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满城尽是毒奶粉,爱喝甜茶的拉萨人要小心

Share on Google+

老光明甜茶馆

新光明甜茶馆1

这是拉萨有名的“载追”甜茶馆(又叫“光明”甜茶馆),上图是老的“载追”,下图是新的“载追”,拍摄者是我。

拉萨人爱喝甜茶到了痴迷的地步。拉萨的大街小巷有多少甜茶馆,数也数不清。那些有名气的甜茶馆,像“载追”、“革命”、“港琼”、“鲁仓”,每天云集的不知有多少老中青藏人。寺院附近也有甜茶馆,3月以前挤满了朝佛的香客和僧人。每个甜茶馆里都有乞丐踯躅其间,伸手要钱。

甜茶的价格,过去一杯两毛钱,现在一杯五毛钱,装甜茶的玻璃杯似乎在缩小,但价格却在涨。喝甜茶的人太多了,服务员一杯杯地给玻璃杯倒甜茶已经忙不过来了,所以现在盛行的是用暖水瓶装甜茶。大大小小的暖水瓶,一磅三磅到八磅,其中三磅甜茶,价格也从三元钱涨到七元钱了。

自己家做甜茶,稍微讲究的话,是在熬煮的红茶里加上鲜牛奶,最好是本地农村的奶牛挤的鲜牛奶。一般都加的是从超市买的牛奶,什么伊利、蒙牛,每箱价格都会比内地多几块,那个特仑苏,在拉萨比在北京贵五、六元钱,竟然理所当然。也有加奶粉的,是从超市买的奶粉。经济条件差的,都是去冲赛康小商品批发市场买奶粉。

而所有的甜茶馆,都可能是从冲赛康小商品批发市场买的奶粉。那种奶粉都是在电视和报纸上看不到广告的奶粉,厂家一般都在陕西或甘肃,价格便宜。我去“载追”喝甜茶时,参观过那巨大的、热气腾腾的厨房,看到装奶粉的包装袋堆得像小山,而这只是大半天用过的奶粉袋,很难想象每天要用多少奶粉来做甜茶。

最近,中国各地都在为三鹿奶粉让成千上万的婴幼儿患病而震动,紧接着又接连发现多达二十多种的奶粉是“问题奶粉”,甚至连伊利、蒙牛等著名品牌的奶制品也有问题,想到拉萨甜茶馆里每天大量使用的那些不知名的小厂甚至作坊生产的廉价奶粉,那些奶粉应该也是“问题奶粉”,那些奶粉应该比三鹿奶粉更可怕,掺入的可能是比三聚氰胺更糟糕的尿素之类,那些奶粉在北京看不到在成都看不到但在拉萨却到处都有,且被许许多多嗜茶如命的拉萨人喝下去了,这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我与拉萨的朋友讨论这件事。我问:“不知道拉萨有多少人患有肾病,”朋友说:“非常多,我弟弟今年就得了。”我问:“他去甜茶馆吗?”朋友说:“天天去呢。”我说:“真应该调查一下,拉萨有多少肾病病人?”朋友说:“谁敢呢!这个真相也许很恐怖。”

西藏的农牧区不太可能有“问题奶粉”,因为农牧民自己家养的有奶牛,也不喝甜茶,因“问题奶粉”而使孩子患病或许不大有可能。但是,在广大农牧区,同样充斥着其他假冒伪劣商品,如饮料、饼干、方便面、糖果等等。每次遇上大型节日,如赛马会,会吸引无数小商贩携带假冒伪劣商品赶来销售。我多次见过,那些商品不但从来没听说过,而且往往已经过期,广大藏地就这么成了假冒伪劣商品的倾销地。

希望藏区各地政府的质检部门真正地负起责任来,对市场上的假冒伪劣商品见一个收拾一个。也希望藏地的青年人做这样的事:收集市场上危害健康的假冒伪劣商品,调查因假冒伪劣商品而致人患病的事实,到藏人聚居地以及农牧区宣传假冒伪劣商品的危害,让广大的藏人知道,实际上,那些花花绿绿的新东西,很有可能是致人死命的毒品。

2008-9-18,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阅读次数:1,008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