昝爱宗:别晓波,西湖的柔波应该记着你

Share on Google+

杭州 昝爱宗 零八宪章签名人

晓波走了,在最后的病痛中,在最后的囚禁中,毫无真正的自由,也没能留下最后的声音。

想想真是悲哀,在这个黑暗的奇葩国度。

其实,晓波并没有走,他还静静地躺在那里,身上还贴着“囚犯”的标签,旁边的警察与便衣虎视眈眈。

而真正走了的,是晓波不被囚禁的灵魂——不屈的灵魂,他走在自由的空间中,谁也不能阻挡——无论是无数的黑暗,还是高墙的监狱。

原本,6月7日,晓波的家人就已经接到晓波患上绝症的消息,处处保密,发不出声音,只是医院官方网到6月26日这天才公布出来,还称之“保外就医”,为什么不早通报病情,不早日送往医疗条件较好的国外医治?

7月12日这天,沈阳医院的官网上分别在上午和下午发出两条信息,说明晓波的病情,与往日只发一条不同——这明显是不祥之兆。但13日这天,沈阳医院官网上却只字不提,甚至官网差点被网友刷崩溃。

当晚七八点的时候,沈阳司法局的官方发布消息,称“刘晓波病亡”(具体时间有两个版本,第一个传出的是6点40分,第二个传出的是5点35分,多数报道以5点35分为准),原来,在他们眼里,刘晓波正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他的结局是死亡的“亡”。

其实,晓波并没有死,他的名仍在,而且他的名让那个号称伟光正的所谓大多数人拥护的特大组织害怕,于是他们网上封锁,敏感词屏蔽,甚至连刘晓波的各种照片都“无法显示”,刘晓波活着让他们怕,死了让他们更怕,他们到底怕刘晓波什么呢?

刘晓波说,“我没有敌人”,可是他们却一直把刘晓波当做敌人。

一个没有敌人的人,却被某个组织惊骇,可见某个号称强大的组织处处显得那么脆弱和无能,以及厚颜无耻。

晓波明明是全世界公认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是无罪的自由战士,可他们却一直把他关进监狱,不能发表和出版作品,不能出国领奖,不能出国治病,甚至弥留之际,还不能让他的朋友们见他最后一面。

那几个极其煎熬的日子里,我们一些晓波的同道们只能合个影,呼吁自由晓波,然后陷入某个莫名的悲哀之中。

入狱八年了,余下还有三年多的囚禁时间,原本期待晓波自由了,可以一道出游,一道品茗,一道追忆往昔,一道高谈阔论,甚至继续向他传耶稣基督的福音好消息,可这些都无法进行了,太阳落山可以再度升起,但奔流的河流却无法再回头了。

想一想,这更多的无比悲哀的事情,都无法一一述说,只能写出这些只言片语,虽然警方多次警告这些柔和的行为是寻衅滋事,但依然要把当说的话说出来,因为我再也见不到他最后一面了,再也听不到他爽朗的笑声了,十年前他还能在西湖边走走,想必西湖的柔波依然记着他,只是他再也不能来看西湖落日前的柔波了······

谨以此,纪念晓波,纪念那奔向自由的不屈的灵魂!

于2017年7月14日凌晨

201707141707pubvp1

201707141707pubvp2

201707141707pubvp3

文章来源:博讯

阅读次数:819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