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岳:诗十五首

Share on Google+

2017-01-11 东岳 中文现代诗

中文现代诗-张玉明微信号

中文现代诗 东岳卷

《车过贵德黄河大桥》

车过贵德黄河大桥
我平生第一次看到
滚滚东去的黄河之水
竟是碧绿色的
(简直不对嘛)
她干净得
那么纯粹
仿佛少女
让我坚信

天下所有的,不论是已经逝去的
还是已经变得干枯的母亲
一定都曾经拥有过一个如此华丽的清澈的
少女之身

《婚礼》

司仪问我妈“高兴吗?”
我妈回答“高兴!”
司仪又问“给孙子和孙媳妇准备红包了吗?”
我妈回答“准备了!”

在我侄子大婚的现场
我妈作为奶奶坐在那里
一脸笑容回答那名司仪
的提问

现场有并排的两把椅子
我妈只坐了一把
另一把
空着

《突如其来的暴雨》

突如其来的暴雨
将对面工地上的
一群民工
冲了个措手不及
他们从架杆上爬下来
争相跑进下面尚未装修的
一栋别墅里
我在离他们有三十米
左右的寓所的窗前
恰好看到他们狼狈的
样子

“你可以在窗前跟他们一起
默默看这狂风暴雨
横扫大地
也可以写一首诗
但千万别可怜他们
那是污蔑”

《我因此对我的祖国放心了》

去往西宁的
列车上
我跟了乏
在喝酒
聊诗
当了乏把他
刚出版的诗集
拿给我
邻座一直不语的
两姐妹
其中的姐姐
说:我能读一下吗
我刚洗了手

《一起强奸案他为自己辩护说自己比窦娥还冤》

由于门牌松了
9号门

变成了
6号门

《预言者》

一个小偷,两个小偷
三个小偷,其中一个
在日记中写道:

我们目前合作很好
但估计不会长久

《心愿》

我想在我的暮年
也搞一家像我
看到的这样一个
酒吧
廊柱上的玻璃
相框里镶嵌着诗
餐桌上的玻璃
下面有诗
柜台上有酒
只有诗人来喝
角落里的墙上
挂着一把会引起
少女尖叫的吉他
我想那时候的老板
一定是名光头诗人
微笑着站在柜台里面
等着收钱

《在济宁》

二百多年前
乾隆帝在此休息
坐过的一块石头
就成了龙墩
警示牌提醒
闲人勿坐
抬头看见上面
密布着一层鼠屎

《他一定能够看很远》

对面小区
正在建设中的
一座十三层楼
的楼顶上
有一个工人
正在抽烟
眺望

正午的阳光很明亮

《门诊》

三个女人在讨论各自丈夫的

轮番讲

那名女医生边走边说:
“如果不是因为国家管这事儿
我早把他像杀鸡一样杀了”

说完,麻利地给我换了一瓶

《雪人》

我喜欢雪
喜欢在雪里
想一些事情
欢乐的或者
忧伤的

其实是一些人
睡在我的体内
在大雪中醒来

我在大雪里默默前行
他们也无声紧紧跟随
好像每次都是如此

而当我在雪里停下来
手搭凉棚眺望茫茫雪原
他们都会紧紧搂着一个
雪人

《又一首》

以往那些我写过的
很臭的诗歌
像腐烂的动物,树叶
充斥在人们的眼里
他们轻视地大笑
仿佛看待一只病老虎
但无妨
对我来说
我仍然继续书写
在手机上在夜里
在白天
我感觉变得强壮起来
在今年
我的手臂上的青筋凸起
在我提起一桶水时

《一九七六年》

张亮亮做的好事
就像天上的星星
看的见
数不清

八岁那年写的
那篇作文
让当年的张老师
很高兴
高兴的张老师
当着大家的面儿
表扬我说
写得真好

而令我更高兴的是
他的那个鼻涕虫儿子张亮亮
第二天把教室里所有的活儿
全包了

《老李》

老李的母亲过世
朋友从外地
给他微信发来
一个200元的红包
当作纸仪
老李在灵堂
一会儿一看
看看又放下
整个下午
他一直纠结
收还是不收
这个写着恭喜发财的东西

《雾霾记》

雾霾嚣张
如人吃人

但嚼骨头
不出声

东岳

东岳 原名杨安坤,男,汉族,1971年出生, 1993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1992年开始写诗。著有诗集《烟疤》、《你有权保持沉默》、《60首诗》、《现场》(中韩双语)4部,主要代表作品《法院系列》。现居山东无棣。
诗观 用口语写诗,方为正途。

中文现代诗原创公众号面向所有中文现代诗人约稿。投稿要求:原创10至15首,简介、近照、诗观。投稿邮箱zympoem@163.com。

中文现代诗编选及推广:张玉明

中文现代诗微信公众号

长按二维码关注中文现代诗

中文现代诗推荐公众号

伪先锋

伪先锋

大恺诗歌

大恺诗歌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阅读次数:150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