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当今高校领导人比地方更污秽更丑陋

Share on Google+
朱善璐

朱善璐(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了胡锦涛时代的中共大内总管令计划之子令谷出车祸之前,北京大学即不断有从教育学院和国际关系学院寄出的实名和匿名信揭发闵维方为“高官子女开后门”,再加上当时的北大方正集团更被各界诟病,中纪委和最高检察院已经不知接到过多少封举报信了,已经开始筹备十八大人事安排的习近平和胡锦涛决定放弃对晋升闵维方为正省部级的计划,由此决定了他的名字已经与十八大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的候选人建议名单无缘。

被朱善璐接替了北大党委书记职务的闵维方在被中组部宣布解职的干部大会上是被宣布为“另有任用”的。但事实上他离开北大后一直被闲置了好几个月才被内部宣布以中央候补委员身份出任了全国政协系统的一份闲差。

当年令计划的秘书为令谷在北大继续占一份研究生名额给时任教育部长周济打电话要他“帮忙打个招呼”后,周济立刻拿着鸡毛当令箭,当天就分别给时任北大校长许智宏和党委书记闵维方打电话督办。耍滑头的时任校长希望闵维方直接出面向院系领导落实“党中央的指示”,而身兼教育学院院长的而闵维方不但马上落实,还主动以“中央候补委员,北京大学党委书记”的身份给令计划写了一封信,汇报他本人已经亲自到校招生办公室和落实令计划儿子的入学事宜。

在此之前令谷以化名进入北大之后,维闵方在校党委会议上“郑重传达了中央领导令计划同志的指示”,一定要为化名进校的令计划的儿子作好保密工作,校保卫部一定要保证该同学在校期间的人身安全。

会后,据说半数以上的北大校党委常委先后到令谷宿舍里“亲切看望和慰问中央领导同志的孩子”。

令计划被习近平赶在十八大召开前夜逐出中办系统之后,一个令计划手下人员立刻向新任中办主任栗战书表忠心,向栗战书揭发了许多令计划“以权谋私”的劣行,并复述了令计划曾经让他看过的闵维方效忠信的内容。据说栗战书向习近平汇报之后,习近平一句“这种一点骨气都没有的投机分子怎么就当上了北大的党委书记?”闵维方的名字立刻就被从十八大连任中央候补委员的建议名单中消失了。

闵维方是一九五零年生人,既然在十八大上不被安排连任中央候补委员,或者晋级中央委员,按照惯例就应该被安排一届全国政协常委,但就是因为安排令谷进了北大,就又被从政协常委候选人降格为普通政协委员。

令谷车祸之后,随着习近平下令正式启动了对令计划的内部调查之后,海外华文媒体在揭露令计划与北大方正集团的权钱交易过程中,进一步揭露出更多你北大整个领导层的腐败黑幕。其中之一是北京大学时任校长王恩哥用出售专利的方式,从其下属企业北大方正获利高达上亿元人民币。而前中纪委书记贺国强两个儿子,亦捲入正在调查中的北大方正贪腐案。令计划被正式审判之前,这个才当了一年半时间北大校长的王恩哥即被中组部宣布调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当时的海外中文媒体也有报道说,另外,时任北大前党委书记闵维方也曾从方正获取暴利,并一手扶植了魏新出任方正董事长。

而海外媒体没有进一步披露出来的北大领导层以钱易权的腐败黑幕是,这个闵维方曾经以北大副校长身份出任方正集团董事长。

闵维方以副校长身份兼任北大方正集团董事长时仍还继续兼任着北大教育学院的院长。手底下的常务副院长就是后来的与令计划同时被抓,至今还在等待审判的魏新。

19999年10月,北大安排出任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才几个月的魏新协助已经升任常务副校长的 闵维方处理方正集团事务。魏新2000年6月进入方正集团董事会,任副董事长。2001年6月出任方正科技董事长兼总裁。2001年11月开始,闵维方退居幕后,魏新接任方正集团董事长。

闵维方下台之后,接替他校党委书记的朱善璐也是丑闻缠身。不久前,潜逃美国的中国大陆逃美大陆富豪郭文贵曾揭露北京大学为中共高官输送美女学生以及向高官卖北大文凭等丑闻,前校长王恩哥、党委书记朱善璐等人卷入。

其实,数年前中国大陆网站上公开发表过的北大校党委的一位秘书撰写的《污秽的北大和丑陋的北大权贵们》一文即揭露了北大领导层的权色丑闻。文中说:许智宏任校长时,在办公楼上班的人都知道,经常会看到一些时尚、漂亮的年轻女子来找许校长。我在办公楼做过多年秘书,一般人来找领导都要先问一问,但只要是这些年轻女子来找,秘书却是问都不问的,她们可以直接进入许智宏的办公室。我还听说这些女子主要由两部分人组成,有些是学生艺术团体的女生,有些是校办企业的人员,特别是有的校办企业老总经常让一些漂亮时尚的女子找许校长,她们出入于办公楼的身影引起了很多人的艳羡。还有一次我偶然听许智宏闲谈,他说自己喜欢做饭,有时候亲自买菜下厨,说这是他的一种放松方式。我知道许智宏家在上海,他自己在北京生活,偶尔做点喜欢吃的饭菜也是正常的。不过后来我却又听人说许智宏并不是自己做饭,而是会有一些女生到他的住所和他一起做饭、聚餐。我难辨其真假,假如这种说法是真的,那么许智宏的放松方式又只能令人羡慕了。

许智宏出国访问、去外地出差的机会很多,我还听说他有时会指名带某些部门的年轻女士随同。在北大有些和校领导关系密切的女干部受到特殊待遇,乃至获得升迁是不足为奇的,甚至还传出“许校长好幼齿,周校长喜熟女”的说法。周校长对几位“熟女”的关照我有所耳闻,但是倒没有听说哪位女干部的升迁和许智宏有特别的关系,或许是需要他关照的人太多吧。不过我又听说有的比较漂亮的女生被选留到学校机关工作,似乎又和许智宏不无关系。

该文在介绍朱善璐的内容中揭露早在朱某人到地方任职之前担任北大党委副书记期间,就擅长攀附权贵、与地方领导人和各地私企官商建立利益输送链。该文作者亲自经历过的一次就是朱善璐借“校务工作”需要之名在校内宴请“达官显贵”,席间特别安排女学生以唱歌为名陪同。其中一个细节时两批手下的人都争相拍党委副书记的马屁,各自安排了一拨女大学生去宴会厅……

关于朱善璐的下台原因,海外有分析文章说是因为郭文贵的揭发所导致。但不排除是“寿终正寝”的可能。中共至今还在实行的干部退休制度规定正省部级六十五岁,副省部级六十岁退休,但高校领导层相对宽松,副省部级待遇的高校里,一般情况下校长可以是工作到六十五岁退休,党委书记是工作到六十三岁退休。朱善璐离任北大党委书记时已经年满六十三岁。

朱善璐下台后是否正在接受组织调查外界不是十分清楚,但仅靠郭文贵目前揭露出来的内容,远不足以搬倒他。领导安排女大学生向“来宾“献歌献舞甚至献……是全中国的高校常态,仅此一项”小节“问题远不至于被治罪。至于闵维方至今为什么仍然逍遥法外,留待本专栏的下篇幅文章详细介绍。

来源:RFA

阅读次数:1,52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