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我什么都不怕,就怕他们来‘援藏’!”

Share on Google+

大而无当、与人无关、与西藏无关的“援藏”业绩——泰州广场1

图为大而无当、与人无关、与西藏无关的“援藏”业绩——泰州广场,在拉萨市曲水县。

去年在网上的“多维电视”看过一个“时事交谈节目”,在美国的华人学者何频和孟玄谈“西藏问题的出路”。当时我曾写了一些有感而发的文字,现在依据今年时事再做一些补充。

对孟玄先生的这个说法——保护西藏文化的是西藏的地理环境,汉人难以在海拔高的西藏居住下去,达赖喇嘛不用为此担心,西藏文化不会因为中共的统治而削弱——当时我即有异议,现在更是如此。

没错。在过去甚至在十多年前,孟玄先生所说的汉人不适应西藏是存在的。但是,随着现代化(确切地说,是中国式的现代化或者说汉化)的飞速进程,使得西藏在交通和资讯上有了很大变化,尤其是青藏铁路的修建和通车,完全、彻底地打破了青藏高原的所有屏障,由此涌入的是源源不断的外来移民。这是眼可见的,耳可闻的,人在西藏的话甚至可以感觉到空间的不断缩小。固然以汉人为主的外来移民仍然不适应海拔高拔的青藏高原,然而以汉人为主的外来移民巨多无比。早些年,以汉人为主的外来移民或只在藏地几年、十几年便吃不消,回乡去也;而走了一个、几个,后来者并不多,所以会有青黄不接的局势(局部的局)。然而,如今已经不同了,虽然以汉人为主的外来移民还是只在藏地几年、十几年(几十年的仍然寥寥),高原反应这一似乎跟人种有关的病症还是缠绕着非藏人,可是,以汉人为主的外来移民以从未有过的巨大流量在涌入青藏高原。这个走了,那个就来;甚至这个还没走那个已经来了。

十多年前,深夜走在帕廓街上,会听见狗的叫声划破寂静的夜空;如今,街边弥漫着烧烤火腿肠羊肉串的油烟味,小巷里也有“四川小吃”、“清真拉面”的饭馆还亮着灯开着门。十多年前,白天的帕廓街上,康巴阿西(康地女子)也好,“卡擦热”(藏人和尼泊尔人的混血子女)也好,纯粹的拉萨人也好,开着店摆着摊做着本分生意。如今,帕廓街边上的那个充斥着假冒伪劣商品的冲赛康小商品批发市场,里面80%的生意人都是湖北人,被报道为“湖北人在拉萨‘克隆’汉正街”。

另一篇报道说,帕廓街外围的北京东路“共有50多家小商品店,而其中有25家是湟中人开的,主要经营果冻、饼干、奶粉、方便面、糖果等小食品”,另外的25家,据我观察,至少一半是四川人开的。至于帕廓街里面,至少70%的店面被来自西北的回族人租赁,五六个巨大的商场是汉人开的,出售的基本上是浙江义乌或甘肃临夏制造的名为“西藏工艺品”的假货,把白铜说成藏银,把崭新的佛像、唐卡做旧,把不值钱的石头做成假的天珠、珊瑚和绿松石,还有假的虫草、假的藏药……而且漫天要价,宰一个是一个,所使用的骗术全打的是西藏这张牌,不知蒙骗了多少对西藏文化有兴趣的外来游客,因而也不知给西藏带来了多少坏名声。有的商场甚至禁止藏人入内,穿袈裟的僧人、穿藏装的乡下藏人或者看上去没钱的藏人都会被拒之门外,被说成是“牦牛”,“野人”,不让他们进去,甚至动手打他们,有许多藏人在此遭受被驱逐的侮辱。

如今的帕廓街上,只有屈指可数的小店是不肯出让的藏人坚持做着清淡的买卖,其中一个藏人难过地对我说:“过去游客转帕廓,会看到藏人的习俗,比如节庆期间,藏人会关门去做佛事;可是现在藏历新年会开门,春节和穆斯林的节日反倒有可能不开门,而外人会以为这才是藏人的习俗。也许十年后,帕廓就不会再是藏人的帕廓了;十年后,再提‘帕廓’这个名字会让人羞愧的。”十多年前,拉萨街上看得见的是以汉人为主的外来移民中的青壮年,如今我家所在的雪新村,背着书包的汉人小孩在爬树、打着毛线的汉人老太在散步,这里有一桌四川人在路边打麻将,那里有河南人在喊“加气加气加液化气”。十多年前,“古玛林卡”有树木有沙滩有拉萨河静静流过,小桥的两头挂满了重重经幡;如今官商携手改建成了“中和国际城”,是拉萨最大的、最公开的红灯区,夹杂着各地风味的饭馆、藏獒销售中心、四颗星的大酒店以及拉萨市政府的临时办公室。

表面上看,以汉人为主的外来移民,即便居住的时间再长还是流动的;是的,确实是一种流动的状态,然而如今的流动已远远不同于往日的流动。往日的流动是细微的,时断时续的,而今日的流动如滔滔江水,长江后浪推前浪,构成了以汉人为主的外来移民已然成为青藏高原新的居民的事实。显然,他们已经不是移民而是居民了。中国13亿人口,哪怕有1000万人源源不绝地来来往往,也已然致使不到600万的本土藏人在本土变成少数民族。而移民本身的诸多背景、所携带的诸多基因或元素,必然会强烈地冲击着、改变着已成少数民族的藏人的一切。一句话,即便他们像那“流水的兵”,可也已经构成了“铁打的营盘”。汉人的老话中用来形容军队的那句:——“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完全可以用在这里。而作为安置“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的青藏高原,几十年来不断地被驯化着,为的是驯化成适合“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居住的地盘,所以今天的拉萨已经是成都的克隆版,充斥着仿若中国内地居民区的住宅、花园、商店和广场,既为的是让正在或已经汉化的西藏人错把故乡当他乡,也为的是让越来越多的外来移民从此且把他乡当故乡。

今年3月以后,在全藏地爆发震惊中外的藏人抗议事件,原以为爆发这么大的事件,至少会令许多外人却步不前,事实却非如此。数月后我回到拉萨,傍晚经过全副武装的武警驻守的雪新村路口,听到一句掷地有声的四川话:“……嗨!这下子,满街都是汉人了哦。”听上去,非常兴奋、非常开心,我注意到说这话的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汉人,就跟充斥拉萨的许多来自汉地的农民工一样。他身边的男男女女也都是这样的人。他们悠闲地走着,大声地聊着,其中一个妇女还向武警露出一副送温暖的笑容,而平素对藏人横眉冷对、持枪相向的武警也作颔首微笑状,这可是我这回第一次看见这些凶面的国家机器突然会笑了,突然变得有人性了,哦不,准确地说,分明是有选择性的专门针对汉人的人性流露了。这让我想起3•14之后的第五天,如同央视海外版的香港凤凰电视台,吹嘘拉萨已经恢复正常生活,可是那个站在街头的凤凰记者,她采访的几位所谓“拉萨市民”全是汉人,仿佛拉萨已是一派和谐的汉人城市。她显然也是有选择性的,她的眼中没有生活在拉萨的藏人,似乎被她采访的这些人才是拉萨的原住民。

而就在前些天,11月10日,北京冷面宣布尊者达赖喇嘛“根本无资格和中央政府谈判”。参与藏中谈判的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在中外记者会上,毫无礼节地斥责尊者达赖喇嘛“包藏祸心”,说的是“骗人的鬼话”,甚至当场否认邓小平在三十年前说过的那句被人们用滥的老话“除了独立,什么都可以谈”。对此,一位藏人老共产党员怒斥这根本就是“霸权主义”!许多藏人在震惊、厌恶之余,认为这是意料中的结果,尽管这个结果被北京抛给世界时,如同图穷匕首见,裹挟着杀气,但这确实是真实面目的暴露。不过一派陈腐说辞中也透露新的讯息,比如朱维群在说到“大藏区”范围的人口时讲了这样的话:“达赖喇嘛想把居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数以千万计的各族群众赶走……”在看央视现场直播时,我听他这样讲,还以为事后发布正式文稿时会改掉“数以千万计”之说,以为那或许只是他随口而出,并不准确,却会被人发现移民规模之大。然而正式文稿发布时并没有删去,也没有改动,因此应该认为这个数字是官方认可的,也是准确的。请注意,这是中共官员首次承认在全藏地近600万藏人当中,已经有了“数以千万计的各族群众”,而在此之前,在他们公开发布的人口统计数据中,从不承认在广大藏地有“数以千万计的各族群众”,总是压低这个数字。

最近,朱维群在游走西方各国接受BBC记者的采访时,再次提到藏区非藏人的人口数字,进一步确认为“大约有几千万人”。然而,根据中国国务院人口普查办公室所编《当代中国西藏人口》(中国藏学出版社)一书提供的数字,1990年,所有藏族自治地区(西藏自治区加四省藏区)共有汉族人口152.1万。那么,由此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在1990年至2008年的18年间,各藏区的汉族人口总数从152.1万,已增加到“数以千万计”甚至“大约有几千万人”的规模(朱所说的“各族”,其实主要是汉族),也就是说,至少增加了5到6倍,这样的移民速度,不能不说是惊人的。

“数以千万计的各族群众”并不都是土生土长的原住民,基本来自中国内陆,都是了不起的炎黄子孙,跋山涉水来到广大藏区,无论如何要留下来给藏区人民做贡献;而且,这贡献大得很,大到献了他们的青春还不够,还要把他们的子子孙孙献了一代又一代,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有超出藏人能力和规模的人口大量增长。何况乎,在已成定制的人口计算中,包括国防军和武警在内的军队是从来不计算在内的,可要知道的是,如拉萨而言,本来就是一座被兵们重重围住的城,今年更是如此;何况乎,在已成定制的人口计算中,包括民工、小姐、商贩、藏漂在内的“包工队”亦从来不计算在内,而这也是一股看似流动实则滞留的移民大军。啊,不能细算,否则太绝望了。

就像新疆,据统计,目前每周有多达二到三千的汉人移居到那里,如此众多,如此快速,无论如何也会实现登堂入室、喧宾夺主、唯我独大的现实。对了,还有“援藏干部”!这十多年来,从中国内地派来的源源不断的“援藏干部”,带来了自己,也带来了自己老家的开矿队伍、包工头队伍、妓女队伍、“高考移民”队伍、旅行社队伍、小贩大商队伍等各路人马……。一个“援藏干部”的后面,往往跟着上百甚至更多的淘金者。“援藏干部”们尝到了甜头, 待“援藏”时间到了,返回内地了,又跑来西藏二度重当“援藏干部”,但不能三番五次这样,因为其后面已排着长队,于是干脆就不再当“援藏干部”直接来当包工头了,这是发生在山南地区某县的真实故事。而昌都地区某县更绝,一个包工头因为跟“援藏干部”是生意上的哥们,这“援藏干部”索性让这个修房子挖公路的包工头当了副县长!难怪一位世代居住在帕廓的拉萨老先生,早在火车刚通车那时,就意味深长地对我说:“我什么都不怕,就怕他们来‘援藏’!”

所以,孟玄先生说:“世界主流思想提倡文化多样化,包括中共在内也说保护西藏文化”,但是我想告诉他,很遗憾,不是这样的,如果他能到西藏走一遭,他会惊讶地看见,事实并不是他所以为的那样。

2007-10-15,第一稿
2008-11-20,第二稿

【民主中国20081125】

阅读次数:723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