的事件,连党建网也积极跟进了,在2016年的网络上,很短时间就红遍了天。”可见炒红炒热《软埋》这么部反党小说是有一种“反共”势力操纵的,是蓄意为之的。对此,我们绝不可掉以轻心。尤其是对于钻进党内、钻入体制内的反共势力必须加以揭露和清除。

来源:北京论坛

阅读次数:2,65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