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数人头胜过砍人头”

Share on Google+

一千两百多万台湾老百姓,在一张张小纸片上轻轻画上一笔,于是台湾就完成了最高权力的和平转移。

当选举结果刚刚揭晓,国军随即宣布效忠新总统。毛泽东的名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见鬼去!

举世瞩目的台湾总统大选终于落幕,民进党候选人陈水扁获胜。这是台湾人民的选择,全世界一切珍视自由民主的人民无不对此表示尊重。

我们从胜选者的衷心感言和落选者的可敬风度,从广大选民的激情投入和整个选举过程的和平有序,再一次目睹到台湾民主的成熟。不论你对几位候选人有什么倾向性,不论你对选举结果是欢欣还是遗憾,最重要的一点是,这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上的第一次,反对党人士通过选举赢得最高权力,执政党和平交出政权。

回顾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就是为了争夺最高权力,你杀我,我杀你,骨肉相残,灭门灭族,好战黩武,血流成河。更不必说中共执政这五十年,仅仅是因为所谓“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民勤务员”自己疑心生暗鬼,生怕别人要“篡党夺权”,就把几百万、几千万手无寸铁的人民推向死亡的深渊,不管你是共和国主席,还是十几岁的少男少女,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几十年的现代化建设,未能使大陆的政治变得多一点人性、多一点宽容,倒是把屠杀人民的武器从大刀长矛变成了坦克车机关枪。民主制纵有千般弱点万种缺陷,单单就凭它用“数人头代替了砍人头”这一点,就胜过专制一万倍一万万倍。

民进党历经多年奋斗,这次终于赢得了总统大选,可喜可贺。自不待言。不过在这里,我愿意对败选的国民党多讲两句。

国民党这次败得很惨,可是在国民党百年历史上,从来没有一刻象今天那样引起我由衷的尊敬。国民党败得光荣。俗话说,胜败乃兵家常事。本不足奇。问题是,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国民党是第一个服从选票的裁决,将最高权力拱手相让的执政集团。国民党的这一次失败,甚至比它以前的许多胜利还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意味深长的是,当国民党以自己的失败写下这历史的一页时,舆论似乎并没有给国民党多少热烈的赞颂。其实道理也很简单,因为人们早就对国民党的民主品质深信不疑,从而习以为常。在投票前夕,各类人等都对台湾大选的前景猜测纷纷。不少人忧心忡忡,担心中共动武,担心股市狂跌;但是,我不曾见到有任何人担心如果国民党落败会拒绝选举结果,会军管会戒严,会把坦克车开到大街上——连中共也没担这份心。国民党自身的民主转型已经成功到如此程度,以至于没有什么人再把它看做优点,而是视为当然。这无非是证明了,国民党能达到今天这等成熟的民主品质,并非一朝一夕之变,实在是百年来优秀的国民党人长期努力的结果。我们当然不能把台湾今日的民主完全归功于国民党,这中间有整个社会——尤其是反对人士——的巨大功绩,但是,我们决不会忘记国民党的特殊贡献。

台湾民主的成功实践,是民主的胜利,是文明的胜利。在此一时刻,任何对台湾的威胁恐吓都是对台湾民意的公然挑战,也是对人类主流文明的公然挑战。有些人把今天的两岸关系比作美国南北战争期间的南方与北方的关系,比作俄罗斯的车臣问题。这种比喻根本是错误的。两岸关系首先是专制与民主的关系,统独问题则是次要的问题。事实上,台独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正好是被中共专制逼出来的。台湾当局早就呼吁两岸在自由民主的基础上促成统一,中共当局却置之不理。在这次台湾大选期间,几位候选人对两岸关系都表现得温和务实,中共却发表了白皮书,提出第三个“如果”,使两岸关系骤然升温。可见,台海形势的紧张,主因在中共一方。唯有向中共施加压力,加速大陆的民主化,两岸关系才可能缓解,和平统一也才会有希望。◆

2000年4月

《数人头胜过砍人头》第三辑 统独问题
(晨钟书局 二零零六年十月。香港)

阅读次数:727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