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设立雄安新区的真正目的──二○一七年春,有个老人在渤海边画了一个不圆的圈

Share on Google+

二○一七年四月一日,西方的愚人节,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据说这是一项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其实这个决定既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又违反城乡规划法。这个副省级行政区的新设置,是宪法第六十二条授予全国人民大会的权利。第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刚刚于三月十五日闭幕,会议期间人大代表对雄安新区一无所知,更不要说展开讨论和决策。两年前,中共中央政治局于二○一五年四月三十日批准了《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京津冀的空间布局为“一核、双城、三轴、四区、多节点”。现在有个老人在环渤海区画了一个三角形(不圆的圈),彻底打破了原规划的空间布局,必须先按城乡规划法第十二条规定,经过规划的论证和方案比较,修改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雄安新区的设立再次证明,中国距离依法治国有多远。

雄安新区是中央与冀利益交换

表面上看,建设雄安新区的目的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降低北京人口密度,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相适应。什么是首都功能?首都功能就是中央政府和外国大使馆这两块,是北京城市功能中的一小部分。当年梁思成建议北京行政中心建设在老城区之外,北京不应当成为工业中心,功能简明空间结构清晰,文化古城加首都功能。可惜毛泽东采纳苏联专家意见,在老城上建新城,把北京建成全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城市建设走上弯路,至今还在错路上继续走。文革时期认为大学是非首都功能,把许多大学赶出北京,同时也把地富反坏右赶出北京。文革后期拨乱反正,外迁的非首都功能纷纷回迁。最近传来消息,北京准备把小商小贩和低端的产业(非首都功能)迁出北京,大概是想往雄安新区赶。

但是在雄安新区的建设目标中又说要在雄安新区发展高端高新产业,要把雄安建成中国北方的矽谷。既要帮助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接受低端旧产业,接受被淘汰的非精英人口,又要发展高端高新产业,吸引精英族群,本身就是自相矛盾。中国矽谷在科学院和高校集中的北京海淀区没有建立起来,在雄安新区就能建立起来?

其实建设雄安新区的目的是利益交换:要让河北省关停一大批对北京造成严重污染、特别是空气污染的企业。为二○○八年奥运会的举办,北京把大量污染企业搬迁到周边的河北省。河北省特别欢迎,企业落户河北,GDP快速增长,河北省领导功绩伟大。从空间布局来分析,河北省的污染企业对北京形成多层次围城的状态。二○一六年国家环保部发布前三季度全国七十四个城市中空气质量排名,最差的十个城市中河北省占六个,邢台、保定、邯郸、石家庄、唐山、衡水。北京正好被这些城市包围。京津冀地区以摊大饼的方式发展,受城市热岛效应影响严重,在北京和周边地区上空形成一个巨大的穹顶。污染空气从周边的河北向皇城运动,在北京中心地区上升,受穹顶的阻碍,无法散去,被迫下沉近地面,继而再向皇城运动。这样不断循环,不断有新的污染物质加入和产生,污染浓度加大,使得北京成为不适宜居住的城市。每逢北京有重大会议或活动,中央政府一声令下,河北省的污染企业停止生产,北京天空就回归蓝色。河北的污染企业是北京空气污染的主要原因。

但要让河北省关停污染企业并非容易的事,因为它们构成河北省的经济支柱。为此,中央政府必须作出交换,用李克强的话说“用多大代价都可以”,必须让河北省有面子,有好处,这就是雄安新区,可以让河北省的领导有钱花,有工程做,有利可图,GDP不掉下来。

新区生态环境劣势缺水资源保障

北京被选作京城是由于北京的生态环境优势,风水好,位于燕山山脉的沖积平原上,坐北向南,北枕高山,南边是平原和水泽,视野开阔,前程远大。设立雄安新区,沖了北京的风水,其位置对于北京而言,有如毛泽东纪念堂与紫禁城的关系。

有专家说,雄安新区生态良好,拥有白洋淀,诸多河流在区域内交汇。习近平只记得幼年看的电影《小兵张嘎》,白洋淀水面浩渺,真想把它建成是杭州的西湖。白洋淀对于雄安新区的劣势远大于优势。第一,由于河北省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特别是大跃进年代修建的几千座水库,拦截水源,海河流域已经没有常年流水的自然河流,白洋淀没有水源保障,多次长时间出现湖底朝天的现象。习近平看《小兵张嘎》时,白洋淀水面面积五百六十一平方公里,如今只有三百六十六平方公里。而二○○七年实际水域面积不足三十平方公里,蓄水量仅零点一三亿立方米。白洋淀已经丧失自然生存和自然净化能力。第二,白洋淀的水污染十分严重,流入白洋淀的多条河流的水质为劣V类,这里实际是河北省的污染废水池。为了白洋淀不乾涸,就是污水也被坝阻挡,也不让流出。

人们把希望寄托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上,据说第一期每年可以输水九五亿立方米,其中河北应得百分之三十六点五。由于汉江没有足够水源和工程设计错误,工程投入运行六百八十九天来,一共输水总量五十八点五亿立方米。这两年河北省一共只分得三点七四亿立方米水,所以,雄安新区的发展和白洋淀的治理都缺乏水资源的保障。

浦东新区其实是不成功的

提到雄安新区,便联系深圳经济特区和浦东新区。浦东新区并不如吹嘘的那么成功,在形成过程中付出巨额代价并面临被淹没的大风险。浦东和浦西只有一江之隔,为什么外国人在浦西建中心,而浦东只是一片农田?这是因为浦西地势高,浦东地势低,是太湖洪水入海的自然通道。古书说:“三江入,震泽定”,太湖古称震泽,洪水通过松江、东江和娄江三条干流入海,所以历史上太湖流域并没有严重的洪水灾害。一九九○年后浦东开始建设了大型开发建设项目,根本没有考虑洪水通道的问题。一九九一年太湖流域发生洪水。由于浦东成了经济新区,洪水不能通过。中央命令江苏省分洪。从江苏省分洪势必淹苏州、无锡和常州,当年江苏省的GDP不亚于上海,拒绝分洪。接着中央命令浙江分洪,当时浙江经济最弱,只得分洪。但浙江地势高,不是自然洪水的出道,分洪无效。最后中央只好强令江苏省分洪。一九九一年太湖洪水淹了中国的钱袋子,经济损失重大。受三峡工程影响,入海泥沙减少,岸线后退,加上全球变暖海平面上升,浦东新区将是上海被淹风险最大的地区。

关于城市选址,古人教诲说:“高勿近旱,而水用足;下勿近水,而沟防省。”而雄安新区则选在河北省最低洼处。一九六三年八月上旬海河流域发生大暴雨,三百三十五座水库大坝溃坝,溃坝洪水形成立浪,横冲直撞,冲溃河堤,冲向燕赵平原,直逼天津。洪水造成京广、石太、石德、津浦铁路中断多日。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数是五千八百八十一人,实际远远超过此数。雄安新区所在地的保定地区既是一个暴雨中心,也是洪水灾害最严重的地方,是保天津舍弃的棋子。

动向2017.5

阅读次数:78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