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飞:最后陈述

Share on Google+

亲爱的律师、公检法老千们:

我被折腾了两年多了,我的感觉就像孙悟空在炼丹炉中,舒服极了。对我的迫害、殴打、戴脚链,就像做数学题,越难越有趣,意义越深远。再次感谢公检法老千们对我的打造,感谢你们把我打造成宣扬言论自由、反对独裁暴政的品牌,推向全世界极大地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其实我没有那么好,那么勇敢。

此案稍微正常,懂常识和有良知的人,都明白我无罪。老千们的指控才是明目张胆的寻衅滋事。我所做所说完全是现有法律框架内的活动,是对周永康、李春城、李昆学等伪公仆暴政的控诉、揭露与批判。成都市、四川省、中央政法委老千们参与对这类政治犯的折腾,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周、李爪牙,秋后算账;要么是你们由周时期的跟踪、恐吓、殴打、黑监狱、绑架直接变成了现在的赤裸裸的监狱。进一步说明现在公检法老千们更毒了、病得更重了。在周、后周时期,我对在监狱门口徘徊的官员,总是苦口婆心地提醒:前面是万丈深渊、回头是岸,但他们仍我行我素,后来陆陆续续都进去了,从周永康到李春城,再到李昆学,网友们都笑我是乌鸦嘴,提谁谁入围。

而今现在眼目下,大家要问我最后陈述,我只能告诉你们,老千们悬崖勒马,独裁必亡。文强之后是王立军,李昆学之后是……在此我也祷告,主啊,求你宽恕我(此罪非彼罪),也请你宽恕老千们,因他们不知道他们所做的。以上祷告是奉天父天子耶稣之名。

陈述人:陈犯云飞(高级业余驯兽师)
职称:正在晋级中
2017年3月30日

阅读次数:3,323
Pin It

关于 “陈云飞:最后陈述”的一条评论:

  1. 珮服,羨慕。
    以後擾鸞最,熏心姿勢最与墊付最,山巔最一樣都是終身教授榮譽獎的代名詞了。唾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抗拒共匪非法偽政府,嘲弄混跡黑社會,身著制服的狗腿子,原本就是身在奧斯維辛集中營集中營,被奴役,被壓迫的人類應有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