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十八大落选中委已经令习近平难堪!

Share on Google+

xjp52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到了中共党内甚至有人认为,假如十六大召开之前胡锦涛和曾庆红就象安排已经内定接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先出任浙江省长一样,先把李源潮安排为江苏省长,那么他基本上没有可能在十六大上落选中央委员。如果他没有落选十六届中委,那么中共十七大上发生的所有故事中最重要的一桩——安排两个“五十后”进常委,就可能会被改写。至少是王珉、仇和等李源潮一手提拔起来的“江苏帮”官员全都这么认为。

去年的这个时候,香港的“东网”曾刊登一篇“神州观察”,题目是《王珉政治硬着陆 江苏山头受重创》。文中说:辽宁原省委书记王珉被调查,这是继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后,江苏系山头的又一次重创。

王珉的陨落见证了江苏系官场的溃败。曾几何时,江苏官场盛极一时,苏南模式更成为各地仿效的对象,在李源潮担任中央组织部部长期间,江苏不断向外输出封疆大吏,包括前商务部部长陈德铭、辽宁省委书记王珉、深圳市委书记王荣、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等人,个个风光无限。

事实上,无论王珉也好,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也罢,都是李源潮重点培养的明日之星。仇和当年从江苏空降云南昆明市委书记,在当地官场掀起一股旋风,原本有很大希望接任云南省长甚至省委书记,但中共十八大后团派遭遇政治滑铁卢,李源潮未能更进一步,这些曾经红极一时的政治明星沦为政治流星,所谓的苏州模式亦成为明日黄花。

除了外派的江苏官员普遍受挫,江苏省内的干部在这一轮反腐整风中也纷纷中箭,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市长季建业被调查,南京白下区原区长李强、建邺区原区委书记冯亚军、溧水区原区委书记姜明等亦落网,南京六合区原区委书记娄学全则在家中上吊自杀。

江苏官场盛极而衰,当地官员人人自危,早已没有以往那种志得意满的神气。官场形势历来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谁当政谁的势力看涨,自然而然就会形成一个政治帮派,但随着主政者失势或倒台,这个帮派也会树倒猢狲散,甚至墙倒众人推。

事实上,如果说仇和在经济问题上被王歧山手下查出了硬伤的话,王珉的所谓“经济犯罪问题”真的是没那么严重。中纪委下令审查王珉的通报中说他“公开妄议并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公款大吃大喝、顶风违纪,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并收受财物;违反廉洁纪律,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其亲属从利益输送中获得经济利益;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表面看上去性质挺严重,但如果把过去薄熙来、仇和等人的中纪委通报内容找出来对照一下就会发现,类似“数额巨大”这样的描述都没有用给王珉,而王珉失去自由至今已经一年四个月了,至今仍然还处在最高检察院的“立案侦察”阶段,真正原因就是很难凑出“上面希望的(经济犯罪)数字”。

有心人可以会记得当年江泽民给陈希同治罪的过程,中纪委和最高检察院的“联合办案组”最后居然没有查出陈希同那怕是一分钱的贪污或受贿金额,没有办法,只好说他“在对外交往中接受贵重礼物22件,总计价值人民币555956.2元,不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交公,由个人非法占有”。

相比陈希同,正如笔者在《王珉酒后真言惹毛习近平!》一文中所说:按照北京记者朋友的估计,只要最高检察院和中纪委“联合办案”的过程能够給王珉的受贿一项拼凑出个五六百万人民币,习近平百分之百给赐給他一个“无期徒刑”外加“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让他永远再没有机会“妄议中央”!

按照北京记者朋友的说法:习近平和王歧山在“打虎灭蝇”运动中所查处的大大小小贪官中,绝大多数都与王歧山和习近平没有丝毫的个人恩怨,但王珉不一样,因为他王珉死活认为就是因为李源潮被习近平压制未进常委,令他王珉的副总理梦告吹。

笔者在《王珉酒后真言惹毛习近平!》一文中已经介绍过:李希到辽宁后,王珉强撑着面子表示欢迎,私底下却向心腹们发牢骚说:你们看过新来的省长的简历吗?甘肃两当人。两当是什么地方?那可是革命圣地呀。总书记他爹当年就是两当的陈胜吴广。“一朝天子一朝臣”。共产党也免不了这个俗!

就凭他王珉如此“妄言中央”,习近平无论如何也要对他王珉大刑伺候,借此达到以儆效尤的作用。

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幅文章中已经分析过:李源潮之所以在十六大上落选中央委员,是因为中共高层当时没有的赶在党代会召开之前先行任命他为江苏省长或者直接任命为江苏省委书记。但是,在中共党内差额选举历史上,不但已经被安置在正部级岗位上的中央委员建议候选人有被党代表们无情差额下去的,已经是上届中央委员,本届被差额进候补中委序列的例子也可以被举出好几个……。更典型的例子当然是十三大上落选的邓立群,他本来不但已经是十二届中央委员,而且还是中央书记处书记,十三大上党代表们照样没有因为他的资格老而让他得到足够票数。

而事实上主要是由习近平主持的十八大人事安排内容中,时任上海市常务副市长杨雄和时任商务部长陈德铭的中委落选,也许已经令习近平认识到“党内民主事故”已经开始威胁到他习近平在中央组织任命上的权威性。

这个杨雄是一路从上海政坛是爬升起来的干部,当年习近平出任上海市委书记之后所主持的人事任免事项不是很多,杨雄是其中之一,是习近平把他由上海市委委员提升至上海市委常委,由此奠定了他上海市长接班人的基础。2017年月10月习近平进入十七届中央政治常委会,次年一月杨雄即被宣布为正省部级的上海市常务副市长。

十八大召开之前,习近平和胡锦涛已经内定时任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升任政治局常委,时任上海市长韩正接替上海市委书记并“入局”,杨雄进入中委接替韩正上海市长职务。与此同时,也内定了陈德铭入选中委后出任新一届国务委员。但是,十八大党代表们楞是把杨雄和陈德铭都差额了下去。十八大开过之后,就象前面文章已经介绍过的李源潮落选十六届中委并不影响中央安排他江苏省委书记之决定的照常落实,杨雄更是连候补中委都没有进去的情况下,习近平仍然坚决“按既定方针办”,任命他以“普通党员”的身份接替了韩正的上海市长职务。

有道是,李源潮落选中委胡锦涛仍然可以强行任命他为省委书记,杨雄落选中委习近平可以强行任命他为直辖市长,但北京市委书记暂时由一个“普通党员”出任虽然因为有王珉的下场党内无人再敢“妄议”,十九大上的党代表们的投票可是“无记名”的。假如蔡奇仍然留在国安委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的位置上被提名为十九届中央委员候选人,从情理上分析被党代表们差额掉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因为国安委办公室的正主任是由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央办公厅主任兼差,常务副主任是整个国安委的唯一一个专职正部长级干部,其重要性绝对高于国务院任何一个部委的正职领导人。但是如今他习近平硬是安排他蔡奇以“普通党员”身份出任从中共建政以来从来都是由政治局委员兼任的北京市委书记,这个险实在是冒得大了点了。

来源:RFA

阅读次数:1,59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