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给台湾的十个建议(上)

Share on Google+

各位听众你们好, 我是王丹。七月份,我将离开台湾,返回美国开啓新的事业。在台湾生活了八年,对这块土地当然已经产生了深厚的感情。离开,也当然会有很多的不捨和牵挂。八年来,台湾社会中的大部分人对我友好,爱护和支持,让我在流亡生涯中感受到温暖,这是我非常感恩的。在离开之前,我一直想,我要用什麽方式做一个小小的回报?

我可以写一封文情并茂的感谢信,表达我对台湾的爱,感谢台湾对我的好。我也可以堆砌大量溢美之词,逐一感谢所有曾经得到的关爱。这对我来说不是难事。但是我决定做一件相反的事情,那就是根据我在台湾八年的观察,提出台湾社会存在的一些问题,并在此基础上提出我的一些建议。

这些问题的提出,也许会令一些朋友听上去有些刺耳,这些建议也不见得就都是正确的,但是我觉得,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与其肉麻地赞美,不如指出他的不足,帮助他变得更好。批评,有的时候才是真爱;而吹捧,有的时候反倒是相害。因此,尽管我知道我的临别赠言会另一些人不舒服,甚至会得罪一些人,但是,我还是决定用十个建议的方式写给台湾一封公开信,作为我临别的礼物。我这么做的唯一目的,就是希望台湾更好。

第一个建议是给民进党的,那就是希望民进党的执政不要辜负太阳花世代的期待。去年的大选,民进党获得胜利,当然是民进党全党上下努力打拼的结果;但是,如果没有那一场太阳花学运,我认为至少不会赢得如此彻底,而国民党也不会输得如此彻底。对此,民进党应当记在内心深处。而太阳花学运能够风起云涌,正是因为年轻世代敏锐地把握到了一些深层次的,涉及到台湾发展方向的问题,并因此而引起社会共鸣。太阳花学运,代表的其实是台湾的未来和新民意。因此,民进党在执政之后,应当努力落实太阳花学运提出的一些关于世代正义,台湾主体性,关于自由贸易,民主制度等等方面的呼吁和主张;

第二个建议是针对台湾最近几年出现的暴力政治的。当我看到一些背景复杂,意识形态鲜明的组织,不断地用暴力的手段宣扬自己的理念;有些利益组织在社会议题的讨论上,不是理性地沟通,而是通过闹场的方式不让讨论进行;有些宗教团体为了自己的信仰,不惜捏造事实,危言耸听,用语言暴力反对他人的时候,我为台湾社会感到担忧。因为,民主制度的基础之一,就是理性的公共讨论,只有保障这样的公共讨论,社会才能在共识的基础上前进,这也就是言论自由为甚麽如此重要的原因。暴力政治,会使得公共讨论无法进行,它会使得民众的政治参与受到干扰,它会使得政治更加令人避之唯恐不及,这些后果,都是对民主制度的严重威胁和挑战。暴力,从来都是专制的温床;而暴力导致的恐惧,更是极权主义意识滋长的土壤。台湾社会对于暴力政治对于民主制度的威胁性,必须高度重视,不能冷漠对待,而政府执法机构也应当更加严格执法,确保社会的公共讨论能够理性有序地进行。

第三个建议是关于民主制度发展的。台湾的民主为世人所瞩目,接下来要如何进一步完善,面对各种挑战要如何去捍卫,都是迫切需要思考的问题。我认为,台湾的民主制度的硬件基本上已经建立,剩下的只是完善的问题;但是在软件的部分,台湾的民主尚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这个软件问题,就是公民的素质。我所说的素质,并不仅仅是政治上的公民素质,更是日常生活中的人民的素质,例如是否能够自觉遵守交通规则,是否有胸怀听得进别人对于自己的批评,是否能够尊重他人的选择,而不是用自己的想法阻碍别人的幸福。政治也好,民主也好,其实主要是体现在日常生活中,生活中人民素质的提高,才是民主制度进一步提高的关键。希望社会更加进步,就应当从自己的一言一行做起,用文明社会的标准自我要求。这是台湾的民主发展,接下来必须去处理的问题。(待续)

来源:RFA

阅读次数:66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