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胜寒:革职局长的不效忠与只诚实信仰

Share on Google+

川普上任不到四十天,白宫乌烟瘴气,民间两极分化。在权力的傲慢下,轻率地将刚上任,还未展开工作的国家安全顾问斐林革职,将方兴未艾的俄罗斯恶意介入美国2016年大选事件的丑闻,火上加油,矛盾激化。

2017年2月9日,又突然将正在加州巡视业务的联邦调查局长科米炒鱿鱼。川普的第三次的革职政府大员行为,势必引起政治大地震,为国会对川普的弹劾,增加了动力和法理。

联邦调查局棣属司法部,在法理上,现任司法部长塞森斯是科米的顶头上司。2017年3月2日,《华尔街日报》报道,联邦调查局已经在侦查塞森斯与俄罗斯勾结的事情,众所周知,主持侦查俄罗斯介入美国2016年大选案的,正是科米。塞森斯是美国典型的南方政客,素无声望,靠着川普的意气相投,成为新宠。一山二虎,加之下级调查上级,塞森斯与科米的利益冲突与权力矛盾,不言而喻。

本身已经极具种族歧视争议的塞森斯,由于在担任川普竞选顾问时,自己也曾与俄罗斯大使秘密接触,而在参议院提名听证时,居然在宣誓下公然撒谎,否认曾与俄罗斯有任何的接触。

事实被新闻媒体曝光后,塞森斯先是继续否认,在新闻界的穷追猛打下,在见到实在捂不住盖子后,又狡辩说,“我那是以参议员的身份,而不是川普竞选顾问的地位去见面与交流的”,显然又是一种无法自圆其说的下台词。

迫于无奈,塞森斯于2017年3月2日宣布,由于利益冲突的原因,他将自我回避,不再介入调查俄罗斯介入美国2016年大选事件。从国会到民间,从报纸到电台,一片片要求他辞职的浪潮,此起彼伏,狼狈不堪的压力,工作还未开始进入状况,就成了土头灰脸的跛脚部长。

川普在第一道拒绝穆斯林行政命令被联邦法院裁决违宪后,又签署了第二道禁止六国穆斯林入境的行政命令,但立即被美国民权同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告进法院。

2017年3月15日,美国夏威夷区联邦法院法官沃森(Derrick Kahala Watson),签发了对川普行政命令的临时禁制令,勒令临时不得执行。2017年3月29日,沃森再度签署裁决,勒令全国禁止执行川普的六国禁止入境行政命令。

塞森斯对沃森的裁决异常的难过,难过到语无伦次的地步。2017年4月27日,塞森斯在电台访谈节目中,藐视而刻薄地讽刺说,“坐在太平洋岛上的那位法官,居然可以用裁决,制止了美国总统显然宪法授予的权力,世人惊讶。”这话显然不应该出自一位现任司法部长之口。

时年50岁的沃森是目前874名美国联邦法官中,唯一出身夏威夷土着的“第三条款”联邦法官。

在美国司法史上,据2012年5月的统计,共有3679名联邦法官,包括沃森在内,只有四名出身夏威夷土着的联邦法官。

2013年1月3日年,奥巴马总统提名老同学,哈佛法学院法学博士沃森出任夏威夷区联邦法官。2013年2月4日,参议院以94票同意O票反对的全票记录,通过了沃森的提名。2013年4月23日,参议院向沃森颁发了联邦法官证书。

在了解这些背景后,再回头看看政客塞森斯之藐视“坐在太平洋岛上的那位法官”,是不会有所奇怪的。

在川普竞选总统期间,塞森斯是他主要的谋士之一,在将川普打扮成白人至上的形象道路上,塞森斯功不可没。川普曾在新闻记者数度直接讯问下,三番四次地拒绝谴责与批评白人至上的三K党。

无独有偶,塞森斯在阿拉巴马州当司法部长时,曾如此的赞美三K党说,“我认为三K党是很好的——在我发现他们抽大麻之前”。被揭发后,塞森斯却以“那是开玩笑的话”来推搪,但是拒绝公开道歉。

2016年11月18日,美国总统当选人川普,提名塞森斯出任司法部长,立即引起轩然大波。

美国国会有一个不成文的传统,如果新总统提名现任参议员出任内阁的话,参议院会全力合作护航,只举行象征式的听证,就迅速通过。但是早在1986年时,就有被参议院拒绝出任联邦法官,成为参议院48年来第二位被打退票记录的塞森斯,却得不到这种待遇。

2017年1月10日,参议院举行听证会时,被强大的示威声音数度打断议程,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 People)总裁布鲁克斯(Cornell William Brooks)率领六位大将,在那里静坐示威,抗议塞森斯,遭到拘捕。

在听证会上,民主党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发难,揭发塞森斯的不光彩老底子,现场宣读一封当年由小金恩夫人(Coretta Scott King)写给参议员司法委员会的公开信。其中说,“塞森斯运用他办公室的巨大权力,肆无忌惮地去影响与恐吓老年黑人的投票权。”信还没有读完,就被多数党领袖麦康内尔(Mitch McConnell),以“违反参议院议事程序原则”为理由,强行中断了她的发言。

两个小时后,民主党参议员马克利(Jeff Merkley)发言,继续宣读小金恩夫人的公开信,麦康内尔见状,知道无法再继续打压,只好任由他把全信读完,列进议事记录。

麦康内尔的强行护航塞森斯是可以理解的,他与川普有着直接的政治利益——他的妻子赵小兰,正是川普的现任交通部长。

在共和党全力护航下,参议院以52票同意47票反对的票数,通过了塞森斯的任命。他在2017年2月9日,宣誓成为川普新政府的司法部长。

2017年3月10日,在塞森斯就任司法部长一个月后,悍然在司法部内展开清除异己的行动:执行川普的命令,开除了46名“前朝余孽”联邦检察官。司法部仅剩代理副司法部长班特(Dana Boente)与被提名为副司法部长的罗森斯坦(Rod Rosenstain)。

2017年3月20日,科米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上承认,联邦调查局自2016年7月开始,已经密集地调查川普团队与俄罗斯勾结的活动。而塞森斯正是勾结俄罗斯的其中一员。

当被问及联邦调查局对川普宣称奥巴马总统曾对他监听的看法时,科米回答说,“我没有任何证据来支持这些指控”。这无疑在直接说川普在撒谎造谣。

这些直接对抗现任总统的消息,引起了川普政府的极度不快,也成为川普要把科米除之而后快的主要因素。

2017年5月9日,塞森斯给川普写信,提议开除联邦调查局长科米。同日,罗森斯坦落井下石,亦附和着塞森斯的调子,写了长达三页纸的长信给川普,提议将“死不悔改”“毫无希望”的科米炒鱿鱼,“从善如流”的川普,立即“接受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的建议”,将科米革了职。

白宫新闻秘书长斯皮萨(Sean Spicer)在非正式场合,和没有录音与摄像的环境下,告诉驻白宫的记者说,在川普发出革职令时,科米正在加州的联邦调查局里,对着干部们讲话,旁边电视中播出他已经被炒鱿鱼新闻时,科米还以为这是同事们在和他开玩笑的恶作剧,数分钟后,才被同事们拉到旁边,严肃地告知,这是事实。

数家新闻媒体报道,这两封来自司法部的信,是出自白宫的授意。川普被追问时,不得不强硬地回应说,“且不论有没有来自司法部的建议,我其实早就决定要炒他鱿鱼了。”

罗森斯坦是法律专家,自2005年至2017年,曾任马里兰区联邦检察官长达十二年之久,是美国司法史上最长任期的检察官,历经小布什与奥巴马两党总统,素有超党派独立官员的美誉,因而在参议院的认可中,以94票同意4票反对的骄人高票轻松过关。

如今白宫把炒科米鱿鱼的麻烦帽子,戴到了他头上。在全国的嘘声和骂声中,除了用叫嚣着要辞职来抗议白宫外,只有苦笑不得。2017年5月14日的《华盛顿邮报》新闻说,罗森斯坦的辞职信,很快就会公布了。

2017年5月12日,《华盛顿邮报》记者米尔班克(Dana Milbank)发表评论说,这封信已经毁掉了罗森斯坦一生的清誉,现在因变成了白宫的傀儡而被全国取笑,他唯一挽救自己名誉的机会,就是立即提名一位特别检察官,进行包括将科米革职在内的川普与俄罗斯勾搭的独立调查。

罗森斯坦陷于进退两难中,他的上司是塞森斯,已因利益冲突而不介入调查俄罗斯与2016年大选事件。依照行政程序,罗森斯坦成为调查的最高领导人,如果不提名独立的特别检察官,就像塞森斯一样,自己将会被全国疑为是川普的同伙,如果提名独立检擦官,则会直接得罪川普,任何人都知道,得罪了那位心胸狭窄的美国沙皇的结果是什么,科米就是摆在眼前活生生的案例。

罗森斯坦的进退两难不仅如此。2017年5月14日,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在接受CNN电视泰普尔(Jack Tapper)采访时说,参议院将不接受罗森斯坦提名的特别检察官,因为他自己已经没有了独立和公正性,特别检察官必须由有经验的职业官员,而不是政治提名的官员来提名。

罗森斯坦依然坚持说,目前的调查,是在确认有或没有所谓的俄罗斯试图影响2016年美国大选事件的阶段,尚未属于刑事犯罪范围,因此没有成立特别检察官的必要。几乎所有的新闻媒体都怀疑,在维护当权的道路上,罗森斯坦还能坚持多久?

科米被革职后,2017年5月11日,《纽约时报》记者施密德(Michael Schmid)的新闻爆料说,2017年1月27日星期五,川普突然召唤(summoned)科米到白宫,与之极不寻常的单对单晚饭。

科米在事后,曾把这顿单对单白宫晚饭的事情,和谈话内容,详细地告诉了两位好友,并嘱咐说,只要我在联邦调查局长的任上,此事就不可外传。科米被革职后,这两位好友立即将此事告知了,《纽约时报》,引爆了另一场丑闻。

科米曾对好友说,他现在明白了那顿晚饭,就是今天垮台的预兆。换句话说,也就是那顿晚饭的谈话,种下了今天被炒的种子。

晚饭间,在闲聊一阵后,川普开门见山,直接要求科米向他宣誓效忠(pledge his loyalty)。科米拒绝了川普的无理要求,但许诺一定会对他诚实(honest)。

施密德又爆料说,稍后,川普又再直接要求说,他需要科米的效忠,科米又一次的回答说,他不能效忠,但一定会诚实。

川普继续向科米施压,问他是否可以做到诚实的效忠(honest loyalty)?科米回答说,“你会得到的”。

施密德评论此事说,“在科米的眼中,这位商人和电视明星出身的总统,从来没有任何的政治经验,他肯定不知道在联邦调查局来说,其局长是不应该向任何政治效忠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国会在1970年时,为了联邦调查局长的独立性,通过立法来赋予局长十年的任期的法理基础。”

这个效忠消息见报后,白宫不仅完全否认,白宫新闻秘书长斯皮萨还发布了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版本的故事:那是科米主动要求与川普见面和晚饭,但从来没有谈及任何有关效忠的话题。

一个调子,两个唱法。机智的副白宫新闻秘书长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解释说,总统所指的效忠,是要效忠国家,效忠法律,而不是效忠个人。

话虽好听,但经不起推敲:总统才宣誓就任七天,公私繁忙,不在话下,仅仅为了宣示这种基本常识,就在白宫安排一次单对单晚饭?合乎常理吗?

川普在接受NBC电视台访问,被问及晚饭间的谈话时说,科米向他要求保留他的工作。川普曾问科米,自己是否属于被调查人之一,科米回答说保证没有。

在被问及正副司法部长的提议信,是否是决定开除科米的主要因素时,川普回答说,“且不论是否有提议信,我都会将他革职。”

科米是由奥巴马总统提名的第七任联邦调查局长,2013年9月4日开始赴任,任期十年,至2023年才任满,尚有六年多的任期。按理说,下任总统是谁,尚在未知之数,在晚饭桌上就猴急的要求保留工作之说,恐怕难以置信,也不现实。

川普告诉NBC说,是科米要求与之晚饭的。这个说法,既不合情理,又不符程序。按照美国司法部的严格规矩,如果联邦调查局长想与现任总统共同晚饭,必须用书面通知副司法部长,由副司法部长办公室出面,来与白宫联系与安排。

在美国的现代史上,一位现任的联邦调查局长,自己跑到白宫,与现任的三军统帅去单对单晚饭,是一件无法使人相信的荒谬事件,这也是科米在听到这种说法时大吃一惊的原因。

2017年5月12日早上8.26分,即是晚饭事件炸开了锅后的第二天,川普在自己的推特上,用含糊不清而摸棱两可的字眼,警告科米说,“在詹姆斯。科米开始泄漏讯息给新闻媒体前,他最好希望我们之间的交谈没有‘录音’!”

这件丑闻彻底激怒了整体的民主党,和部分的共和党,民主党已经发表声明,在独立检察官委任前,参议院将不会召开新提名联邦调查局长的听证会,同时要求川普交出那次晚饭的谈话“录音”。

科米不肯屈膝,违背良知,向个人宣誓效忠,维护了联邦调查局长的独立传统与尊严,但是种下了在新政府宦途结束的祸苗。他无畏权势,挖掘真相,拒绝同流合污,即使是当前总统,亦不法外留情,为联邦调查局立下了铁脸无私的优良模范。

在国会听证会上,公开承认正在调查总统的勇气,却成为被革职的导火索,被眼睛揉不下沙子的美国沙皇整肃,自是意料之中。求仁得仁,应属无憾。

川普革了科米的职位,但革不了联邦调查局与国会继续深入调查俄罗斯恶意接入美国2016年大选丑闻的事实。骄兵必败,在被国会弹劾的道路上,目空一切的美国沙皇已经把自己置于一条四面树敌,众叛亲离的不归路。

2017年5月15日

《纵览中国》May 19,2017

阅读次数:85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