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默:诗九首

Share on Google+

[新诗典诗人作品展] 雷默诗选

原创 2016-06-05 雷默 中文现代诗

雷默

雷默诗选

终究,我们没数清那是几只小鸟

终究,我们没数清那是几只小鸟
雷默,你看,那里有一只鸟
我转过头,仔细在枯草中(其实已有新绿)寻找
哦,还有一只,不,还有好几只

看着比麻雀更小的鸟在那里跳跃
忽闪忽闪,羽毛色如枯草,眼睛难以捕捉
覃兄贤茂说,几天前他在玄武湖也见过一种鸟
在水边的栈桥上,当他靠近时扑楞飞了

我们终究没数清那是几只鸟
也没弄清它们的名字
它们是否一直在草丛里跳跃
还是飞入褐色树林,这不是一个谜

就像一转身,我看见远处山道上
一群细小的黑色身影
若隐若现之间,若动若静之间
他们消失了

深处

踏着陈年落叶,走进幕府山深处。
越往里走,发现越多秘密:
野蒜青青,蕨菜发新芽;
转身之际,一只灰白的兔子瞅着我,
又突然跑进草丛。
鹧鸪,多么凄迷的鸟儿,
整个上午,或许是一生,
它的声音,始终在我心中流淌。

春歌

春光一寸一寸变长啊
又一寸寸变短

花儿一簇一簇盛开啊
又一簇簇凋谢

白鹅整日在河里游弋啊
傍晚爬上了岸

布谷鸟开始歌唱啦
麦枯草枯,麦枯草枯

车过扬州

落日像火柴划过扬州城
金色羽毛落在运河里
田野收藏了城郊的喧哗
奔跑着,一群银河里的兔子

晨雨

它的脚步多么急
仿佛大年初一的爆竹
撼天动地,不容分说
我风箱一般打开了惺忪之眼
所见之物却是如此安静:
庭中树,房子,远处山岭
全都一动不动
我呆呆地趴在窗台上
像不像一条被雨惊醒的狗

落日

这一刻,我看见你从牧龙河边落下去了
仿佛掉进了深渊,我却不能把你抱住

你一整天在空中踱步,此刻为何如此害羞
我凝视着你红彤彤的脸蛋,为何也脉脉含情

为什么这一天如此漫长,而这一刻如此短暂
当我还没回过神,你红彤彤的脸蛋就己不见

古往今来的爱恋都是这样的吗
我多想每天都能见到你,直到终老

处暑

——和覃贤茂

八日立秋,二十三日处暑
暑气犹虎,终于停下脚步
我突然明白牛顿眼中的”物”
亦可以是孔子心中的”物”

那么,是什么力让暑气失去了惯性
而凉气己经像蜻蜓落在草尖上

惊心的是,我们的春气何时停上了脚步?
你我不止一次地谈及灰心与颓废
在格物致知的同时,可否做到格我
草木有本心,人亦有本心

明日你就要离开南京了
那么又是什么力推动了你的远行
生活在此处,生活在别处
但我知道你的生活,总在此处。

当然,暑气也并未真的消亡
这里处暑,而那里夏天刚刚到来

秋之诗

静下来,再静下来
否则你不会住到秋天的心里
你看光的步履就是它的影子
仿佛此刻,你坐在枯草中间
所有的爱恋都是自恋

每一片树叶挂在枝头,生长就是衰老
每一朵花儿如期盛开,来路就是归途
你看它的双手,紧紧抓住光之弦
鼻息微弱,让临终一刻变得如此安祥
银杏之身,正经历着最肃穆的洗礼

静下来,再静下来
像稻子一样低下头颅
像柿子一样沉浸在甜蜜里

七棵银杏

那个上午,我见到了
七棵古老的银杏树

两棵在孔庙
七百多岁

三棵在清真寺
栽于元代

还有两棵在报恩寺
一千三百多年了

迷茫细雨中,一阵风起
金黄的叶子,从七棵树上一起飘落

雷默,1963年出生于江苏海安县,现居南京幕府山下。90年代初提出新禅诗概念,并坚持写作实践。《佛教文化》、《禅》、《禅露》、《新大陆》、英语诗刊《TALISMAN》、《诗歌月刊》、《诗潮》、《诗选刊》《扬子江诗刊》等杂志均介绍过他的新禅诗。2013年,尝试新绝句写作,其代表作《立夏》《灰树林》《黑暗》选入新诗典。2007年出版诗集《新禅诗:东壁打西壁》。
诗观:诗,美与智的偈语。

—————————–

画梦录公众号栏目编选及推广:张玉明

—————————–

画梦录微信公众号推出新诗典诗人作品展栏目。新诗典诗人请将原创诗歌10首及近照、诗观发邮箱zympoem@163.com 。画梦录公众号已开通原创和赞赏功能。公众号15日内赞赏收入作为稿酬,全部返还作者。新诗典诗人敬请赐稿。

画梦录

长按二维码 关注画梦录

画梦录2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阅读次数:1,04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