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时:民主制度和美中台三边关系

Share on Google+

福山

福山(public domain)

最近在台湾的一个演讲对话,弗朗西斯·福山,我们都知道他最早成名的一个作品就是《历史的终结》。所谓《历史的终结》就是他认为,民主自由是人类最终都要采取的。而专制极权像苏联、中共或者是伊朗这些国家最后也要走上这条路,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他这本《历史的终结》就是在苏联崩溃以后写的。他很乐观地认为,从此以后只有民主自由这条路可走了。所以历史就终结在这里了。

“历史终结”当然也是有另外一个意思。历史有一个目的,这个目的就是我们要生在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里面,可以畅所欲言,言论完全自由,生活也很自由。而且是在法治的保障之下,这是他的基本观念。他在这个基本观念之下又写了许多其他的书,成为一个世界著名的思想家了。

他的思想在中国也发生了很大的作用,2015年他访问中国大陆,得到王岐山的接待。王岐山在中国大陆当然大家都知道,差不多是习近平以外第二个有势力的人。他决定要跟福山对话,表示对福山的地位对他的言论也非常重视。他们倆谈的基本问题是法治问题。

福山认为一个国家有赖于三个要素,国家的能力,就是国家能做什么?它的能力;第二个就是法治的原则,就是用法律来统治,这个法律是人民来立法,人人都必须遵守;第三个就是问责制度,就是你有问题了,我们有各种制度来责问你,让你解答。所以这是三个要素。

他在某些文章中大概恭维过中共的国家能力,可是他认为中共的法治原则跟问责制度完全交白卷。但是王岐山就希望从他那里得到一种说法,可以印证中共的理论,就是把国家的能力放在第一位。

而中共也讲法制,它那个法制是党统治一切的。党可以制定一个法律让人人来遵守,这个法制就等于是专制皇帝定下一种法,中国过去就有,中国皇帝的立法就是不需要人民同意的硬性规定。这个规定你必须遵守。这个在中文中也可以用法制两个字,但是这个就非常混淆了,使人搞不清楚法治到底是什么意思。

至于这个问责制度,中国过去大概有御史制度,就是要是官做错了,御史就会责问你让你解答,但是在中共极权统治之下就没有这个东西了。从前孙中山提出监察制度,就是中国的问责制度的现代化。但是到了中共这个问责制度就完全没有了。没有人能够监察党做什么事情,除非党自己或者是党的最高领袖说出话了。

在福山看来,中共虽然在国家能力方面因为它是一党专制,要做什么就能做什么,这个是西方赶不上的。确实是如此,可是这个代价是人民都变成奴隶了。所以这两个人对话谈了很久事实上是没有结果,王岐山的法制是党治,是党的法律在统治一切。最后福山就说,我们两个谈话等于形而上学,完全不着边际的。

这个是大陆的一段事情。最近台湾的一个基金会也请了福山去讲话,谈的主要是美国跟中国的关系对台湾会有什么影响?福山在这个上面有人问中共到底对台湾会发生什么样的影响?美国跟中国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他从美国跟中共的关系说起,他说美国在经济事务上当然有些地方必须跟中共协商合作,可是在国际结构上,没办法合作。所以美国跟中共建立一个共同的国际秩序是不可能的。因为美国是一个民主体制,民主体制跟极权体制的中共不可能有一个共同的框架双方都遵守,这是他基本的立场。

但是台湾方面也有人出来说话,主要是谈中国怎么伟大。中国的经济发展可以看出来在未来一二十年美国至少在东亚就要被中国所取代,在全世界来讲,美国也一步一步衰退,而由中共取而代之。这对中共来说是最好听的说法,中共自己也只能说到这里为止。所以,台湾方面的谈话在中共方面受到极大的重视,谈话完了以后,中共要县以上的人都要读台湾这方面的反应。因为台湾如果想生存下去只有密切地跟中共合作。不但是合作而且是整合,这个整合之说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如果要跟中共整合那就表示等于说最后接受中共的体制,其他的方式只是一个过渡,比一中各表还要厉害。

但是这一点受到福山的坚决反对,福山认为这几乎是不可能之事。美国可以跟中共在经济上打交道。但是不可能建立一个共同的体制,而必须接受中共是它的伙伴,尤其平起平坐之说是福山所不能接受的。福山对台湾有很明确的表示,他认为台湾的政治体制是非常好的。已经走上了民主的道路。有言论的自由,有行动的自由,他说的那个国家的三点要素差不多都具备。有国家的能力,有法治的原则,有问责制度。但是福山也看到中共如果像这样强力发展下去,又不接受任何普世价值,在这个情况之下台湾是越来越困难,所以这就是台湾将来要当心的地方,就是怎么样能够避免被中共所吞没。福山的说法基本上是非常正面的。他警告说中共强大以后恐怕对台不利。这也是很实实在在的一个警告,要台湾老百姓提高警惕。

RFA2017-05-23

阅读次数:666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