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淦、权平、黄文勋获“刘晓波良知奖”

Share on Google+
吴淦1

吴淦(维权人士提供)

中国维权人士吴淦、权平、黄文勋日前荣获2017年度“刘晓波良知奖”,但这一消息在中国被封锁。三人家人、朋友或律师表示,对他们获奖感到骄傲,感谢国际社会用实际行动表达了对中国民主人士的支持。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日前在大纽约地区纪念“六四”二十八周年集会上奖本年度的刘晓波良知奖颁发给了“709案”被控“颠覆”罪的吴淦、穿讽刺习近平文化衫而被控“煽颠”罪的权平,以及因举牌要求民主被“煽颠”判处五年有期徒刑的黄文勋。

三人的好友、网民“秀才江湖”告诉本台,他们的获奖对中国当局来说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

“就是众望所归的事情,中共的不得人心就可以看出来,他的囚徒实际上是我们很多人心中的英雄,很多人被关在里面并不是因为做了坏事,而是因为做了好事,为争取自由失去自由,我们希望通过他们的获奖,督促他们(当局)不要再作恶多端,和吴淦、黄文勋,获奖一样,他们也会受到历史的审判。”

因三人都不能到场,奖项均由在美青年学子代为领奖。青年学子们选用了吴淦的“开庭声明”作为答谢词、宣读了权平的朋友古懿“代朋友答谢”和黄文勋女友的答谢词。

黄文勋

黄文勋(维权人士提供)

黄文勋入狱后一直照顾其家人的维权人士“湖面一舟”接受本台采访时称,对于挚友获奖感到高兴和鼓舞,家人也为他骄傲,同时黄文勋的独居老父也需要外界关注:

“黄文勋是勇敢正义的。他们家里原来发生漏水,我帮他维修,水电重新安装,给他们家里买家用电器、家庭私人用品,因为他家里是家徒四壁的,黄文勋付出的太大了,我们必需要给他们家里提供一些尽可能的帮助,因为争取民主坐牢的人目前来说,年龄他是最小的九零后。”

权平的前律师梁小军表示,获奖是对这个年轻人的认可,但目前权家聘请了官派律师,并封锁了消息,希望外界继续关注此案:

“给他一个奖项是对他过去行为的认可,他是个有良知的年轻人。他父母解除了我的委托,现在他们家不说任何消息,也不知道判没判,他们家跟官方有很多联系的,他等于是家族中的异类,对于他们家来说,可能是不愿意他得这个奖项。”

刘晓波良知奖是为了奖励为民主自由作出杰出贡献的维权人士。此前的获奖者包括维族作家伊力哈木、律师浦志强、维权人士郭飞雄与李碧云。这些获奖者有些不被允许出境,更有一些目前仍身陷囹圄。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嘉远 网编:郭度

来源:RFA

阅读次数:2,632
Pin It

关于 “吴淦、权平、黄文勋获“刘晓波良知奖””的14 条评论

  1. “後知後覺之輩只能老老實實學習思考,尚不適合行動實踐。”是指獨當一面,自保無虞前提下,与共匪反人類,反人類文明犯罪集團周旋。不明所以,不承擔責任,“稀裡糊塗”照着做了,被不才“欺騙”了,罪責推給不才,不才很樂意承擔。以這樣的方式學習、思考、實踐也可以。放心,不才沒有風險,至少不才的對手網絡資訊,現實生活,觀察、試探不才這麼多年了,還不至於蠢到給自己找麻煩,以狗屁司法形式對不才實施綁票。

  2. 後知後覺之輩只能老老實實學習思考,尚不適合行動實踐。是指獨當一面,自保無虞前提下,与共匪反人類,反人類文明犯罪集團周旋。不明所以,不程度責任,照着做了,被不才“欺騙”了,罪責推給不才,不才很樂意承擔。以這樣的方式學習、思考、實踐也可以,放心,不才沒有風險。至少不才的對手網絡資訊,現實生活,觀察試探不才這麼多年了,還不至於蠢到給自己找麻煩,以狗屁司法形式對不才實施綁票。

  3. 參考,學習,思考,實踐,成熟,提高,掌握方向,明確形勢,既是做不到知敵,但必須做到知己,學會自我保護,存疑不明狀態下首先保持冷靜觀察,絕不貿然而動,深思熟慮,輕車熟路,以至於癒鬥愈勇,越戰越強。等待時機成熟,民眾覺悟,普遍明確主權在民的現代民主法治概念,懂得沒有民眾授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合法國家,馬列主義偽政權不配是中國,而後才有民權運動基礎;多數淪陷區民眾入不敷出,朝不保夕,活不下去了,才有暴力革命基礎。此時共匪猶如圍棋中的厚勢,民主力量能以輕靈飛躍之形,淺消化解共匪攻勢已屬難能,真正抱起團,以薄弱之形對厚重之勢形成對攻,著實不理智。虛位飛子立於不敗,令其攻克不下就是勝利。乃至不計攻守,直搗靈魂,更是雖戰死沙場,屍身不倒的英烈。
    著重提示,不才所為任何人都可以做,但請先說得明白為何如此做,能重複講述具體步驟,所憑依據,羊群效應下的人云亦云,不知所云,後知後覺之輩只能老老實實學習思考,尚不適合行動實踐。哦,那1600萬很重要,倘若只有不才一個學習實踐,自我提高,那這片土地上的民眾也就太可憐了。現在還覺得不才一直有驚無險,只是擁有一塊兒免死金牌,只是擁有運氣好的偶然嗎?

  4. 共匪每有政治會議前都會抽一回風,超市購物,收費出納人手少,購物者大排長龍,地上橫七竪八無主購物筐是懶得排隊而放棄消費顧客丟下的,此時數個四五十嵗者待不才排隊以後,言語對出納員人手不足表達不滿。不才並未保持沉默,跟未曾与他們一樣憤怒,而是淡淡平常語氣而言——公豬母豬能下几頭小豬的生育決策權不在公豬母豬,而在飼養員。“消滅老三”也罷,“只生一個好”也罷,“鼓勵二孩”也罷,你們的生育決策權呢?沒有生育決策權,你們是豬是人?“生產資料公有制”下,土地是生產資料,房子建在土地上,土地只有七十年使用權,房子也就只有七十年使用權。狗對狗窩擁有的是使用權,還是所有權?沒有土地所有權,沒有房屋所有權,你們是人是狗?一輩子活得猶如豬狗,等一會結賬卻這麼大火氣?忍著吧。
    “借局布勢,力小勢大;鴻漸於陸,其羽可用爲儀。”——《三十六計之樹上開花》。不要以為獨自一人做不了事情,不才借勢成事,如此短暫公開演講,本就是不揹負閃電最名的閃電,而且是在共匪不穿制服的偽警察注視下完成。倘若不才失察,不明自己本就在四戰之地,無後援狀態下作戰,貿然而動,跟隨共匪特務叫囂,以至於搶奪生變,正中共匪下懷,即便不才未曾被定罪,也是喪失人身自由,以至於鋒芒受損。當然,時機未曾成熟,即便民眾發生騷動搶奪,不才只會跟隨普通民眾鳥獸散,一樣不結賬走人。時機成熟,或者近於時機成熟,民眾捉衿見肘,入不敷出,不搶奪無以為生,那不才必然不在民眾之後,而在民眾之前,領著大伙去北平城王八池,捉烏龜,逮王八。一籃子青菜水果,蠅頭小利,不才還真就不放在眼裡,不穿制服的偽警察們以己度人,也太小看不才,以至羞辱不才而不自知。
    不才條件特殊,蔑視共匪政法委,偽司法,選擇只做“被告”,不做“原告”,是有後着的,絕非貿然而動。事情尚未發生,不才不便悉數到來,但不才的對手已然清清楚楚了。所以不才只能點到為止,告知好奇的朋友——淪陷區2006年就有1600萬人可以用此方式方法,打擊共匪同時,爭取完整行為能力人權利。共匪偽政府拘留逮捕,就是以偽政府行政方式認可;共匪偽政權審判,就是以偽政權偽司法方式認可,拿著“拘押”通知書,“審判裁決”書掉過頭起訴當初非法剝奪當事人完整行為能力的共匪“衛生部”下轄機構,要求天價“司法”賠償。無論共匪偽司法是否受理,都被陷於二難。故而任何一起類似案件,都是1600萬人可參照案例。
    不才很感激“物業公司”限購水電,使得當不才拆除水錶的那一刻,不才真正挺身做人,不才名下的房子不再是狗窩,而是不才抗爭工具。不才十年前就曾說過——只要站起身,還未真正打仗,我已經贏了。
    哦,兩次撕掉“選票”,丟進叫做“選票箱”的垃圾箱。第二次撕掉是年初吧,記不得了。“選舉”場所高聲短暫演講,從在釋疑處的“我是白癡嗎?”設問開始,“既然我是白癡,沒有分辨,授權能力,那兩個候選人,如何選擇一個基層人大代表?既然我不是白癡,有分辨,授權能力,那為何不能直接選舉有立法權的‘北京’市人大代表,全‘國’人大代表?我們的立法權,任免權,彈劾權,創製權,決策權……呢?所謂‘先民主,後集中’,就是共匪以法律方式剝奪民眾一切政治權利,沒有民眾授權“‘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非法偽政權,共產黨‘政府’就是非法偽政府。”与撕掉垃圾,丟盡垃圾箱,与朋友談笑風生往回走,看着偽警察的警車遠遠開來,轉彎開往投“票”場地。短暫演講,快速完成,對於場地組織者拉家常阻礙冷言冷語,不做停留,以至於“投票”猶如劫匪慣犯一次完美的搶銀行,時間差剛剛好,偽警察轉了一圈,再想綁票都來不及。
    看到不在第一頁,所以不才多說一些。能有組織更好,不才爲條件制約此時只能獨自作戰,當然,如此也是歷練,在大監獄与小牢房並無不同。如何鋒芒不摧折,如何重劍無鋒,大巧不工,乃至化實爲虛,聚虛爲實,無形無跡,飛花摘葉亦能攻敵,才是需要著實思考的部分。

  5. 雖是無心之失,卻讓不才感到愧疚。抱歉,得罪,對不起。

  6. 確實當天是三個未穿制服的偽警察,不才記敘隨手發出,未曾多想,得罪三位朋友,實屬無心之過,抱歉,對不起,請原諒。
    不才不能確定將會如何,所以盡量說細緻些,有勞小編予以更正,抱歉。

  7. 沒有業主委員會,沒有物業合同,不才拒繳物業費,合於共匪頒佈的狗屁合同法”“物權法”;抗拒”物業公司“限購水電燃氣,違反”消費者保護法“,不才拆除錶具,只是不才蔑視共匪偽司法,故而選擇做被告,不做原告。躲在“物業公司”身後,恐嚇不才,以為不才不知道嗎?電錶里還有數字,沒有了,不才就拆電錶,要較量那就派些無知蠢豬狗來送死,將民事訴訟,變成刑事案件。
    哦,告知同道中人,不才做好一切準備,卻又明確而言,迫使敵方退卻,不敢貿然而動,以期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同樣是在戰鬥。表述思考方式,如何運用《孫子兵法》,也是在做最壞的打算,希望朋友們能夠參考借鑒。

  8. 暫且不論未穿制服的三個偽警察不明就裡,被不才構陷以“叛‘國’罪”,就算明知雙十節國慶日不才相邀,舉起酒盃:“祖國萬歲。”是構陷,能不來嗎?能不陪着舉杯嗎?那還如何打入內部,放長線,釣大魚,用勇士們的鮮血染紅奴才們的頂戴呢?
    暫且不論穿了制服的一個偽警察不明就裡,被不才構陷以“叛‘國’罪”,就算明知雙十節國慶日不才相邀,舉起酒盃:“祖國萬歲。”是構陷,能不來嗎?能當即發作,拒絕承擔“玩忽職守罪”,將不才這個“閃電最”壞分子予以“法”辦嗎?那就等於是穿了制服的偽警察,是在強迫共匪政法委希姆萊書記以狗屁司法形式,公開明確承認中華民國存在,承認“兩個中國”,先給自己戴上手銬子,把自己“法”辦了吧。
    既,只要沒有明確政治宣誓,只是站起身,做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在雙十節國慶日舉起酒盃,淡淡一句“祖國萬歲。”已然勝利,而且勝利得幾乎毫無風險。
    哦,必須著重說明,自己平時必須謹小慎微,不可冒失,雖然唾棄共匪偽政權,蔑視共匪偽政府,嘲弄混跡共匪偽政府的偽警察,卻要做到對事不對人,所以不才雖然全勝,卻一直未曾公開表述,當然更不會故意構陷穿了制服,不穿制服的偽警察們,使得兩撥儿偽警察身後指揮的小頭目因為難而記恨。既,是偽警察提出要吃飯,要喝酒,率先冰下抗衡較量,不才順勢而為,僅僅選擇吃飯喝酒的日子是雙十節國慶日,僅僅飯桌上淡淡一句:“祖國萬歲。”,便已將對手打得毫無招架之力。僅以一人之力,抗衡共匪反人類犯罪組織,而以全勝,不才自豪不應該嗎?道勝德勝禮法勝,對手不服氣,那就繼續較量,看看跪在地上奴才們有沒有贏的機會。

  9. 更正:國慶雙十節一同舉杯“祖國萬歲。以“‘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的狗屁“法律”,一桌人同為“叛‘國’罪”。
    補充:行為時,沒有直白明確政治意圖表達;行為前,行為後,卻有明確政治意義解釋說明。參與民眾只做行為,不做解釋說明,故而風險極低,甚至毫無風險。共匪倘若以無明確政治表達的日常生活行為定“罪”,對參與民眾實施綁票,就是“慾加其罪,何患無辭”的“莫須有”。只要參與者眾多,以“電復最”有選擇地綁架幾個只有行為,不做說明的熱情普通參與者,必然引發一群參與者“自首”。以至於“法不責眾”,無從“法”辦。
    特定參與者,承擔引領之責。條件特殊,可以有行為,有解釋,“先行而後言”;沒有特殊條件,可以只有指導說明,論述,沒有具體行為。同樣不會觸犯共匪狗屁“司法”。對於特殊者,本就司法之外,共匪偽政權無從“法”辦,只能暗殺;對於無特殊條件者,共匪偽政權如若“法”辦,依舊只能是狗屁“閃電最”“墊付最”的“莫須有”。
    不才條件特殊,屬於前者,所以倘若共匪偽政權真就嚴格狗屁‘法’制,那麽不才應以“閃電最”“電復最”二罪並懲,“妄圖”推翻後清黃俄,“驅逐馬列,恢復中華”,只能菜市口腰斬,砍頭,棄市,醢刑,誅九族了。不才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倘若不能言語,解脫了,為國為民,戰死沙場實乃不才之榮耀。

  10. 不才已經做過類似的事情,雙十節國慶兩頓酒,對不穿制服的偽警察佯作不知,舉杯祝酒——”祖國萬歲。“不穿制服的偽警察不知就裡,与不才哪些不關心政治的朋友一樣,稀裡糊塗陪著觸犯閃電最。第二頓酒,穿了制服的偽警察,即使被迫陪著舉杯——”人民萬歲!“,但同樣稀裡糊塗,陪著觸犯閃電最。
    眼睜睜看著不才結賬,給毛賊澤東頭像畫衛生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能干涉。否則,輕了是內部紀律警告處分;重了,脫衣服滾蛋。倘若不才閃電最,一個桌子上”祖國萬歲。“?他們已是同案犯,同樣麻煩大了。
    鬥衆如鬥寡,不要有固定方式方法,靈活多變,無從琢磨。站在道義上,不屈服,不恐懼,不妥協,不退讓,抗爭過程似無而有,日常購物,帶著記號筆畫衛生鬍,在日常生活中方方面面透出,用以覺悟民眾,以至於連刻意喝酒抗爭都可以不必。
    著重告知思考方向,方式方法僅供朋友參考,自己決定如何避免不必要的風險,卻又達到覺悟民眾效果。照著不才的講述去做了,跟帖作為證據確鑿,不才承擔”教唆“”罪責“就是。放心,並不觸犯任何偽政權的狗屁”法律“,偽警察既不能”法“辦不才,也無從”法“辦參與的朋友們。
    言論表述犯”法“,思考犯不犯”法“?犯”法“,怎麽辦?毒氣室,焚屍爐,菜市口砍頭,抄家,誅九族?任何站起身的炎黃子孫都應該一臉蔑視——”不自由,毋寧死!“愛咋咋地,老子不在乎。

  11. “不恃敵之不攻,而恃不可以攻”,“未戰先勝”,是以“不戰而屈人之兵”……
    席間不許聲音提高,講述生育權与豬的關係,講述土地所有權,房屋所有權与狗的關係,基尼係數高起与驢的關係……餐廳其他食客自然鴉雀無聲;表述沒有民眾授權是非法偽政權,禁止民眾選擇是非法偽政府……只需小心,抹去”‘中華’‘人民’‘共和’‘國’“”共產黨‘政府’“,乃至以前蘇聯,第三帝國,納粹”政府“代替,也就繞過山巔最名。黃俄狗腿子禁止民眾自組織,能禁止民眾喝酒慶賀嗎?……注意自我保護,在安全前提下,攻擊敵人,卻又使得敵人無從免於打擊,才是戰術攻擊,才是戰役成功,直至全體民眾無畏站起,唾棄共匪偽政權,共匪偽政府,共匪狗腿子,才是戰爭勝利。

  12. 把爭取固有自由權利的抗爭方式變成生活的組成部分,使得共匪無從干涉,一個人如此,一群人依舊如此。讓共匪狗腿子在左右為難,裡外不是人的二難境地掙扎選擇去——是站起身做個人,還是繼續跪在地上當條狗。

  13. 喝酒唱歌以後,當著狗腿子面,結賬前給人冥幣上毛賊澤東頭像畫出衛生鬍,再予以消費,派遣而來的狗奴才怎麽辦?對淪陷區民眾使用可流通“‘法’定‘貨幣’”,實施“起訴”“抓捕”“拘押”“審理”“罰款”“宣判”?還是再以司法形式宣傳,告訴所有淪陷區民眾如何抗爭,如何合理合“法”,唾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狗腿子頭目非要睜大眼睛,拒絕裝瞎,混雜民眾中,看著民眾公然唾棄共匪非法偽政權,蔑視共匪偽政府?……不是好狗。希姆萊書記可以下令,取消武警部隊,把狗奴才宰了,吃狗肉。

  14. 不才無意傷害有所思考,並予以行動的朋友,故而猶豫再三,但還是覺得應該說出來為好。
    在和平狀態下頒獎是為了表彰,表示支持;在刺刀,槍口下,頒獎首要是戰鬥方式。既,只要勇於起身做人,敢於与共匪對抗,被黃俄二鬼子綁票,無論何種形式喪失自由,都是中獎。忽略個人,寬泛的終身教授榮譽獎,空椅子獎,比明確的劉曉波獎更適合於共匪佔據區民眾抗爭。比如,不才如果中獎,幾個北平城無從謀面的朋友可以一起喝酒——慶賀孫鷹獲獎。共匪偽警察怎麽制止,禁止慶賀孫鷹被黨和“政府”以閃電最,電復最,擾鸞最……“法”辦?從未謀面的同道中人因為聚在一起,慶賀孫鷹被黨和“政府”以閃電最,電復最,擾鸞最……“法”辦,所以要被“抓捕”,“審判”,“監禁”?還是派遣穿了制服狗腿子,或是不穿制服的狗腿子混雜其間,一起舉杯慶賀有一個中國人獲得終身教授名譽獎,空椅子獎?金庸先生的《鹿鼎記》里在韋小寶与康熙的對話中,講述揚州百姓立著九紋龍史進的靈牌,心中拜祭的卻是抗清名將史可法。如何使得民眾明確黃俄二鬼子不是中國人;拒絕屈服,抗擊黃俄二鬼子都是民族英雄,讓黃俄二鬼子“抓捕”,“判刑”,暗殺,以它們反人類,反人類文明的罪惡行徑,爲每一個寧死不屈的炎黃子孫樹碑立傳。
    甄別,遴選,頒獎的繁忙工作讓共匪“政法”委希姆萊書記,“領導”“公”“檢”“法”的奴才們忙活去,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勇士們嘻嘻哈哈,喝酒唱歌就把應該做的事兒辦完了。《義勇軍進行曲》節奏与偽“國”歌稍有不同,共匪又頒佈狗屁“法”了,那就稍稍變換節奏,一字不改,以高唱《義勇軍進行曲》蔑視黃俄二鬼子,唾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共匪非法偽“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