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敏失踪近月无音讯 律师会见陈云飞再揭其被酷刑

Share on Google+
黄晓敏等前往宜宾大塔-2006

2006年,黄晓敏等前往宜宾大塔,支援农民维权。(六四天网)

在四川,维权人士黄晓敏自今年5月被警察带走后至今近一个月,仍然下落不明。他的家人委托律师6月14日向辖区派出所就黄晓敏失踪报警。此外,被拘押的维权人士陈云飞的两名律师日前会见他后发布消息说,陈云飞再次被酷刑虐待。

四川维权人士黄晓敏上月18日声援被拘的党校教师子肃后,遭到当局秘密抓捕。截至目前家属仍未收到任何法律文书。

家属委托的代理律师何伟6月14日逐级向公安部门查询黄晓敏的下落。但是,成都市局刑侦大队拒绝律师查案,而其他派出所、分局等均表示,查无此案。何伟当天接受本台采访时刚刚从四川省公安厅离开,他告诉本台记者,他已向黄晓敏辖区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之后会再往国安部门追查其下落。

何伟:“现在我们正在从派出所一直到分局、市局、四川省公安厅逐级进行了解,派出所、分局、省公安厅法制总队、国保局说没有这个案件。现在,我正准备去国安局了解这个案件。现在我们已经在他辖区派出所报警失踪。”

记者:“也就是说,到现在连黄晓敏的下落都不知道。”

何伟:“对,现在不知道,就是成都市局这边他们不给查。”

关心事件的维权人士认为,黄晓敏“被失踪”,除了声援子肃,或许也与他接受外媒采访,在网络上发表文章有关。

黄晓敏曾因抗议司法不公于2009年被捕,后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刑两年半,他是四川泛蓝联盟召集人。

此外,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的两名代理律师隋牧青、郭海波6月12日会见当事人后发布会见通报,指陈云飞今年5月7日因在看守所所长巡视时拒绝遵令喊首长好,而遭酷刑处罚。方式是俗称龙抱柱的酷刑,十四天不间断地戴手铐脚镣,并把手与腿铐在一起,期间吃喝靠喂食,走路几分钟便汗如雨下,躺卧时腰腿疼痛难忍致彻夜难眠。

郭海波向本台表示,看守所对律师就酷刑提出的意见十分不以为然:

“去找所长交涉。所长还说是按照规定的,他违反监规,我们就要处罚他。而且还有领导批示,你们要控告,就去控告。”

郭海波说,陈云飞的身体状况及精神状况都还不错,在狱中阅读权利能够得到保障,身为基督徒的他被允许阅读圣经。

2015年3月,陈云飞被以 “寻衅滋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两项罪名刑事拘留,2017年3月31日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二审是否能公开开庭审理目前仍是个未知数。今年1月,陈云飞也曾因对管教不够恭敬等原因两次遭受戴镣铐惩罚,甚至将手脚多日铐在一起,造成手腕严重挫伤。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石山/嘉華 网编:瑞哲)

来源:RFA

阅读次数:616
Pin It

关于 “黄晓敏失踪近月无音讯 律师会见陈云飞再揭其被酷刑”的3 条评论

  1. “中國”“警方”“政府”“法院”“公民”“稅收”“納稅人”……不一而足。如此爬牆出來,沒有共匪言論管制,身為民主法治先驅力量尚且不能分辨真偽,覺悟了嗎?保護自己,避免閃電最,那請加上引號,表示所謂的,虛假的,狗屁倒竈的。

  2. 從郭泉先生,許志勇先生,劉曉波先生,浦志強先生,……經歷都能得出共匪並不遵從它們製定狗屁“法律”,是以構陷法學教授,法學博士,法律學者,法律專業律師,甚至成批次綁架拘禁辯護律師,放大版的李莊律師案,習賊近平与薄賊熙來毫無區別。
    陳雲飛先生是令人欽佩的馴獸師,但卻忽略了並不具備在馴獸的時候必須的兩樣道具——皮鞭和誘餌,錯將身著制服的豬狗禽獸,妖孽惡魔當作人類,以為它們也有人類的靈魂,道德与智慧,懂得人類的是非,是以知道它們在做什麽,徒然期盼它們也能從而有所愧疚,站起身做人。
    納粹沒有人性,共匪本就邪惡,共匪与納粹原本就是一丘之貉,沒有區別。明確對手是什麽,深知自己的處境,在奧斯維辛集中營里,面對刺刀槍口,毒氣室,焚屍爐,而能不恐懼,不屈服,不退縮,不妥協,雖手銬腳鐐,依然鬥志高昂,拒行納粹舉手禮,嘲弄納粹狗腿子,已然就是勝利。這也正是不才欽佩陳雲飛先生的原因,即便身陷囹圄,依舊在戰鬥。
    只是當下民眾並未覺悟,故而不要把自己變成子彈,而是依托於民眾的刀尖。乃至強弱對比懸殊下,曲進曲收,避實擊虛,以太極劍招式對敵,不與共匪實質觸碰,從而“以無厚入有間,遊刃有餘,豁然而解。”對抗共匪反人類犯罪集團需要勇氣,爲保存民主力量,作為勇士,卻能強制自我收斂,一招一式間力盡意不盡,同樣需要勇氣。不才思索如此,還請陳雲飛先生海涵。

  3. 不才很欽佩陳雲飛先生的人格勇氣,故而不知當講,不當講。時機尚未成熟,保存民主力量是第一要務,臥薪嘗膽,忍辱負重,“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倘若先烈譚嗣同先生不是去菜市口,而是“死罪好受,活罪難捱”,那麽從容就義也就太過痛苦,不如敵強我弱,毫無勝算下,依舊選擇奮然戰死。當下之時,激勵民眾勇於站起,拒絕与共匪各色走狗合作,唾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嘲弄共匪非法偽政府;民權勇士在激勵民眾同時,卻要“勇於不敢”,外柔內剛,化實為虛,保持恆久存在,持續抗爭。“沉潛以克剛,高明以克柔。”隱沒身形,甚至沒有具體抗爭形式,然而柔枝朽木亦可爲兵,摘花飛葉亦可攻敵,以合“法”方式達到非“法”目的,卻令共匪無由綁票。無視利誘,蔑視色誘,對於共匪恐嚇騷擾視而不見,清晰分辨哪些是共匪派遣的特務,如此冰下較量,舉重若輕,若有若無。意在敵先,智在敵上,共匪尚未完全動作,已然被識破看穿。繼續較量,利誘色誘,脅迫恐嚇?不是;停止對抗,不予理睬?更不是。如此狀態將共匪陷於二難境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但是陳雲飛先生性情太過剛強,不大可能改變,此時只能家屬,“律師”,媒體網絡多加關注,可歎。
    不才在“律師”上加以引號表明,只是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並非主權在民的合法國家,不存在公權力分置,也就不存在獨立司法體系。共匪偽司法沒有公開公正審判,當然也就沒有法院,法官;沒有檢察院,檢察官;當然也就不存在律師事務所,律師。只有叫做法院的戲院,叫做法官的傀儡;叫做檢察官的配角,叫做律師的敢死隊員。當然,“‘公’‘檢’‘法’一家‘人’”的偽政權,偽司法下,敢死隊員很少見,多見的只是与“檢察官”一樣坑害民眾的劇團頂包,劇目配角。以法律形式推進民主法治事業的敢死隊員,同樣是民主力量,在獸群中並非多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