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工运领袖刘少明煽颠案罪成 判囚4年半

Share on Google+
在刘少明被判刑后游行至中联办抗议

2017年7月7日,香港职工会联盟﹝简称职工盟﹞和香港劳工团体约20人,在刘少明被判刑后游行至中央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简称中联办﹞抗议。 (记者丁汶淇摄)

广东工运领袖刘少明被羁押长达两年多后,其“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案件7月7日在广州中级人民法院宣判,刘少明被判有期徒刑4年半。他的代理律师表示\稍后会上诉。香港有劳工团体举行游行声援刘少明。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7月7日一审宣判广东工运领袖刘少明“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成,判处四年半有期徒刑。

刘少明的代理律师吴魁明认为判决太重。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刘少明在庭上坚持自己无罪, 会提出上诉。

吴魁明说︰“刘少明说法庭的判决是错误的。他最后作陈述时只说了两、三句就不再让他说了。宣判结束后法庭安排了他和儿子、妻子以及孙子见面。虽然我们作为律师,但是我并没有收到案件延期宣判的通知。这个案件已经拖了很久了。今天刘少明说他也没有收到今天来宣判的通知书,也没有口头告诉他宣判。 ”

尽管宣判只是匆匆宣读判词后便结束,但是当局仍然严阵以待。维权人士王清营在社交群组上表示,围观人数不多,除了朱承志之外,他没有见到其他熟悉的人。然而,法院外仍然停泊了十几台警车与大批特警、便衣、国保。

刘少明的朋友郭春平指出,刘少明被当局重判的原因,除了刘少明是工运领袖帮助工人维权外,他还曾经参与过民运,在被捕前更写了关于六四的回亿录。

郭春平说︰“在社会的大背景下,就是中国经济的衰退引发大量工人失业。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进行打压,只会是越来越多的人帮助工人维权,然后越来越多的人可能会转变成异见份子,把工运和民运连结起来。刘少明在六四之前写了回忆录,这个可能也是触怒中共的一个地方。”

在香港,香港职工会联盟﹝简称职工盟﹞和香港劳工团体约20人,在刘少明被判刑后游行至中央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简称中联办﹞抗议。

示威者高叫︰“释放刘少明!以言入罪可耻!”

示威者对中国政府以言入罪表示强烈愤慨,并促请当局立即无罪释放刘少明。

国际特赦组织发声明,批评大陆当局打压言论自由,要求立即和无条件释放刘少明。

刘少明曾经于1989年到北京声援八九学运,加入“北京工人联合自治会”,并于同年11月在珠海巿被捕,其后 被控涉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1年。 2015年刘少明因为撰写和发表回忆六四经历的文章,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带走拘留。

(特约记者︰丁汶淇 责编︰石山/吴晶 网编:瑞哲)

来源:RFA

阅读次数:2,666
Pin It

关于 “广东工运领袖刘少明煽颠案罪成 判囚4年半”的一条评论:

  1. 無論所謂的“顛覆最”,還是所謂的“閃電最”,對於終將被以反人類罪審判的共匪法西斯罪犯而言,只是綁票,迫害,壓迫民眾的工具,如同奧斯維辛集中營里貼在猶太人身上的黃色六角星。只要民眾明確主權在民,沒有民眾授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是非法偽政權就應該被顛覆,禁止民眾選擇,不是執法機構的共匪偽政府就應該被推翻,如此認知下,民眾非但無所畏懼,反而以唾棄共匪偽政權,嘲弄共匪偽政府,觸犯閃電最,電復最爲榮爲耀。
    信息科技發展之後,信息爆炸的年代,長篇大論已然沒有多少人願意耗費時間精力,如此所謂閃電最,三百字,二百字,五十字,共匪狗腿子們怎麽立案?五十字立案,平時說要不要立案?平時說要審判,腦子裡思考要不要槍斃?讓共匪法西斯們抓吧,以反人類,反人類文明,反自由,反民主的妖孽惡魔對抗被奴役,被壓迫的人類,則人類抓不勝抓,無窮無盡。面對奧斯維辛集中營的毒氣室,焚屍爐,人類在与反人類惡魔的較量中,只會越來越堅定,越來越堅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