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中国崛起,如何施展其全球影响力?

Share on Google+
陈破空在牛津大学演讲

陈破空在牛津大学演讲(陈破空提供)

上个月,《纽约时报》发表文章,题为“中国需要吃鱼,所以非洲挨饿。”根据这篇报道,当中国自己的海域遭受过度捞捕之后,中国政府鼓励中国渔民远航到其他国家的海域捞捕。中国政府为中国渔民打造了2600艘大型渔船,是美国海军舰队的10倍。在非洲海域,中国渔船在一个星期里的捞捕量,就相当于塞内加尔渔船一年内的捞捕量,造成西非直接经济损失达20亿美元。

这篇报道指出:中国渔船的狂捞滥捕,正把海洋鱼类推向灭种的边缘。中共当局关切的,只是其国内需求和政权安稳,对世界海洋的健康、以及依赖于这些海洋而生存的国家漠不关心。

其实,这只是其中一个事例,反映崛起的中国如何影响世界。其他事例包括:

中国公司正在海外、尤其在西方大举收购,通常瞄准西方的名牌公司和高端企业,意在买断西方公司的创新技术,并往往把技术和生产线转移到中国,在当地留下空壳公司。在欧洲,中国公司主要地先是瞄准英国、后来又瞄准德国,大量收购。

中国公司的大举收购,是在不对称和不公平的条件下进行的:中国公司可以完整地收购西方公司,而西方公司却不能完整地收购中国公司。在中共当局的准入限制下,外资入股比例通常被限制在50%以下。不少行业甚至完全限制外资进入,尤其面对有政府背景的企业,中国公司可以向西方公司发出收购要求,但西方公司却不被允许向同类中国公司发出收购要求。

今年6月,德国总理默克尔带头拒绝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让兴冲冲访欧的中国总理李克强败兴而归、空手而还。中共长期使用不对称和不公平的经贸手段,应是原因之一。咎由自取。

中国公司在海外收购的目的与动机,越来越让西方担忧。中国公司似乎有意瞄准攸关西方国家科技、经济、政治和安全命脉的企业或项目。随着西方各国对中国公司收购动机的怀疑加深,中资收购失败的案例,越来越多。

2016年初,中国安邦公司试图以140亿美元收购美国喜达屋(Starwood)连锁酒店,因不能提供其股权结构和融资细节而以失败告终。2016年底,中国宏芯投资基金公司试图收购德国半导体设备制造商爱思强(Aixtron),因美国情报部门的警告,被德国政府叫停。2017年,马云属下的蚂蚁金服公司试图收购美国金融公司MoneyGram,美国众议院两名议员呼吁美国政府外商投资委员会彻底调查,他们担心,这起收购,可能导致外国政府控制美国的关键金融基础设施。

今年,中国政府实施外汇管制,限制资金流出,但矛盾的却是,中国政府高调推销的“一带一路”计划,却成了中国资金大幅流出的又一大渠道。很显然,不少中国官员利用“一带一路”的名义,报立项目,正好将他们的贪腐所得转出海外,变相洗钱。

在南海,中共占据邻国经济专属区内多个岛屿,本身违背了北京签署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根据这份公约,北京承认各国拥有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在南海建造七个人造岛并军事化,违背了2002年中国与东盟各国达成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在那份宣言里,北京承诺,任何一方都不得采取单方面行动去改变南海现状。去年,国际仲裁法庭全盘否定了中共在南海的主权声索,代表国际社会对中共扩张行为的抵制。

在朝核问题上,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中国,长期不遵守联合国决议,即便中国参与起草相关制裁决议、投票支持相关制裁决议,也未影响中国与北朝鲜的贸易。就在去年,北朝鲜先后实施了两次核试爆,中国对北朝鲜的贸易和援助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增加。多家中国公司(比如国营鸿祥公司),甚至长期向北朝鲜提供核材料和核元件,暗中支持平壤的核计划。直到今年初,在川普政府的强大压力下,为了挽救岌岌可危的中美关系,习近平当局才开始勉强执行联合国决议,暂停了对北朝鲜的煤炭进口。习近平似乎开始默认川普对作恶多端的北朝鲜独裁者金正恩采取强硬姿态。

谈到经济发展,中共官员常常自豪地炫耀说:“中国只用了三十多年时间,就走过了西方国家几百年的道路。”但这如何而来?剽窃,网络攻击,大规模盗版知识产权。而所有这些,不仅仅是中国个人或企业行为,更多的,是中国政府和中国军方的行为。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新兴超级大国,中国在海外的影响力与日俱增。然而,其手段、过程与结果,都证明,这种影响力的主要方面,与其说是建设性的,不如说是破坏性的;与其说是为世界和平做贡献,不如说是为世界带来危害和风险。

如果说,这个世界需要中国,如果世人欢迎中国的海外影响力,那么,还须等到中国实现民主化之后。只有一个民主中国,才可能带给世界正面的影响力,以及,和平与安全。

(在英国牛津大学的演讲,节选)

来源:RFA

阅读次数:39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