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从“希望工程”弊案谈起

Share on Google+

中国的“希望工程”一向被视为中国慈善事业的样板,可是,最近却被揭露出严重的腐败问题。不能不令人格外震惊。

说来也不奇怪,在缺少公共监督的情况下,怎么能不出腐败呢?如果这中间再有政府官员插手,不腐败才是怪事。

追究“希望工程”的腐败问题固然重要,然而我以为更重要的的问题在于“希望工程”本身。

为什么要兴办“希望工程”?答:为了帮助数百万失学儿童。可是,为什么会有成百万上千万儿童失学呢?宪法不是早就明文规定“普及初等义务教育”吗?什么叫“普及初等义务教育”?那就是“一个不能少”。如果有儿童失学,就该追查政府的责任。如果有几百个上千个儿童失学,是政府失职;如果有几百万上千万儿童失学,那绝对是政府犯罪。

多年以来,中国的教育经费一直被压得很低很低,按比例比一般发展中国家还低得多。据政府公布的教育统计“国家公共教育经费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1992 年是2.99%,此后持续下降,1993 年是2.76%,1994 年是2.52%,1995 年是2.41%,1996 年是2.44%,1997 年是2.49%,1999 年是2.79%.远远低于九十年代初期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4.1%.然而我们又都知道,这些年来,中国的经济一直在高速发展,年增长率超过7%.就在这些年间,军费所占比例越来越高,公务员的工资涨了又涨,各种名目的大型庆典层出不穷,动辄花掉几十亿几百亿——这里还不说愈演愈烈的贪污腐败。可见,政府决不是拨不出钱来办教育,非不能也,是不愿也。话说得多好啊,“再穷也不能穷了教育,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然而,事实不是正好相反么?

听说在北京等大城市的街头,你偶尔会见到有大人带着孩子向路人乞讨,孩子们衣衫褴褛,面黄肌瘦,有的还身带伤病残疾,惨不忍睹。不少过路人见状,忍不住要拿出一些钱财给孩子的父母。殊不知这竟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原来,那些成年人并不是孩子的父母。他们拐带别人的孩子,以乞讨之名骗取好心人的钱财,钱财到手后供自己挥霍,只拿出一小点来让孩子吊命,以便再接着骗下去。

我敢说,在形形色色的骗子中,就数这种骗子最可恨!因为他们拐带儿童,虐待儿童,一手制造了苦难,然后又利用这种苦难去打动别人的善良仁慈之心,骗取钱财,让自己从中获利。

“希望工程”的情形正与此类似。若和中共当局相比,上述一类骗子就真是小巫见大巫了。在中国,政府一手制造了大量的失学儿童,好心人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于是慷慨解囊,兴办了“希望工程”,官员们则趁机插手,贪污克扣。你必须承认,共产党的算盘打得很精,他们敢于一再压低教育经费,造成了数百万儿童失学的悲惨现状,就是吃准了会有好心人发慈悲,帮助党和政府“克服困难”。其实,许多捐款者也明白其中的诡诈。他们明知政府就是灾难的制造者,他们也明知捐款一旦经官员之手就免不了被贪污,可是既然这种黑暗的政治不是一下就能改变的,而孩子们的教育却关系终生,耽误不得,所以还是忍不住要伸出援手。在这里,共产党欺负的、剥夺的是人世间最无辜的穷苦孩子,利用的、敲诈的是人性中最高贵的仁爱之心。

失学儿童是要帮助的,“希望工程”的胡涂帐是要清查的,但是,更重要的是要向政府施加压力,要政府切实承担起普及初等义务教育的起码责任。然而,在既无言论、出版、集会与结社等项自由,又无开放选举的情况下,人民有什么手段可以向政府施加压力呢?所以归根结底,只要你不甘心做专制政府的帮闲帮凶,你就应该投身于争取自由民主的历史潮流。◆

2002年4月

《数人头胜过砍人头》第六辑 时事纵横
(晨钟书局 二零零六年十月。香港)

阅读次数:82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