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中共官场上最无耻不过“学者型”官僚

Share on Google+
朱善璐

朱善璐(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十八大已经令习近平强烈感觉到党代表们“很不听话”》中已经介绍到了胡和平也可能是十八大中委的落选者的说法,根据是他也和过去文章中介绍的陈德铭、陈元等人一样,四年多前被特意安排为十八大主席团成员。

另外在本专栏的前一篇文章中已经介绍了十八大中委落选者中,陈德铭原以为国务委员已经是唾手可得,所以在得知自己已经落选中委后,吃惊之余即向大会主席团表示不参加中央候补委员的选举。而笔者在上篇文章中的一处失误是把王勇说成了和陈德铭同龄,正确的答案应该是王勇比陈德铭年轻六岁。而当时和陈德铭一起被安排为十八大主席团成员的马凯说起来是和陈德铭一起被内定为李克强内阁成员的。而也是时任正部级岗位职务,年龄还比陈德铭长三岁的马凯之所以没有象陈德铭一样被党代表们差额掉,主要因素是马凯已经是上届中委,而陈德铭在上届中委选举过程中是被差额进候补中委名单的。

对胡和平也是十八大中委的落选者之一,持质疑态度的笔者在北京的记者朋友分析说,十八大主席团里有两个高校代表,一个是当时北京大学的党委书记朱善璐,另一个是时任清华大学党委书记胡和平。这两个人都当选为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

按照北京记者朋友的说法,这个出身于北京大学的朱善璐是中国大陆上最典型的那种“高校政工干部”, 因为参加高考之前即已经是中共党员,所以他从进大学第一天即被当成政工干部苗子培养,担任了系里本年级的党支部书记,大学毕业当天即被任命为校学生会的秘书长,自此一步步爬升到校党委副书记、北京市市委常委兼教工委书记、江苏省委常委兼南京市委书记、江苏省委副书记,继而又回调北京大学,出任北京大学党委书记。

这位记者说,十八大主席团名单里的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党委书记应该是在进入主席团的同时也进入了中央候补委员的候选人名单。当时的朱善璐事实上已经被“组织上”放弃进一步提拔的可能了,所以一届中央候补委员对当时已经59岁的朱善璐应该算是最后一次政治犒赏。

这位记者还介绍说,在如今从清华大学领导层调升地方领导人的胡和平和陈吉宁之前,也是在当年清华大学工农兵学员时代与习近平睡过上下铺,被习近平介绍入党的陈希被从清华大学党委书记位置上提拔之前,中共中央组织系统最先相中的“专家治国”和培养“学者型地方党政领导干部”试验对象,就是时任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朱善璐。

早在1996年,已经是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享受正司局级待遇的朱善璐即已经被安排为北京市海淀区委副书记,两年之后即晋升为享受副省部级待遇的海淀区委一把手。

日后以被调升江苏省委常委兼南京市委书记为标志,已经清楚表明当时的中共高层是要把朱善璐当成省委书记培养对象的。

在南京市委书记位置上“热身”三年后,朱善璐升任江苏省委专职副书记,照此下去,如无意外,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江苏省委第一把就可能是他朱善璐了。但不幸的是,江苏省委专职副书记的位置只坐了五个月时间,就被打发回“老家”北京大学了。

当时的北京大学党委书记提前换届的表面原因是时任党委书记,十六和十七两届中央候补委员闵维方到年龄了。

笔者在《 教育界的两名恶棍周济和闵维方都被令谷牵连》一文中已经介绍过,令计划的儿子令谷车祸死亡之后,中国大陆的著名社会学学者,人大教授周孝正曾揭露令谷进北大就凭“秘书一个电话”。

周孝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全国其他地方已经逐步放开了异地高考,但2012年出台的北京异地高考过渡方案,只字未提本科开放的时间。

周孝正认为,北京上海放开异地高考只是个时间问题。周孝正表示,目前不这么改,只是说不统一出题,但题不一样,那分就不能比。特别是北京还有让出题的老师把这套题出的容易点,因为他们(官员)的孩子基本都在北京。

对记者提出的为什么像北大、清华、人大这样的高校,高干子弟进去那么容易的问题,周孝正表示,这就是特权腐败,秘书打一个电话,说这是谁谁谁的孩子,他就进去了。比如中办主任令计划的孩子令谷不就到北大了吗,他到了北大四年,完了紧接着研究生,就是这么回事。所以说中国是权利本位,有了权什么全有。

关于令计划家族与北大的关系,有外界华文媒体声称已经“从多个不同来源,获知北大方正集团、北京大学与令计划家族更深的勾结。”

该媒体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北大方正集团之所以能这么牛,是因爲通过令计划的妻子谷丽萍和儿子令谷,与令计划拉上了关系。

令计划的妻子谷丽萍是北大的校友——早年毕业于北大分校法律系。1988年出生的令谷,在父母的运作下,进入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法拉利车祸死亡前,他已经毕业,为北大教育学院研究生。虽然其成绩很不理想,但北大校方仍然安排当上了教育学院团委书记,并已经内定他担任北大团委书记——而这个职务,就是仕途起跳的跳板,现任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当年就是从北大团委书记的任上,升爲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的。

北大方正集团作爲北大校办企业,得到双重关照:一是因其CEO李友向“西山会”政治投资,得到“西山会”谷丽萍投桃报李,各方面开绿灯;二是北大党委书记、臭名远播的前“中国高教第一恶棍”闵维方很希望能更上一层楼到教育部主政,企图借重李友这条线,打通与令计划集团的直接渠道,对北大方正也是有求必应。

令谷出车祸之前,北京大学即不断有从教育学院和国际关系学院寄出的实名和匿名信揭发闵维方为“高官子女开后门”,再加上当时的北大方正集团更被各界诟病,中纪委和最高检察院已经不知接到过多少封举报信了,已经开始筹备十八大人事安排的习近平和胡锦涛决定放弃对晋升闵维方为正省部级的计划,由此决定了他的名字已经与十八大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的候选人建议名单无缘。

2011年8月,刚刚出任江苏省委专职副书记5个月的朱善璐“含泪离开”江苏省委大院。接替北京大学党委书记职务从级别上讲是与江苏省委副书记平级,但在中国的政治环境里,对于朱善璐那样官欲熏心的所谓“学者型官员”来说,两者之间差别可不是一般的大。

至于在放弃对闵维方的提拔计划的同时也放弃了对朱善璐的进一步提拔计划的原因,在当时的江苏省委内说法不一。但无论最关键的原因是什么,他朱善璐在江苏省委里一直处于被排斥状态是非常明显的事实。一位网友在内地网站上发贴透露说,东北人朱善璐到江苏之后,每逢会议场合,地方官员都会故意说让他完全听不懂的江苏话令他难堪。

被朱善璐接替了北大党委书记职务的闵维方在被中组部宣布解职的干部大会上是被宣布为“另有任用”的。但事实上他离开北大后一直被闲置了好几个月才被内部宣布以中央候补委员身份出任了全国政协的一个小职务。

内地一篇题目为《蔡元培校长若在天有灵,会怎么看北大被闵维方等走狗糟蹋成这样?》的揭露文章中详细透露了当年闵维方在北大党委书记位置上与时任校长如何暗中争夺北大方正的巨额经济利益,关于当时的闵维方是如何与时任北大校长争相向时任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献媚求官,留待本专栏的下篇文章继续介绍。

来源:RFA

阅读次数:509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