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昌兰判刑后家属失联72小时 疑遭当局控制

Share on Google+

 

Policemen (in blue shirts) keep vigil as lawyers and activists holding yellow balloons call for the release of lawyers jailed in mainland China, during a protest outside China’s liaison office in Hong Kong on October 9, 2015. More than 200 legal activists have been targeted by police in mainland China since July 9, 2015 according to Britain-based Amnesty International.  AFP PHOTO / Philippe Lopez / AFP PHOTO / PHILIPPE LOPEZ

苏昌兰判刑后家属失联72小时。(法新社图/资料图/粤语部制图)

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囚3年的广东维权人士苏昌兰,他的丈夫和兄长上周五庭审完结离开法院后,至今已失去联络超过72小时,有异议人士估计,2人是被当局强制旅游。(高锋 报道)

苏昌兰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上周五(31日)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后,法院当场带走苏昌兰77岁的婆婆,丈夫陈德权,以及兄长苏尚伟,声称安排他们去南海看守所见苏昌兰,但当晚只有苏昌兰婆婆一个人回到家里,陈德权和苏尚伟就一直失去联络。

苏昌兰的辩护律师吴魁明

苏昌兰的辩护律师吴魁明认为,陈德权和苏尚伟失联,和他们以往曾高姿态声援苏昌兰有关。(吴魁明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苏昌兰的辩护律师吴魁明引述法庭书记员表示,她陪同3名家属在看守所见完苏昌兰后,当日下午1时多和3人道别。1个多小时后,吴魁明接到陈德权发给他的语音留言,之后再没有他和苏尚伟的消息。

吴魁明:下午3点钟,陈德权在微信的语音上,给我说了句广东话,说自己被控制了,出不来了。我当时以为他们(当局)想控制他们,不让他们会见记者,和律师接触,以为到当天晚上就会让他出来。

律师认为事态不寻常,先后向佛山市中院和市公安局投诉。

吴魁明:一般来说,案件判了之后,基本上就会冷下来,关注度会少一点。这是比较奇怪的。我个人认为,他们的失踪,肯定跟他们平时对苏昌兰的声援或者关心有关系。具体法院有没有参与他们被控制、被失踪,我就很难判断。我个人认为肯定是国保跟当地的街道的维稳办做的事情。

苏昌兰活跃于内地维权界,以往经常为佛山基层发声。她在2014年,因为在微信及网上群组,转发有关香港占领行动图片,先被警方以寻衅滋事罪传召,其后因煽动颠覆国家罪被捕。法院上周五(31日)裁定她罪名成立,判监3年,判决书指苏昌兰多次利用互联网和社交软件造谣、诽谤、发表及转发,攻击共产党及社会主义制度文章和言论,但判决书并没有提及占领行动。 另一名代表律师刘晓原形容判决极为荒唐,表明会就定罪上诉。

失去联络的陈德权和苏尚伟,2年前曾因为举牌声援苏昌兰,被当局刑事拘留。与苏昌兰一家相熟的广东维权人士廖剑豪不排除,2人被强制旅游的可能。

廖剑豪:法院也好,街道维稳办也好,全部都是一个党来领导,全部都有默契。由于这段时间比较敏感,当局提防传媒会去采访,又提防维权人士会去安慰,估计会带他们离开佛山南海,去到外地旅游。问题是有关程序是否合法。我们认为,这肯定是违法的。你用所谓的维稳名义,剥夺人家的行动自由。这在全世界没有多少国家是允许的。

他估计有待案件上诉期下周一(10日)届满后,两人才会获释。

来源:RFA

阅读次数:1,94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