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庆:陈云飞清教徒般的人生

Share on Google+

陈云飞7几年前,我看到美国经济学者LaurenceBrahm在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关于中国水危机的访谈后,对自来水就不再信任,尽管我所在的城市——成都有着中国最好的水源,但我还是将饮用水全部改喝瓶装水。

我喝水差不多是各样品牌都选一点,以便水质、矿物质平衡,一次,陈云飞住进我家,看见客厅的茶几上竟然放着一瓶“昆仑山”牌矿泉水,立马斥责我生活太过奢侈,他说,节俭一点做社会奉献,不是更好吗?

云飞这么一说,弄得我鬼火起,我看年看月喝次昆仑山矿泉水,与奢侈有什么关系呢?况且,你娃儿住在我家里,还如此道德主义训人,多少有点不识相吧,我靠!

也是那一次,早上起床后,我陪他去郫县古城镇派出,处理他被当地治保人员殴打住院的善后事宜,我做全职司机兼他的谈判助理,临行前,他十分神秘地告诉我,到郫县吃早餐,他请客,那边有一家大碗面,份量足,好吃,每碗还只收三块钱。

我知道这家伙每顿伙食费不起过5块钱,公民圈早把他传得神乎其神,只要是陈云飞请客,必然清汤寡水,味道“稀撇”,吃得人发吐还得装模作样像他那样夸味道巴适。于是,路过六合豆浆店时,我特意下车买两杯豆浆、两个包子和两根油条,总价26块。当我把他那份递给他时,训兽师的脸可用乌云密布来形容,他近乎呵斥说:啷格不听安排喃?你这一顿的钱,可以吃四五顿早饭了!

路过郫县,随他去临时租住地取材料,果然是陋室啊。房间除了那张床外,没有一样像样的家俱,四壁皆空,屋舍黯然,阴冷潮湿,每月租金大约200元,比普通民工住宿条件都差,而且,他全部家当,用他那个黑比红多的“为人民服务”挎抱和那只拉链早已崩开的旅行背抱,就可以全部装完。

这就是刘禹锡《陋室铭》的现代版写真:“斯是陋室, 惟吾德馨。”

事实上,如果你不深入陈云飞生活的本质,断乎不可理喻他乐于清贫的品格,关于这一点,陈云飞不是浪得虚名,用四川话来讲“牛皮不吹的,火车不是推的。”

陈云飞每年行走于中国各地自费维权,在全国近40个警局留有浓浓的陈氏风格的骚味,但你每次看见到他在各地“领奖”时,都没有四川朋友随行。其实,早年也有四川公民圈的许多“好事者”,与他一同风风火火撞九州,但每顿5元钱的伙食标准和每晚20元的住宿费,去一次后,谁都不会再与他去第二次了,须知,维权也好,围观也罢,不只是精神活,更是体力活,长途劳顿,人乏体困,不整几口跟斗酒,来两份小炒肉,谁又能靠精神和信仰坚持得了几天的呢?

而陈云飞,用这种近乎清贫到苛刻的方式,坚守了20年,且一鼓作气,再而三,后而勇,直到身陷囹圄,大奖在望!

这近乎是一个清教徒才有的人生轨迹。

清教徒不仅仅是一种生活态度,更是一种倾向,一种价值观,诚如《彼得后书》所说“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识;有了知识,又要加上节制;有了节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爱弟兄的心;有了爱弟兄的心,又要加上爱众人的心。”

苛求自己的陈云飞,正是这样的人,他既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又是侠骨柔肠的志士。

一次,维权人士黄琦的父亲病逝,陈云飞急匆匆赶过去帮忙,当他打开那个“为人民服务”的挎抱,拿出1000块钱交到黄琦妈妈手上时,黄妈妈差点掉下泪来,因为陈云飞的挎抱里,装了一大抱冷馒头。

上访者李廷惠的媳妇病逝,陈云飞闻讯后立马赶到,特别奉送600元慰问金,并从殡仪馆护送骨灰盒到几十公里外的陵园安葬,体贴周到如同血亲。这些事他做的实在太多,也从不张扬,如同桑塔利亚形容的那种人类:爱从灵魂深处溢出的美德,虽然寂静无声,却总能在平凡卑微的事务中,显明出人性的真正品质。

陈云飞发自内心且毫无雕饰的怜悯之心,在逆境中尤显珍贵,并给这个世态炎凉的社会,带去一丝沁人心脾的温暖——良心人士家属有困难,他先探访再送钱;上访者身陷困境,他带头募捐,解决燃眉之急;各地往来成都的公民维权者和公共知识分子,他总是送走一茬又接来一茬,一茬又一茬,乐此不疲;各地维权活动中,凡遭受逼的人,他都会竭尽所能,雪中送炭……而他的生活标配,往往是几个冷馒头和一瓶廉价的纯静水。

从来没人听他说累了,要好好憩憩,或逃避敏感档期或敏感事情,选择那些有安全保障且能够“软着陆”事工,来提升个人的社会影响力,为转型后的未来中国积攒功德,惟有陈云飞心手合一,从他那张单纯、憨逗的笑脸上,就能够读出小人物的大谦卑。

陈云飞是在为新津县青年学子吴国锋扫墓时被拘的,而此前,吴爸爸因为眼睛视力急剧下挫,亟需三万元多元手术治疗费,陈云飞便跑来找我们商议如何解决经费的问题,他说时间紧,如果短期内无法筹措到这笔费用,他愿意全额垫付。我说你穷光蛋一枚,拿得出这笔巨款?他说他凭自己的人品找亲朋好友借或者上街讨,也能把钱攒齐。

既有如此心志,我等不出工不出力岂不羞愧难当吗?最后这笔钱是邀约广州大伽李悔之先生,透过自媒体运作,全额募集到的。

这是一个讲实惠讲回报的现实社会,人们都在为适应社会不断改变自己的角色和情操时,陈云飞朝思暮想的,却是驯良出位的公权力,以舍已之精神来改变社会,让公义的阳光普照中国,这注定了他打破脑壳往前冲的激越和悲壮。虽说少了儿女情长,但多了壮哉人生!

我们将陈云飞憨逗的脸谱重新定格,舒畅的眉宇下,挂着的那张憨笑,可以感动中国吗?

来源:中国禁闻网

阅读次数:2,86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