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清营:父亲哭了(2)

Share on Google+

但是就在我犹疑不定,不知道如何向他表白时,父亲开始向我施压了。父亲本是非常沉默的人,在我幼时,一个月也不见他说几句话,每次说话,总是在激动地沉不住气时。他怒吼着,吓得我兄弟姐妹们大气不敢出,无所措手足了,惊慌失措的如一窝受惊的兔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胀红了脸,挥舞着双手,头摇着,双眼充满了怒光,似乎喷出火来。一发声,吐沫就溅人一脸。

明显的,这一次也是。

他生气了,因为他说什么我完全装做没听见。我不再是小时那只受惊的兔子了。

他说,就你有能耐是不是?别人都不如你?你有三头六臂?中国十几亿,就你一个人有本事?你受的罪还不够?你再进去,你还能不能活着出来?你看看这个三岁多的小孩,你再进去,小孩怎么办。你就是不看我,你能不看看他,这个小孩,聪明长到脸上,一天到晚要爸?你家也不要了?老婆孩子不要了?父亲兄弟姐妹都不要了?你到底图啥?这样好好的一个家,非要让你折腾散了,你才甘心?我供你读这一二十年书,白供你了!你养过我几天?你就光活你自己?谁都不要了?你双手攥空拳,能整过谁?你不是找死吗?咱家这祖坟上,没岀过坐牢的,你是头一个!你还显丢你先人脸丢的少?你读个硕士生就是读的这?自小一天到晚抱着书读,我省吃俭用的,就是让你读的这?早知道,我一天学也不让你上。当个农民打个工,平平安安过一辈子也比你现在强!

知子莫若父,父亲毕竟是父亲,每一句都像刀子一样砍到了我的心上,刀刀见血,刀刀致命!向最柔软的地方。我几乎没有一句反驳的话,我几乎没有一点招架回手之力。这些话,国宝都说过。但现在说这话的不是国宝,而是父亲,是生我的父亲!母亲已经去世了。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就是他!也唯有他会给我无私的爱!就像我爱自己的儿子。这些话,现在是他说的!

我在无力和悲哀中,忽然惊喜的发现。我的文盲父亲,他一个字不识,见过日本人,见过国民党,经过大跃进,60年大饥饿,四清,文革,改革开放,打工潮,城市化。他竟然什么都明白,甚至远超过我,自命知识分子的我。他完全明白社会发生了什么,以及为什么这样发生。他不需要我的启蒙!他懂的一点不比我少。

他只是怕!

2017.04.18

阅读次数:1,45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