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喇嘛久美的入狱史

Share on Google+

喇嘛久美与达赖喇嘛

图为喇嘛久美于2006年2月,持护照去印度接受尊者达赖喇嘛传授的时轮金刚灌顶,并拜见尊者达赖喇嘛。自此之后,他的命运发生转折……

一、喇嘛久美的简历:

久美:42岁。拉卜楞寺僧人。法名久美江措,身份证名久美,外号久美果日。老家是甘肃省甘南州夏河县九甲乡录堂村。他出身农家,13岁到拉卜楞寺出家为僧,会弹洋琴、吹笛、绘唐卡、做酥油花和沙坛城等。曾经担任“喇嘛乐队”队长、拉卜楞寺喇嘛职业学校校长、拉卜楞寺寺管会副主任。他的父亲早逝,有母亲、姐姐、弟弟、妹妹等。母亲现跟弟弟住在一起。弟弟的儿子桑杰嘉措,从小跟喇嘛久美住在寺院,今年14岁,也出家为僧。

二、被拘押的经历:

1、第一次被拘押

2006年1月,喇嘛久美持护照去印度接受尊者达赖喇嘛传授的时轮金刚灌顶,并拜见了尊者达赖喇嘛。他回到拉卜楞寺后受到当局怀疑,于当年4月被甘南州公安局抓捕,关押四十多日后因证据不足获释,重返寺院。这是他第一次被拘押。他当时被没收现金上万,是为其他寺院缝制帐篷的筹款,至今这笔钱未归还给他。

2、第二次被拘押

今年3月14日和15日,夏河县僧俗响应拉萨抗暴事件,举行大规模的抗议活动,15日被镇压,随后许多僧俗遭到抓捕。喇嘛久美当时在自己僧舍中,并没有参与这两日的抗议游行,却被当局怀疑是策划者,从3月22日起,他被无端拘捕、刑讯逼供一个多月,差点死在审讯室里,后送医院抢救治疗方活下来,后以“取保候审”的名义回到寺院。

当时喇嘛久美被抓走三、四天后,他的弟弟索南才知道他的下落,就带着被子、衣服和食物,天天去夏河看守所探望,可是看守所不承认关押了喇嘛久美。二十多天后,索南才又知道喇嘛久美被关押在临夏看守所,这是一个因刑事获罪而释放的回民告诉他的。得知消息后,喇嘛久美的弟弟当天就赶到临夏,但临夏看守所却不承认,他只好回去。一个多月后,索南接到公安局通知,在临夏的一个军队医院见到了昏迷不醒的喇嘛久美。而喇嘛久美的母亲是在多日之后才知道儿子被抓,是邻居从RFA节目上获悉后告诉她的。索南的儿子、跟着喇嘛久美出家的桑杰,从小到大不知道什么是恐惧,但自从喇嘛久美被抓之后,不敢一个人睡在家里,别人也不能当他的面说起喇嘛久美,一提他就流泪。

喇嘛久美被拘押、治疗近两个月的情况:

(1)、在夏河县武警招待所关了3天3夜。一人一房间。一个武警持枪对准久美说:“这个枪是专门给你们阿老(对藏人的蔑称)制造的,你跑一步,我给你嘣地打一枪,打死了,就把你垃圾堆里扔了,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管你。”

(2)、在夏河县看守所关了3天3夜。约有十几间屋子,每间屋子关了十多人,当时那三天,在这个看守所至少关了上百人,随后分散到其他地方关押。而看守所继续关押随后抓捕的藏人。久美的房间里关了十个人:昂曲的两个牧民、科才的一个牧民、万科尔滩的两个农民、玛当乡的农民、扎右乡的两个农民,只有久美一个僧人,都是夏河的,与3月以来当地的抗议事件有关。

(3)、在临夏市看守所9号房关了28天。一个牢房十多人,两个汉人是偷盗罪,七个回民是偷盗罪,还有一个回民是阿訇。只有久美一人是藏人,是僧人。28天中,审讯三次,每次都被黑布蒙住头,被警车带到“河海宾馆”。在一个标准间中有老虎凳,一个会说藏语的汉族警察(名叫张展民)和两个东乡族警察审讯久美。第一次审讯一天一夜,第二次两天两夜,第三次三天三夜。喇嘛久美受到酷刑。

(4)、在临夏市戒毒所关了2天2夜。戒毒所在临夏市与夏河之间,有三十多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数十个警察。甘南州成立专案组审讯喇嘛久美,其中没有藏人干警参与。喇嘛久美被认为是3月14日和15日在甘南州夏河县发生的“甘南事件”的“第二号人物”,说他是策划者、组织者。说他与境外“分裂集团”有联系,与境内异议人物有联系,曾经是寺管会副主任,而且接受过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在“甘南事件”发生之后,继续与外界有联系。喇嘛久美在这里受尽酷刑,直至被毒打得昏死过去。

(5)、在临夏市的解放军第七医院,6天6夜才苏醒。医院下病危,当局通知喇嘛久美的家人说他有癫痫病、心脏病、胃病,正在住院治疗。但是喇嘛久美说“我以前身体好得很,我没有这些病。”他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月才得以出院。

(6)、最后,当局是以“取保候审”的名义暂时释放喇嘛久美的。“取保候审”的时间是一年。有若干限制,如不能外出、不能迁徙、不能接受采访等等,如果有违就会遭到重罚。“取保候审”是当局对付因3月事件而被捕的许多藏人的惩罚措施,包括交纳多达数万的罚款。专案组警告喇嘛久美,不能对外说他被打被抓,不能说被打经过,只能说生病住院治疗。

3、第三次被拘押

今年9月3日,喇嘛久美在公诸于世的一卷录影带中,一人面对镜头诉说长达20分钟,用真的面孔真的声音真的名字,对今年3月以来的西藏事件提供了完整的证言,表达了身为普通藏人僧侣的希望。
(见http://www.voanews.com/tibetan/archive/2008-09/2008-09-03-voa1.cfm)。

在录影带被美国之音藏语电视节目播出之后,喇嘛久美在长达近两个月内音讯全无。有人说他已经藏匿起来,但有人又说或被软禁。但显然他后来返回寺院,因为在11月4日中午约1点,有七十多个军警(其中有夏河县公安局的警察)突然包围他的僧舍,是从他的僧舍将他抓走。目击者说,僧舍外面有军车和警报鸣响的警车。截止今日,已经整整17天,他下落不明,未来情形也不明……夏河县公安局对喇嘛久美的家人声称不知道情况,也不参与此案,只说喇嘛久美是被甘肃省公安厅带走的,可能关押在兰州。喇嘛久美的家人惟有以泪洗面,在恐惧中度过每一天。

希望国际媒体和国际人权组织以及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等机构,为喇嘛久美早日获得自由而呼吁!!!

003

2006年5月,喇嘛久美第一次被拘押获释后在自己的僧舍中留影。

004

拉卜楞寺的墙上还依稀残留着文革标语的痕迹。

006

去年夏天。喇嘛久美和他的侄子也是他的学生桑杰在一起。

007-1

喇嘛久美的僧舍院落。

007-2

这是今年夏天,开在僧舍院落里的花朵。

008

拉卜楞寺的大经堂外面,僧人们在经堂里上课。

009

今年3月15日,在夏河街头,拉卜楞寺僧众与当地民众举行大规模抗议游行。

010-1

4月9日,拉卜楞寺有三、四十个僧人在外媒记者来访时,突然间,举着自己绘制的、十分拙朴的雪山狮子旗跑出佛殿,呼喊道:“我们要求人权;我们没有人权……”。而那些僧人,数日后大多被抓,遭到毒打,有一个僧人的腿被打断,至今难以行走,有几个僧人,嘴里被插进电棍猛击,以致精神失常。

010

喇嘛久美于3月22日被抓走,等家人见到他时,已是一个月后,在医院。从夏河县看守所转移到临夏市看守所时,他身上的袈裟被装在一个口袋里扔了。然后给他换了一套不合身的衣服。上身就是这件躺在病床上穿的毛衣,裤子很小,根本扣不上,只能用手提着。他们就是这么来羞辱喇嘛久美。

011

医院里的喇嘛久美。

012

“取保候审”后回到寺院,喇嘛久美留着狱中蓄积的须发,重穿袈裟留影。在他的僧舍里堆满了洁白的哈达,都是寺院僧人和当地百姓敬献给他的。

013

看上去安静的拉卜楞寺,有多少僧人还在狱中,有多少僧人在逃……?

014

喇嘛久美与师兄在风景如画的山上诵经。

015

喇嘛久美的笑容。

016

喇嘛久美的老母亲操劳一生,在儿子被拘押的日子里,她非常坚强。

017

喇嘛久美勇敢地做出了为不公正的事件作证的抉择。

018

弟弟和母亲家的屋顶。喇嘛久美身后那高高的、翠绿的山上,有他的闭关房……而今,喇嘛久美,你在受着什么样的折磨?

文章来源:看不见的西藏~唯色
2008年11月21日星期五

阅读次数:1,04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