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清营:猪赋

Share on Google+

2017-05-19 王清营 王清营

听朋友说,他家附近有一个养猪场,效益不错,一直想去参观一下,昨天没有事,就去了。

养猪场并不大,但是却很有特点,首先,这儿很干净,卫生搞的好,并不是猪们爱讲卫生,不随处拉撒,而是由于领导经常来检查卫生的结果,其次,猪吃的好,和我等级基本持平,纯为面食,再者,猪住的好,皆为小单间,犹为不可思议者,这儿冬暖夏凉,每一宿舍都配有空调,

参观着,我就生发感慨了,长叹一声说,为猪若此,也不枉为一世了,旁边有一大猪,估计是猪中的一个小领导,小头目什么的,听到我的叹息,先是懒洋洋地伸一伸它那丰满的腰肢,再扭一扭腿,打个哈欠,又打两个饱嗝,站起来,斜着眼用余光睨了我一下,说,你是人吧?

我听到这声音,先是吓了一跳,怆惶惊顾,环视四围,四围寂然,并无甚人,唯有一猪,大面向我。

哈,吓着你了,猪看到我惊慌失措的样子,倒乐了,看你这没见过世面的熊样,我向来是懒得理你们这些所谓人的,不过,我今天心情还不算坏,而且,恰又听到你刚才对我们猪类的羡慕之言,就破例和你聊上两句。

去你妈的吧,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吊样,竟然用这种口气和老子说话了,我一看是猪在和我对话,就早己自感身份掉价几万块,气不打一处来了,哪里还能忍受他的这等言语!

呵,还发脾气了,猪倒并不生气,很有肚量的样子,诚如君言,我每次尿尿,都要照照我这吊样的,——老板没有意识到我们爱美的需要,不为我们配备镜子,只好用尿将就着了——我也观察到我这吊样确实不怎么样,不过,和阁下相比也差不了多少啦。

哈哈,我知道自己脾气不好,在第一个回合中有失为人的风度,落了下风,就先以打哈哈掩饰,猪大哥,小弟这厢有礼了,刚才不敬之处,还请大哥多多包涵,大哥是猪中龙凤,小弟是人中残渣,小弟教养不够,大哥多多教导,不过,恕我不敏,尚有一事未明,敬请不吝赐教为幸。

什么赐教不赐教的,说就是了,他倒不客气,我心中窃笑,猪毕竟是猪,能有几个花花肠子?略施小计就玩完了。

我想问,阁下刚才说的和我也差不多,却是何指?因为据我所知,猪毕竟是猪,人毕竟是人,人其与猪,如天与地,高下可判,如水与泥,清浊可见,如黑与白,不可混然,猪是被人养的,其命运不过盘中一餐,其寿长顶多不过一年,怎么能和人相比呢?

吁!嘻!噫!君何见之晚也!若吾猪者,终身无忧,全生无愁,不劳其身,不伤其神,居有人建,行有人牵,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恬然安逸,坐享其成,此贵人之资也。较之与君则何如?至如被人所食,则舍已命而利于人,何乐而不为?此至高至尚之为而圣人所倡也。至若寿长命短,此皆天定,非吾所能为也。且吾闻之,人乐其寿者,以其福也,吾虽早夭,而终身福乐;君寿长则长矣,然早忧午食,午忧晚餐,劬劳勤苦,备尝艰辛,为一饱也,操劳终身,若此寿也,虽寿万年,亦何足取?吾为人食不过一无益之残躯,君为人所食者则终身之精力,食虽不同,被食则一,况君之残躯也何能免为他物所食哉?而吾较之与君,相矩何止天地?……君何见之晚也?

我冷笑,但为了显示作为人类的尊严,还是稍稍隐藏了一点傲慢和不屑,但心里却忍不住想,连猪也可以对人产生骄傲么?连猪也会产生傲慢的情绪么?连世界上最萎琐不堪的猪也敢于对宇宙的精华——人,不屑一顾么?

唉,看你这副狗熊吊鸡巴俅*屎尿垃圾蛆德性吧,我们伟大的人类把你叫做猪真是一点没有冤枉你,什么福厚呐,什么三餐耶,除了吃你还知道些什么!你不知道你已经沦落到连狗都不愿与你为伍,见你就咬的地步了么?还在这儿恬然自喜,如卧天堂,你什么时候才能够表现出一点点尊贵的进化迹象呢?你什么时候才会想一点吃之外的事情呢?这宇宙的残渣哟,这无可救药的东西呀,对你们,除了沉默之外,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这猪似乎正说到得意处,脸都憋红了,耳朵发青,如发情的孔雀毛,支棱起来,护住了他的猪头,如毛厕般的猪嘴之角流出了蛆一样的白沫来,沿其脸宛蜒而下,这丑态实在不值得在下多费笔墨,不说它了吧。

显然,它很少一次性说过这样多的话。语言这灵物也是它这习惯大嚼大咽的家伙能玩得转的么?它为什么不再撒一泡尿呢?为什么不再把自己照清楚一点呢?

他大概是对我的情绪小有察觉了,这猪,什么时候了,才有这么一点小感觉。

它说到一半,忽然停住了,呆呆然望着我,一时没有什么反应,倒显出了点纯朴的“猪性”,也蛮可爱的。

“您?冷笑……啊!不……”。他说。“啊,阁下见笑了”。他有点慌乱了。

哈!人的威严何其大也,自认为“贵人”的猪也不过如此。我没说话,心中却窃自笑了。

哼!我用鼻子发出了声音,我忍不住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你会写字么?你死后还有人记住你么?你能流传千古么?你能永垂不朽么?我说。

哈!哈!它大笑起来。狂妄而放肆,哈哈!他似乎如释重负,笑个不停,它体型大,有的是力气,比阮籍的撮口长啸自是更加豪狂而绵长。

人呀!这就是人呀!他余笑未息,但安静了一点,对我的愤怒视若无睹,不屑一顾,爱理不理。

这就是人么?他说,又伸了一个懒腰,躺下,又伸出其肥大如屎橛子一样的舌头,在嘴角四周来来回回津津有味地摸索着什么,先是把鼻子上的食物残渣搞定,再把颌下的残羹冷炙消灭,忽又摸索到了嘴角的蛆虫,却三下五除二就舔食干净,最后,他悠然自得地扭着头,在身上四处乱拱,如一个恬静而幸福感十足的小资。

你们这些人呀,他作态完毕,发话了。

你这些狂妄而浅薄的人呀,叫我怎么教训你们是好呢?他说。让我从何说起呢?给你们这些愚妄之极却自我感觉良好的人类进行启蒙实在是一个烦人的事,不过,今天,鄙猪既然已经开了口,就不怕费事了,再随便说上几句。

文字是你们的终极价值么?是你们的最高目标么?是你们的天堂么?是你们最后的一根救生线了么?我听说,文字是死的,人是活的,活生生的人却为了一个个石墨印出的鬼画符而生存么?况且,是文字先产生呢,还是人先产生?是文字创造了人呢,还是人创造了文字?此不待智者之言,虽下愚之人,亦自明矣。且,人造文字,正为利已也,何谓利已?锦衣也,玉食也,声色也,犬马也,福厚也,寿长也,千人唯命而万众诺诺也,安闲终日而无所用事也,今者,君背已之利而向枯死之文,害已为文,舍本逐末,弃极乐之命,画辛苦之符,如君之愚者自古及今未之尝闻,而君尚傲然自大……,噫,吾为君悲,其悲悠悠,吾为君哭,猪泪长流,若吾猪著,实无文矣,若吾猪者,其无文乎?非也。以人之文言之,则无文矣,以猪之文言之,则吾文盛矣。吾文若何,无劳无忧,无烦无愁,富乐俱全,以终天年,此圣人之所谓知命,乐化以归尽,虽长欲求之,不可得者也。

为文辛苦,图个虚名,君若喜欢,随手一转。

王清营打赏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王清营公众号

阅读次数:1,60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