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参与和愿景

Share on Google+

闭幕

11月22日,在印度达兰萨拉,全球藏人特别大会闭幕。

对于境内藏人而言,有这样一种特殊的参与,是与上周六结束的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密切相关的。在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看上去已成僵局的现实,限制的是这边的脚步,限制的是这边的声音,却无法限制这边的内心。可以上网的,在网络上寻找着;可以收听广播的,带着收音机去信号干扰不了的地方;可以接收卫星的,在电视跟前守候着;当然,这一切都不会是公开的。友人说:在拉萨,似乎空气里都是监视器……然而,即便是这样,许许多多藏人仍然以自己的方式参与着。如在我的博客上,很多意见是以匿名的方式发表;在卓嘎啦主持的热线节目上,一些听众想方设法打电话来表达观点。可以说,在讨论未来西藏的走向时,身为藏人,不可能不关注,不可能不表达,犹如地底奔涌的暗河,蕴积着顽强的力量。

六天的特别大会既是在达兰萨拉五百多名代表当中进行着,也是在超越了这个空间、超越了这个人数的更为宽广的范围当中进行着。大会闭幕之后,公诸于世的结果中,确立未来继续走中间道路来解决西藏问题,强调尊者达赖喇嘛才是西藏人民的真正代表。就此,综合我所了解到的意见陈述于此,也算是一种补充。

一致的是,这次特别大会除了坚持中间道路的主张,也包含了呼吁独立或民族自决的主张,以及一些务实的提案,能够容纳如此种种不同的观点,体现了流亡藏人社会在民主道路上的进步,与专制下的境内藏人社会人人自危的状况比较,显然天壤之别。不过特别大会虽有宝贵的民主,但还多少显得保守,思想不够解放,固然这是历史上第一次如此重要的讨论民族前途的大会,而且聚合了分布在世界14个国家的藏人,收集了境内上万藏人的意见,非常来之不易,理当慎之又慎,所以寄望于将来的第二次特别大会,更加富有创意,充满活力和弹性。

对特别大会的结果之一,即对尊者达赖喇嘛的认可,认为这是无须讨论太多的事实,因为尊者今生来世都是我们的尊者,是我们生生世世追随的精神领袖,这是我们全藏四百年来的传统,是过去、现在和未来都会继承下去的传统。现代藏人不仅要具备认知上师为上师、认知父母为父母的能力,还须具备自主意识和自立精神。而在这么难得的特别大会上,重中之重是明确战略方向、细化策略之术、制定详细计划、落实具体任务,然后请尊者达赖喇嘛继续发挥无人替代的伟大能量,辅助新一代领导力量,这样才能出现自主自立的后达赖喇嘛时代。无论如何,必须要有切实可行的策略,务必要从一个个细节和计划做起,内外兼顾,分期实施,如制定一个凝聚境内外藏人之心的纪念日,而学者洛桑森盖倡导为这样一个日子许下的祈愿——“今年在达萨,明年在拉萨”——令人激动,由此可以形成不可磨灭的民族记忆。

总而言之,正如毛泽东在中国的抗日战争时期撰述“论持久战”,借用其中一段话,即:“敌强我弱,我有灭亡的危险。但敌尚有其他缺点,我尚有其他优点。敌之优点可因我之努力而使之削弱,其缺点亦可因我之努力而使之扩大。我方反是,我之优点可因我之努力而加强,缺点则因我之努力而克服。所以我能最后胜利,避免灭亡,敌则将最后失败,而不能避免整个帝国主义制度的崩溃。”

2008-11-26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阅读次数:88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