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我的博客惹恼了谁?

Share on Google+

boke2

我从2005年起开设博客,至2006年底,三个在中国开的博客全被关闭。其中两个博客开的时间长,讨论的话题多,各自拥有很多读者,但在统战部的关照下,永远消失了;第三个博客才开一个月也突然消失了。去年1月,我在海外开设了第四个博客,仅仅一天就被中国的网络管理人员屏蔽,从此只能依靠代理服务器才能管理这个博客。感谢坚持与中国网络管制不懈较量的各种代理服务器,否则像我一样的声音将不得不喑哑,消散在无人知晓的黑暗之中。

今年3月10日“西藏事件”之后,我把博客的名字从“绛红色的地图”改为“看不见的西藏”。西藏,藏人心目中由多卫康等藏地构成;绛红色,则意味着漫长的宗教传统使广大藏地拥有与众不同的色彩。然而,在绛红色的大地上所发生的变化、事件和毁损有谁知道?在强悍的外来的权力掌控之下,西藏被围裹在美丽的谎言之中。“西藏事件”发生之时,中共的西藏高官还在大声地向世界宣称:“现在是西藏历史上最好的时候。”

我在博客上连载3月10日之后全藏各地的大事记,发表有关“西藏事件”的报道、评论和图片等,影响很大,被评价为“一个人的媒体”。当然,也令某些人很不高兴,因为他们不想让世界知道藏地正在发生什么。于是,一个月内,我的博客两次被修改密码,使我不能发文章。同时,我的Gmail邮件信箱被病毒袭击。一些陌生人谎称是海外藏人或西藏流亡政府人员,说有秘密要交流等,与我和我的朋友们在Skype上联络,发送带有病毒的文件,这引起我的警惕,在我的skype页面上警示朋友们提防陌生人,因此5月27日晚,我的Skype被劫持,密码被修改,使我无法登录,而劫持者冒充我与朋友们联络,将我和我的Skype联系人置于危险境地,我当即在博客上发布警告skype陷阱的通告,十分钟后,我的博客被破坏,首页被改换成恶毒咒骂的文字和中国国旗,以及从我的电脑里窃取的个人照片,号召痛打我这个“藏独分子”。

破坏者声称是“中国红客联盟”。据了解,这是一个中国民族主义的非正式黑客组织,在2001年美国侦察机与中国军机相撞后,破坏了数个美国网站,大概有8万中国网民。但从对付我的博客的行为来看,其目的主要是不让我警告Skype陷阱的文字公诸于世。而对我的skype下手,显然是设置陷阱、罗织罪名,陷害我和我的朋友们。而且,我的Gmail信箱、Skype和博客同时遭到破坏,这分明是统一行动。因此,我不认为这是民间的、个体的行为。当路透社、美联社、国际先锋论坛报、自由亚洲等国际媒体报道了我的遭遇后,在我被攻陷的博客上出现了这行字:“别拿此事来做文章!不然后果自负!”

目前,我的博客还在修理中,但不知道有没有希望恢复。即使不能恢复,我还会重新再开博客,还会继续讲述西藏和西藏人的故事。事实上,我已经开始了我的第五个博客。我不会停止,他们破坏一个,我就重建一个。我不会气馁,而且我的朋友们也不会气馁,因为我们重又聚在一起了。

2008-5-29,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阅读次数:55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